612.第六百五二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的话让那些坠仙一个个都气炸了,毕竟对他们而言,这坠仙渊入口处每每掉进来的新人都是他们嘴里争抢的肉食。

如今他们却被一个肉食反过来无情嘲讽瞧不起,那绝对是奇耻大辱。

“受死吧!”

“屁玩意,真是活腻歪了!”

当下便有两名坠仙脑子**,瞬间不管不顾地飞出石林,朝着张依依直扑而去。

在知道临时安全地的规则限制对这一男一女无用之际,相应的,几乎所有石林中埋伏着的坠仙们下意识的也认为,临时安全区对他们这些非新人的限制兴许也变了。

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脑子一热,受不得辱以及想吃肉的迫切心理自然立马占据了上风,而这两名坠仙下意识地便打算抢先一步先下手为强。

但很快,临时安全区对于他们这些旧人的双标与恶意立马便显露了出来。

那两名坠仙才刚刚冲入,其中一人便立马直接爆了开来炸成血肉,剩下的那一人反应过来立马撤退,却也依然惨叫一声将一双腿给留在了里面。

那人哪怕拼着命逃出了大半截身子,可刚回到石林便立马被离得最近的两名坠名给扯住一分为二,最终也还是成了人家嘴里的肉食。

各自抢到半边身子的坠仙丝毫不做停留,护着肉食撒腿就跑,转眼便消失于石林间,这样的反应与速度一看就知道是熟悉工种。

石林中那些慢上一步的坠仙满脸都是可惜,那两个抢到点儿肉食的家伙跑得太快,不然他们怎么也得分上一杯羹。

好在机会还有,毕竟刚掉进来的两个新人看上去可比他们这些坠仙的肉新鲜好吃得多,如今也算是少了四个跟他们抢肉的,竞争一下子少了一两成,挺好挺好。

当然,因为已经知道临时安全区对于他们这些旧人的祸害规则依然存在,并未如同对新人一般特殊更改,所以原本打算主动出击的念头倒是统一无比的散了去。

“我去,幸好老子比那两个倒霉鬼慢了一步,这临时安全区竟然还区别对待,有没有天理!”

“啊呸,这里是什么地方,哪里还有天理,你这笑话也太好笑了。”

“区别对待就区别对待呗,我看他们两个还能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不,等时间一到,他们自然也就跟我们一样一样了。”

……

石林之中再次一片议论之声,所有坠仙还真当张依依与洛启衡不存在一般,自顾自地商量着一会儿新人也成旧人后,他们要如何折磨审问,如何逼问出两个非坠仙者为何能够进入这里,迫切想要知道是不是有离开这里的办法,以及最后这两堆肉食又将如何瓜分等等。

张依依与洛启衡对视过后,纷纷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这些坠仙明显脑子跟进了水似的不太正常,就是不知道坠仙渊中这样的情况是少数还是普遍。

“你休息,我去解决他们。”

洛启衡才不在意这片所谓的新人临时安全地到底挡得住石林中那些蠢蠢欲动的坠仙多久,反正先把这些想将他们当成肉食的通通杀了便是。

“别急,我打算先跟他们聊个五毛钱。”

张依依拦下了洛启衡。

他们初来乍到对这些完全不熟,而石林中这么多现成可以提供消息来源者不用,着实有些浪费。

“聊个五毛钱是什么?”

这问题却并非洛启衡所问,虽然洛启衡同样不太明白五毛钱的意思。

石林中的坠仙议论得再激烈,却也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张依依他们这边的动静,所以第一时间便本能的提出了质疑。

张依依见状,抬手取出五枚仙石,朝着石林中的那些坠仙说道:“各位,有奖问答,玩不玩?一个问题五仙石的那种。”

好吧,这里没有五毛,拿仙石自然也是一样没什么不同。

“啧啧,这女的是不是当我们傻,还什么有奖问答,一个问题五仙石诓谁呢?等你落到我们手里,你身上所有东西都是老子的!”

最爱称老子的是一个浑身长满鳞片的男坠仙,而他这话一出所有人瞬间也跟着哄堂大笑起来。

然而,这样的大笑却在一道光影掠过之后却是戛然而止。

长满鳞片的男坠仙被人一剑斩成了渣渣,所有的血肉更是瞬间焚成灰尽。

他们连抢死掉了的便宜肉食机会都没有,更为主要的是,他们立马意识到,鳞片的下场随时都有可能在他们身上重演。

“玩不玩?”

洛启衡不紧不慢地收回了剑,面无表情地询问着那些呆愣住的坠仙。

“玩!”

“玩!”

“玩!”

……

一溜的“玩”字响起,石林中的那些坠仙当下便改了口,生怕慢上一步下一个剑下亡魂便成了自己。

要死哦,没想到这一回等来的新人肉食竟是这么硬的点子,他们牙口太差,这么硬的哪里啃得动,吃得起?

逃也不敢轻易乱逃,毕竟人家的剑太快太狠,估计没等他们转过身去,就什么都没了。

也难怪这一男一女明明不是坠仙,却也进来了,能够这般特殊果然不是简单之辈,这么明显的道理,一开始他们怎么就忘记了呢?

懊恼的同时,他们的智商倒是稍微上线了一些,现在肯定谁先动谁先死,傻子才会没头没脑直接就跑。

洛启衡重新坐到张依依身边,也不再理会那些坠仙,瞬间缓和了脸上表情看向依依道:“玩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变脸速度切换自如,张依依见状也不免笑容绽放。

“仙石就不用给了,谁不老实配合你,我就直接杀了谁,你无需浪费。”

洛启衡被张依依脸上的笑晃得心情飞扬,也跟着露出笑容,满眼都是纵容。

这样爆棚的男友力,更是让张依依极为受用,哪怕她有着足够的能力解决问题,但是并不代表她排斥有人宠、有人纵的美好滋味。

她乐呵呵地收起了手中那五枚仙石,好吧,洛启衡说得没错,五枚仙石也是仙石,能不浪费当然没必要浪费。

有着洛启衡这人形威胁镇着,石林中的那些坠仙们虽然一个个脸色灰败难堪到了极点,但却都更加听话了起来,张依依问什么便答什么。

而从这些人嘴里,张依依与洛启衡也很快了解到了坠仙渊中世界不少的基础常识,渐渐对这里有了一个比较笼统的印象。

所谓的临时安全区,指的便是他们现在所呆的这一块。

这里是坠仙渊世界的入口地,掉进来的新人在这片地方能够得到最多三个时辰左右的临时庇护。

因为这三个时辰内,只要他们不踏出这片区域,以石林为界,临时安全区域外的坠仙根本无法进来伤到里面的人分毫。

之前那两名晕了头冲进来的坠仙下场便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被庇护着的同时,新人照理说也是不可能看到、听到石林中躲藏者的动静,是以所谓的安全也仅仅只是相对的,真正的危险往往就在身边。

这也是之前这些坠仙们敢在石林之中肆无忌惮的议论张依依与洛启衡的原因所在,只不过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次掉进来的两个新人却是如此的特殊。

而三个时辰之后,就算掉下来的新人依然没有踏出这片区域,但庇护失效下,坠仙们自然可以毫无顾忌地踏入为所欲为。

出了这片新人临时安全区,整个坠仙渊却是分为十层。

没错,就是十层,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巨型大陆组合成一个光怪离奇的坠仙世界,光是听着都令人闻风丧胆。

现在他们所处的正是最底下的第一层,在这一层,聚集着的都是最最平庸普通的坠仙。

他们生活在整个坠仙渊世界最底层,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肉食,不是在猎杀他人,便是在被他人猎杀。

因为这一层仙气极其贫乏稀薄,修炼资源更是少得难以形容,所以他们唯有通过相互猎杀,才能够保证自己可以在这最底层活下去。

也唯有以同类肉身为食,才能补充修炼所需的能源,才有希望提升自己的实力进入到第二层。

所以,第一层最底层当真是整个坠仙渊真真正正的屠杀场,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弱肉强食才是所有的规则王道。

而第二层,稍微比第一层好上那么一点儿。

进入到第二层,杀戮稍相对而言缓和了几分,但是这里绝大多数的坠仙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沦为奴隶,永远被关押在第二层各种各样的矿脉中没日没夜的替人开采坠仙渊内种种特殊的矿石。

在这里,活着却并不一定比第一层死亡舒服。

至于第三层依旧混乱,但不论是仙气还是种种所需要的修炼资源都明显开始多了起来,所以这里的杀戮更多的是为了抢夺资源,将现类当成肉食补充修炼能源的做法倒是少了很多。

毕竟坠仙者的肉身味道一点儿都不好,甚至于极其恶臭难以下咽,在第三层能够有别的选择修炼,绝大多数的坠仙自然也不愿意再动不动吃人,相对而言又回归了几分做人时的“文明”。

到了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这些层次大陆基本上大同小异,只不过每更上一层,仙气与资源也将变得更加丰富,所以但凡有本事有理想的坠仙们,都拼了命地也想往更高之处走。

最后顶层第十层,却是一个最最神秘的存在。

据石林中这些坠仙所言,第十层根本就没有人上得去,那里是什么样,有着什么东西谁都不清楚,便是最厉害的大魔也一样。

有人猜测,第十层很可能是离开这方世界的出口所在地,因为入口在第一层,那么出口在第十层就显得颇有道理。

为了这一点可能存在的猜测,那些大魔们可没少在第九层想办法折腾进入第十层的办法,但无一例外通通都失败了。

而整个坠仙渊中名气最大的自然是十大魔君,他们几乎瓜分了这方世界绝大部分的资源,对这里有着绝对的掌握权。

不过,十大魔君却并不是那么固定,他们的位子也不是坐得那么稳,但凡有新的大魔崛起杀之取代,那么他们曾所有的一切便自然归于杀了他们的新大魔。

那些魔君彼此之间也经常争抢地盘,打打杀杀的全都是家常便饭。

总之,在这方世界中,从上到下倒是跟一方真正的魔域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大约就是这里所谓的魔全都曾经为仙,坠仙成魔,而并非真正的魔族一般由魔物生成进化。

都能称为魔,但种族却绝对不同。

不过这些话,张依依也就听听而已,只当做参考,并不会百分百全信,毕竟这些人一直也就是在第一层呆着,他们所知道的通通也不过是道听途说。

“对了,你们身上的这些不同变异只是少部分人才有,还是在这里呆久之后,都会这般?”

张依依指了指一些坠仙身上的变异处,同时补充道:“还有,呆久了你们的智商是不是也会受这里的影响而出现退化?”

最后这话,她的确问得十分赤、裸裸,毕竟曾经都是仙人,若智商原本都是这样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