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第六百六五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着贾放歌无需吩咐的配合,又有洛启衡一旁压阵,张依依这边自是顺风顺水。

三具万魔傀儡最终还是没有逃过炼仙鼎的魔爪,一个接一个的被炼仙鼎吸了进去。

得了极佳原材料的炼仙鼎半刻都没有闲着,直接冲出了张依依的剑域,配合着当初从留仙大阵中收集到的丹火,就这般开始炼制傀儡。

“小鼎子这也太着急了吧。”

见状,张依依更是不知说什么好,可自己的鼎再怎么样也只能宠着,由着它去呗。

炼仙鼎这会儿已经没那功夫搭理自己“无知”的主人,毕竟像炼制魔傀这样的特殊之物,当然得在特殊之地进行。

坠仙渊仙魔之气掺杂的环境最是适合,更别说第九层大陆这里两者这间的比例几乎已经达到了完美之状,如此好的炼制环境,它要是不利用起来,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材料?

不然的话,炼仙鼎也不会这般急急忙忙不管不顾地直接开始,毕竟离开这里炼同样还是能炼,可是想要炼出最完美的金仙境魔傀,那就只能另当别论了。

张依依现在并不知道这些具体原由,但好在她也不傻,见到炼仙鼎这般行径多多少少能够猜到此许非这般不可必有原因,所以除了好好替炼仙鼎看守护法也没有别的办法。

剑域被收,虚无归位,而早就已经失去保护的莺舞轻而易举地便死在了张依依的剑域之中,好歹倒是没有受太多的痛苦折磨。

远远看着一切就这般发生、又这般结束的玉蓉只觉得遍体发寒,什么时候坠仙渊竟然多出了这么一对厉害的男女坠仙,而他们竟然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区区一个莺舞的确不算什么,可是魔主亲自炼制而成的三具万魔傀儡强到何等地步她是再清楚不过,而眼下竟直接被人给收了去,对方则半点代价都不需付出。

这样的对手强到底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她不清楚,可她却明白,他们难缠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莫说魔主现在还有一个贾歌魔君要应对,便是没有贾歌魔君,魔主想要杀了这一男一女,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玉蓉头一回觉得破灭魔主做了亏本买卖,而且亏损的远远不会只是那三具万魔傀儡,只怕接下来还将会有更多。

她没什么不愿承认的,但魔主的又会做何想?早知道会这般难搞,当初就不应该接下邪风与竹牙两位魔君的那笔交易。

玉蓉一颗心乱到了极点,她强行镇定时刻警惕着那一男一女接下来会对她出手,做好了无奈之下独自逃跑的打算。

可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魔主依然还跟贾歌魔君封禁于梦之域中,张依依与洛启衡一个照看着炼仙鼎与朱睿,一个盯守着这附近一切动静与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出现,倒是没谁再特意针对于她。

时间越久,她也愈发品出了张依依与洛启衡的行事作风,老老实实呆在别搞事的话,人家倒是压根不屑于取她这条性命。

“它需要多久?”

洛启衡看了一会炼仙鼎,这才朝张依依说道:“附近观望的人越来越多了。”

传送阵这一块本就是第九层大陆最为关注的焦点所在,特别是离这一次的传送阵出现时间很近的情况下。

是以,现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怎么可能不引人关注。

甭管是好奇,还是想暗中找机会以期捡漏等等,总之越来越多的人盯着他们这边,于他们自然不是好事。

特别是依依的炼仙鼎如此特殊厉害,更加会引来觊觎的目光。

“不清楚,希望传送阵出现之前,小鼎子能够顺利完工。”

张依依不擅长炼丹炼器,但最基本的一些常识还是有的,一旦开始中间自然不能随便中断,而若是随身空间内适合炼几具傀儡的话,炼仙鼎也不至于直接在这里就开始。

“那你看好它,其他的有我。”

洛启衡没再问其他,随即便拔了剑,明明确确的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躲藏在暗中的窥视者,不论他们想做点什么,都得先经过他手中之剑的许可。

而另一边,梦之域内,已经无法感应到自己傀儡的破灭早就已经心浮气燥,谁曾想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下一刻他竟是心口一痛,喉咙处生生尝到了一股久违的血腥味。

他的万魔傀儡被人强行斩断了与他的所有关联,而身为傀儡之主,破灭处百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反噬。

虽然反噬不算太厉害,可此刻他正与旗鼓相当的贾放歌战斗,再小的破绽放到这里却等于是无限量的被放大。

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停顿异样,异常敏锐的贾放歌便察觉到并且直接抓住了这个破绽,一掌下来生生击中了破灭。

破灭受了伤,终是没法再维持自己的领域,领域一破,偏偏贾放歌还紧追不放,根本不打算就此罢手。

“我把邪风与竹牙给出的报酬通通转送于你,另外再加三十万魔晶,今日之事咱们一笔购销。”

领域一破,破灭也立马明大概发生了什么,当下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开口与贾放歌求和,不愿再跟贾放歌耗下去。

原本他也不是打算强拼贾放歌完成自己与邪风之间的交易,可没想到明修的栈道点占了上风不说,想要暗度陈仓更是输得一败涂地。

他不仅小瞧了贾放歌,更是大大低估了那一男一女的实力。

已经处于下风之事,破灭也不在意什么脸面不脸面,当下便果断改了主意。

“你想来硬的便来硬的?你想要一笔勾销便一毛勾销?我贾放歌看上去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吗?”

贾放歌嗤笑一声,三十万魔晶有个屁用,他都是马上要离开这鬼地方重投仙界重归仙身之人,哪里还用得着什么魔晶。

不过,话虽这般说,但他到底还是先罢了手,没再死追着破灭不放,反正就算暂且住了手,他也不担心破灭敢不经他点头就跑。

“还有什么要求,你直管提,今日我认栽吃下这个亏算是长点教训。”

破灭见贾放歌到底住了手,便知道有得谈,索性也把话挑得再明白不过:“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可以,反正到时我自会找人补回亏空,这一点儿你不必担心我说假话。”

贾放歌的实力远比他所以为的要强得多,不然的话今日他也不会这么快罢手放弃。

他是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数千年来愣是不争不抢,不出风头,不重名利,否则也不至于十大魔君都没有贾放歌的一席之位。

这种人放在坠仙渊简直就是天大的异类,没有一点魔君该有的本性,着实令破灭费解的同时却是愈发不敢大意。

有得谈便谈,贾放歌本也对于取破灭的命没多大兴趣,毕竟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他若真想弄死破灭,自己也少不得要吃上不小之亏。

而这附近暗中盯着的可不仅仅只有一位魔君,他跟破灭真斗个你死我活的话,最终便宜了别人这种傻事他才不干。

他不干,破灭也不干,正因为如此,所以破灭认栽认得这般干脆爽快,也唯有这般,那些暗中偷窥觊觎者,也顶多只能这般窥视,而不敢真冒险对他们出手。

两人暗语了一番,最终谈判谈得倒是相当顺利。

破灭舍了大半身家,被贾放歌挑挑拣拣了半天,最后反倒是真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

至于那死了的莺舞,在破灭眼中还比不上他被张依依夺走损失掉的三具万魔傀儡。

连万魔傀儡他都没打算追究,更何况一名侍妾坠仙的死活。

“你这是有了进入第十层大陆的办法?”

赔了血款后,破灭自认为与贾放歌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更近了一步,因而索性把自己的猜测给点明:“是跟他们有关?”

他再次看了洛启衡与张依依一眼:“他们两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但到底怪在哪里却又说不上来。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么两人的?”

“不用费心跟本君探话了,这两人的确有些特别,不过却不是你想的那般。当初本君给竹牙的理由也不是假话,他们的确是我当年未曾飞升时,同一方世界的后辈,竹牙自己不信还撺掇着邪风搞本君,那两蠢货合该多长点教训,到时你管他们要赔偿千万别手软。”

贾放歌的嘴严实得紧,甭管你是真猜到了还是假,反正他不承认谁也奈何不了他。

更何况,他最主要的目的是离开这个破地方,而不仅仅只是进入第十层,所以扯起这些来就更加得心应手。

“是吗?那你可真是多了两个相当不错的帮手。”

见状,破灭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反正到时传送阵显现之后,一切自然见分晓。

说到底,这么多年过去,就从来没见过真有人成功进入第十层大陆的,即便贾放歌真有了什么线索与方法,成功的可能性其实也是相当之小。

他这人该吃亏的时候便认,毕竟只有这样,才不会把自己所有后路给堵死,如此一来,到了该占便宜的时候才能占尽更多的便宜。

“你瞧本君这样的,是在意什么帮手不帮手的吗?”

贾放歌笑了,一脸无所谓地说道:“本君纯粹就是比你们这些更多的保持着人性,便是坠仙也未必非得成魔,照应两个同乡后辈,带他们四处长长见识这种富有人情味的做派,当然不是你们所能够理解的。”

破灭深深地看了贾放歌一眼,片刻后方认真说道:“你的确与我们不同,否则这几千年以来也不至于这般低调。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当真有办法可进入第十层,那么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与你交易共享那样的机会。”

他倒是没想过离开坠仙渊这种不切实际的事,哪怕向来有传闻传言第十层大陆里有着离开坠仙渊的出口。

毕竟像他这样级虽的魔君,便真走大运找到了那个出口离开了坠仙渊,可重归仙界之后同样逃不过天道之眼,用不了多久依然会再被天道规则强行带入坠仙渊。

既如此,那样的无用功又何必,除非哪一天他能找到避免被仙界天道强行追捕关押的办法,摆脱掉天道规则对他的压制。

“啧啧,你倒果然是能屈能伸。行,等着吧,等哪天本君真找到进入第十层大陆之法后,这第一笔生意找你便是。”

贾放歌正说着,突然见到洛启衡似是出现什么异常,当下也顾不上再跟破灭吹水,一个闪身便跑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明显突然陷入沉睡之中的洛启衡,贾放歌本能的想伸手探脉。

“前辈别碰他。”

张依依却是及时拦下了贾放歌的举动:“先别动他,他这是神魂出窍,应该是突然之间受到了某种力量强行召唤。”

“在这里,神魂出窍?为何你都看得出来,本君却瞧不出?”

贾放歌有些质疑,他的修为境界可是远超张依依,怎么可能连个神魂出窍都看不出来。

“情况有些特殊,他被封窍护体了,所以前辈看不出很正常。”

张依依直接解答了所有疑问:“至于晚辈为何看得出,那是因为洛大哥在察觉到有异之时,第一时间通知了我。当然也仅仅只来得及通知我一声。”

“原来如此,既然都主动被封窍护体,那便说明他现在这情况应该不算坏事?”

贾天歌语气中带着几分羡慕之情:“没想到呀,这都到了这种鬼地方,这小子还能碰上这样的特殊经历。也不知道召唤他的到底是什么,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

“担心也没用,好在有前辈在,洛大哥现在这般到底是免了其他后患之忧。”

张依依说不担心是假,但这事太过突然,而且根本就不是她们人力所能够干涉,眼下唯有走一步看一步,希望洛启衡运气不至于太差便是。

至于到底是什么在召唤,在她看来可能性并不少,也许是这方世界特殊的轮回之力,也许当初洛大哥当真是被人通过坠仙渊送达的仙界,也许是这里出现了洛大哥新的机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