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第六百七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这么一句,贾放歌立马便明白了张依依的真正用意。

看来,张依依当真已经有了开启传送阵进入第十层的办法,接下来他们也不是所谓的再试一试,而是正式的行动。

朱睿明显并不适合同他们一起进行直接传送,所以张依依才会看似随意的提及处理方式,毕竟如今朱睿已经是他的仆从,而他也是打算带上朱睿的。

洞府空间他没有,不过倒还真有一宝可以用来临时收置朱睿,只不过须得让朱睿进入假死之状,简单来说得受点罪,毕竟这种假死还是挺伤身体。

但比起进入第十层大陆以及最终离开坠仙渊重归仙界,这点儿代价就连根毛都不算了。

“你说得对,的确不能把这傻小子一个人放在这里等着。”

贾放歌故意用力地点头,并且边说还边朝对面的破灭扫了一眼,明显是把这口黑锅扣到破灭头上。

“姓贾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是那种随随便便找个小辈出气的人吗?我早就说了,等这一个月结束之后,会亲自找你账!”

破灭可不想被这些小人胡乱猜忌冤枉,简直就是在败坏他的名声。

毕竟像他这样的,想杀人就杀人,哪里用理着搞得那么复杂,好似专门只能恃强凌弱一般。

“呵呵,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本君可从不把任何事都寄托到别人身上。”

贾放歌说话的功夫,直接将已经朱睿收进了宝物中,脸上半点不显激动之色,但内心却已经雀跃万分。

甩下这么一句后,他才懒得再跟一个小小的破灭浪费口水耽误功夫,反正等他走了之后,便将彻底与坠仙渊里的这些人再无见面打交道的可能。

“等等!”

谁知,就在他们三人准备同时进入之际,破灭却是一个闪身奔了过来,直接挡在了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想找死?”

贾放歌下意识地便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掉破灭,不管破灭这一拦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

不过,破灭显然也料到了贾放歌对他可能的态度,当下便道:“我有话想跟小姑娘说,你确定想跟我在这里动手?”

再前一步可就是结界内的传送阵百米范围,真动起手来他们双方如何不确定,但对于传送阵的影响却很难讲。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破灭才敢直接这般。

见状,张依依倒也主动接过话,并眼神示意贾放歌别冲动:“魔君找想跟我说什么?还有……我都一千多岁了,再叫小姑娘不太合适。”

最后这一句强调的内容,看似毫无必要,不过这会儿功夫还能有着这样的闲心闲情关注毫不重要的东西,张依依的态度倒是令破灭之前莫名生出的疑心不免动摇了几分。

“成,那就小仙子?”

很快,破灭扯出一个自认为相当和煦的笑容:“之前小仙子的判断,本君倒是觉得相当在理。既然开启传送阵需要未知海量的魔气,本君认为小仙子们一会儿的尝试中,本君也可以跟着一起进去出份力。”

“魔君实力的确极强,不过并不适合与我们搭伙尝试。”

张依依半不意外破灭会起这份心思,事实上,她早就已经察觉到破灭这人比起其他坠仙都要敏锐得多。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更加得淡定无比地直接驳回:“一则我们已经有了三人这个最为合适的人数组合,再加魔君并不妥当。二则,以魔君之前的气运来看,万一我们一起进入再弄出个谜宫来可是不好。”

“噗,哈哈,说得对,就你那破气运,还想跟着我们一起搭伙进入尝试,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运气!”

贾放歌大笑而道:“滚一边去,真不知道自己什么状况,就凭你还想加入本君一行?”

“贾放歌!”

破灭怒目而斥,不过,显然人家却并没有将他的怒意放在眼里。

“真以为本君不敢跟你在这里动手?想仗着传送阵那点儿可能的影响威胁本君,你以为本君当真那么在意?”

贾放歌瞬间冷了脸:“再不滚,本君现在就收拾掉你,大不了过个百年再来便是!”

他的声音顿时冷得惊人,盯着破灭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似的,完全一副随时动手的模样,整个人的气势都已发生了变化。

破灭原本也只是想要试探一番,这会儿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惊人的杀机,一时间却是什么怒火都没了,整个人老老实实怂了。

“算你狠!”

临走之际,他却还是忍不住放了句狠话,算是勉强为自己挽尊一二,毕竟很多时候,自欺欺人也是一种最好的自我安慰。

贾放歌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干脆把破灭这浑蛋再好好讹上一笔,不过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意图太过明显,硬是在他想要继续开口之前,被张依依传音打断。

“前辈莫要节外生枝,差不多就行了。”

张依依又朝着一旁的洛启衡看了看,道:“走吧,再去试试。”

兔子急了也还咬人呢,更何况破灭可不是兔子,哪怕打不过贾放歌,但真要发起狠来纠缠,他们也未必讨得了什么好。

贾放歌一次又一次将破灭的脸面踩在地上不断摩擦,真把人刺激过头了,坏的还是他们自己的事。

“走!”

洛启衡直接牵了张依依的手,至于一旁的贾放歌却是没有理会。

“走走走!”

贾放歌见状当然不再搞事,连忙跟上小两口的步伐,这种时候可不能掉队。

三人很快同时进入了传送阵百米范围内,而很快所有人再次见证了今年第三回毫无阻碍行进,顺利到达中央传送区域这样的稀罕事。

不少人都纷纷感慨于张依依同洛启衡的气运,再加一个贾放歌三人一起后,竟然也没受到半丝影响,反倒让贾放歌还沾了一回光顺利到达。

当然,传送阵外的一切人与事,此时此刻对于张依依他们三人早就已经不再重要。

这会儿功夫,他们三人的注意力通通都放到了中央传送区内,反正到了现在,外面的人与事都将不能再影响到他们。

“要一起输入魔气吗?还是有什么别的更好之法?”

贾放歌直接询问张依依,至于洛启衡的意见并不重要。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两口不论何时当家作主的都是张依依,洛启衡这种人整个就是一可以直接忽略的背景板,反正依依即便放个屁,洛启衡也认为是最香的。

“不用一起,前辈从现在起,只需负责一心一意警戒便可。”

张依依并不认为通往第十层的传送过程会与之前那些层的传送过程一般安全,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没什么道理可言。

贾放歌一听便明白张依依的意思,当下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戒。”

“那我……”

洛启衡亦主动说道:“我专门守着你,随时注意你的情况变化?”

他清楚自己并无半丝魔气,所以开启传送阵根本派不上用途,贾放歌专门负警戒周边大环境的话,那么他自然得时时刻刻盯着依依的安全。

“可!”

张依依也没矫情,毕竟进入第十层所需要的魔气数量现在连她都无法预估,即便是开启之后,也得随时准备继续补充,而这个过程会发生些什么,谁都不知道。

下一刻,她将左手手掌再次放到了中央石台之上。

很快,大量魔气便顺着她的指尖从小魔域内流入传送阵,其纯度与浓度瞬间便达到了一个恐怖无比的数值。

一小会儿功夫之后,便是百米传送区域结界之外的所有坠仙们都感受到了送阵内滔天的魔气,而那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像张依依这种境界之人所能够释放出来的。

甚至于,便是魔君也绝无可能!

“天啦,那名女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魔气,之前她单独进入时可没有这般程度!”

坠仙群中很快便炸开了锅,种种不可思议的惊呼再次此起彼浮。

“怎么还是她一人输入魔气?不是说三人一起进入是要联手一起的吗?”

“难道是分批一个一个接上?总不至于靠她一人吧?”

“不对呀,你们看,传送阵是不是起了些变化?”

突然间,有人大叫了起来:“那个女仙不会真的能够开启传送阵吧!”

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传送阵四周当真开始出现昏暗之光,如同破晓前的天空,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美感。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破灭整个人都呆了,嘴里喃喃重复念叨着:“她哪里来那么多纯粹的魔气,难道她才是真正的魔族?”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一切都能够有着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可现在,任何的解释实际上都没有作用。

因为下一刻,原本只是散发破晓之光的传送阵突然被剧烈的白光笼罩,刺得他们这些坠仙们竟都无法睁开眼来,只能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暂闭神识。

“轰”的一声巨鸣,寂静了不知多少万年的通往第十层的传送阵,终于在今日此时头一回被人正式开启,而等所有附仙的视觉再次恢复正常之际,传送阵内却是已经空无一人。

“走了?他们真的走了?”

“这是真的进入第十层大陆了?”

“那名女仙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她可以?”

“哎哟,早知道想方设法也要跟他们一起进去了!”

“想屁吃呢,人家会乐意带你?”

“想什么关你屁事,反正不论如何这也算是好事,至少已经证实进入第十层大陆的方法的确与其他层大陆的传送阵一般无二。”

“一样又能如何,谁能跟那女人一样,有着那么纯粹而惊人数量的魔气?你来一个试试!”

“我一个人不行,那就多找几个同伴一起!”

“想得美呢,既然跟其他层大陆传送阵使用方法一样,你什么时候见过那些传送阵可以同时由不同的人一起汇入魔气控制?”

“好像真是这样,那可怎么办才好!”

……

第九层大陆传送阵周边几乎吵成了一个菜市场,而且随着这种吵闹而来的则是更多的暴力摩擦。

只不过,这里如何却早就与张依依他们无关。

因为传送阵开启之后,等待他们的又将是新的征程。

不知过了多久,这次特殊的传送终于结束,随着传送阵停止的瞬间,所有人的戒心通通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是……到了?”

随着一声轻响,似是有无形的东西被打开,而下一刻,原本还在传送阵中的张依依几人,转眼之间被一道巨力甩了出去。

洛启衡早有准备,紧紧拉住了张依依的手,而贾放歌在关键之时也一把扯住了洛启衡另一只胳膊。

如此一来,好歹他们虽不知这一甩到底被甩到了哪里,但总算落地之时,三人还在一块,并没有分散开来。

“我的天,这就是第十层大陆?不会吧?”

下一刻,贾放歌看着四周荒凉破败的环境,不可思议地说道:“这里一点儿仙气也没有,这真是第十层大陆?”

洛启衡扶起护在自己身边的张依依,见其完好无损,这才开口:“何止没有仙气,连灵气都没有。”

张依依随手拍了拍自己衣裳上因刚刚落地时蹭到的灰尘,补充道:“也没魔气,啥都没有,像是一处四绝之地。”

贾放歌到底有些不甘心,当下试了试,果然自己完全无法再使用术法,也没法从储物法宝里取出任何东西。

他这是又成了凡人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第十层大陆怎么会是这样?”

贾放歌顿感不妙,看向一旁的张依依与洛启衡道:“接下来我们是不是会跟凡人一样需要吃喝拉撒才能活着?”

张依依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完全不怕打击到贾放歌:“没错,目前而言就是这样。”

“那你们两个怎么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担心?”

贾放歌见张依依与洛启衡还是一脸的淡定,仿佛万事不忧,顿时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如这对小年轻。

“习惯了。”

张依依笑了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前辈放心,类似的情况我们也不是头一回碰上,总会有办法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