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第六百七六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说话这么灵光吗?”

片刻之后,贾放歌有些傻乐乐地说道:“真这样就好办了,那就让我们赶快找到离开这里,重归仙界的路吧!”

生怕效果不太好,贾放歌还一连将最后的美好愿意重复了三回,看那神情当真是满脸的虔诚,瞬间颇是令张依依无语。

“别的还好说,恐怕就是这个愿意灵光不了,毕竟灵光了也不见得会是真的。”

她毫不留情的戳破了贾放歌的那点侥幸心理,要是这么容易的话,这第十层大陆哪里可能那般神秘。

“意思是,我们现在很可能是处地某个特殊幻境之中了?不论是看到的、听到的,还是吃到喝到的等等,都不是一定真的?可真实感实在是太强了。”

贾放歌又不是真傻,哪怕还会想不明白他们此时的处境。

之前张依依未曾特意挑明点破时,这么多的破绽与漏洞他愣是一点儿都没有看出,看来十有八九,依然是这方大陆的规则之力有意识限制了他。

不止是他,洛启衡那小子这三个月来貌似也跟他一般糊里糊涂,唯一庆幸的是,他们还有一个依依生生跳出了这种约束与限制,顺带着把他们一并给点醒。

而为何独独张依依不受这种隐形规则的负面影响,贾放歌压根没寻根探底的打算,反正这姑娘身上令他吃惊的地方早就已经足够多,再添一多也理所当然得紧。

“因为我们参与到了这处幻境的创造之中,所以哪些是真哪些假早就已经掺杂在一起,再加之我们现在法力全无,辨断不出真假才很正常。”

洛启衡说道:“但不论如何,这些东西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无因无果的出现,既然那些人都已经来了,之后又将会出现些什么,慢慢等着看便是。”

“啧,你倒是什么时候都不着急。”

贾放歌总觉得洛启衡这话说得那叫一个事不关已般的高高挂起态度,又看了一眼这小子现在还有心意给张依依烧开水喝,顿时又什么都明白了。

好吧,果然有心爱之人陪在身边就是不同,就是高人一等,这可真是明目张胆的欺负他这个单身人士。

“洛大哥说得对,现在这情况根本急不来。这不是简单幻境,即便有些东西辨别出了真假也不代表有用。”

张依依自然站在洛启衡这边,继续说道:“好比咱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白天挂在天空的太阳肯定有问题,但就算如此,咱们有那能力把那假太阳怎么着吗?”

“你可别说了,真不知道你到底跟谁一伙的。”

贾放歌一想到还不知道得困在这里头多少岁月,整个人更是不想再听这些不好听的真言了。

果然是两口子,连老人家都不知道哄哄,一个个说话直得跟什么似的,没劲!

不说了就不说了,毕竟那些突然出现的人类已经到了小溪对岸,正无比警惕地躲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情况。

一行人还不少,足足有十五个之多,而且全部都是青壮年男子,穿着兽皮衣,手持一些简易的木棒、竹刺等相当原始的武器。

这些人看到张依依几人已经发现了他们,既不担心张依依三人跑了,也没急着做出攻击性的举动,反倒是在一起嘀嘀咕咕了起来,明显是在商量着什么。

“他们说的是什么话,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贾放歌一脸好奇,他是真没听说过这种语言,而且这十几人的打扮明显充斥着原始野性,也不知道有没有吃人肉那样的落后习俗。

“他们在商量要如何处理我们。烧烤、炖煮还是生吃?”

张依依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

贾放歌默了默,反问道:“当真?你怎么听得懂?”

“猜的。”张依依忍着笑:“我也听不懂,不过倒是看得出他们手头那点儿比划的动作大概代表什么呀。”

“这都要被他们当成食物各种各样做着吃了,你还笑得出来?”

贾天歌简直哭笑不得,果然自己年经大了搞不清年轻人脑子里头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前辈别跟我说笑了,凭他们能吃得了我们?”

张依依哪里笑不出来,没有灵力的地方对普通的修士来说相当不友好,可对她来说其实还是十分之优待的。

就凭她的肉身之力,莫说十五名青壮年一起上,就是一百五十个或者更多,那也不是个事。

在凡人的地界,那些凡人再强再厉害,像她都已经肉身成圣,便是再受影响之下,但光凭一拳之力,随随便便砸掉一方城墙之类的还是不在话下。

所以说,在这种都无灵力的公平处境下,张依依反倒是一个作弊般的存在,如此强劲的自保力,还用得着怕什么?

“对哦,这不是还有你吗!”

贾放歌乐得坑一把张依依,所以接下来打架斗殴什么的重活累活,能者多劳:“依依,一会儿我跟洛小子可就得靠你保护了,哈哈。”

实际上,就算没有张依依这个作弊器在,他与洛启衡哪怕法力暂封之下,肉身各方面的素质与武术底子,那也要比普通凡人不知强多少。

不过,他是挺期待被个姑娘保护的滋味。

“别管他,一会儿我来。”

洛启衡又给张依依添了一杯煮开后温度凉得差不多的水,哪里可能一会儿有事让依依冲在前面。

张依依瞄了贾放歌一眼,笑眯眯地又喝了一口水后才朝洛启衡说道:“嗯,不管他,我就管你。”

洛启衡量听到这话,嘴笑的笑意不可避免的扬了起来,藏都藏不住。

对付十几个普通人,其实他们谁都不在话下,但令他受用的自然是依依如此明确的表态对他的在意。

我就管你,这四个字瞬间在洛启衡看来,绝对上最最动听的言辞。

贾放歌见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明显已经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顿时有些后悔自己没事为何总要在一对恩爱情侣面前自找狗粮吃。

啧啧,他这不是纯属没事给自己添堵吗。

说话的功夫,那十几个穿着兽皮衣的青壮年也已经商讨完毕,直接派了一小半的人数过溪。

见张依依三人一直稳稳当当地坐在原地火堆边,明明发现了他们却一直没有逃跑的打算,是以这些人反倒是对张依依几人有所顾忌,并未直接动手。

派过来的那些人离火堆还有五六米远时便停住了,同时其中一名像是领头首领模样的青年,很快朝着张依依几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

“停停停,别说了,说再多我们也听不懂,你们想干吗直接比划比划就成,不然想打架也可以的。”

贾放歌听得一阵头疼,实在是那人叽里呱啦的声音实在不小,就跟在耳边打雷一般,吵得不行。

他边说还边比划,至于对方能够理解弄懂多少,这个就纯粹要看智商跟运气。

他们听不懂穿兽皮衣那些人的话,那些人自然也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好在,在双方你来我往边说边比划之间,这场交流却是出奇顺利地坚持了下去。

“你猜前辈跟对方各说各话这么久,到底都听懂了多少?”

张依依完全没有插手贾放歌主动跟对方沟通一事的意思,她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自然也不忘与洛启衡分享一下心得。

“反正暂时应该是打不起来。”

洛启衡拉了拉张依依的手,他觉得自己可能越来越自私了,只要跟依依在一起,好像自己对其他所有事都不再那般忧心而执着。

顺其自然这四个字,他已经越来越贯彻得越来越好。

洛启衡量说得没法,双方不仅没有打起来,而且貌似沟通得还挺不错,没一会儿功夫,小溪那边还留着的人也都一并过来了。

语言不通问题不大,打手势外回微笑这个所有世界都能共通的语言,对方已经热情无比地邀请他们三人回他们的部落。

人家敢请,他们自然敢应,很快差异极大的两方人便走到了一起说说笑笑地举着火把,往同一方向而去。

“前辈您确定没理解错他们的意思?”

张依依忍不住与贾放歌调侃道:“万一他们不是热情好客,而是图谋不轨,您岂不是要在他们身上栽跟着?”

“呵,你当我这么没眼力劲,当真白活了这么多年?”

贾放歌得意而道:“告诉你丫头,现在他们说的话我连听带猜的差不多也能听懂七成了,再多交流交流,用不了多久肯定是毫无阻碍。”

“前辈厉害!”

张依依这话可不是调侃,而是真心实意地比出了自己的大姆指表示夸赞,看来进入这里后,洛启衡开启的若是厨艺上的天赋,那么贾放歌开启的便是语言天赋了。

那些人的部落离不算太远,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便到了部落门口。

或许因为面对自然界的种种威胁,人类的自保能力在此时颇为有限,所以整个部落入口看起来相当隐匿,没有熟悉的当地人带路,外人根本很难找到,更别说误入。

回到部落,带他们进来的这一群青壮年很快便受到了部落其他男女老少的热情招呼,而张依依三人更是成为了所有人好奇打量的目标。

“他们没有恶意,纯粹只是对咱们的到来感到好奇。”

张依依小声与洛启衡说道:“不过他们好像已经开始了耕种文明,不再仅仅只依靠简单的打猎谋生。”

他们被带到空地一处不小的火堆边,而那里不少女人和孩子都在合力一起准备晚食,吃的东西还不少,不仅有打来的猎物,还有谷物蔬果,看上去品种颇是丰富。

带他们三人来此的那名首领见状,很快又朝着张依依比划着说了一大堆叽里呱啦,不仅如此,在这位领头人叽里呱啦完后,其他一些男男女似乎也在附和一般都跟着呱啦了一大堆。

张依依看得一脸懵,完全不知道了们这么激动兴奋地在跟她说什么,关键之时还是贾放歌主动充当起了翻译,解了她于尴尬之中。

“他们说,他们这里的食物十分充足,也无比安全,让你可以放心的留下来,想留多久就留多久,最好直接在这里定居下来,他们这里好小伙多的是,你想挑多少个就挑多少个,保证你满意!哈哈哈哈……”

难怪贾放歌这般热心翻译,不过听到这些话,张依依还没说什么,洛启衡的脸却是比冷块还要冷,直接能够冻得死人。

他直接伸手将依依拥在怀里,用实际行动宣布着自己才是唯一能够站在依依身边的男人。

也不知道是洛启衡的举动意思太过明显,还是脸色表情太过威严,一时间,所有人竟都懂了他的意思,当下倒是没谁再敢用太过热情奔放的眼神朝张依依传情达意。

贾放歌在一旁乐得不行,而那名领头人见状又说了一通,随后还直接示意贾放歌帮着翻译。

“这位首领说,他们这里不仅有很多年青强壮的小伙子,还有最漂亮健康的姑娘。”

贾放歌这个半桶水临时翻译朝着洛启衡拍了拍肩膀道:“洛小子,你要不要再好好看看他们这里漂亮健康的年轻姑娘?”

洛启衡理都没理贾放歌,而是直接朝着那名首领道:“让他好好挑就行了。”

说话的同时,他还将贾放歌拉到了首领面前,做出一副送给你们样子,瞬间倒是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贾放歌也是哭笑不得,洛启衡直接拥着张依依单独坐到了火堆一旁明显摆出他们才是一对,而直接把他当礼貌送人的架式,顿时觉得自己这种单身狗果然半点人权都没有。

好不容易才跟首领他们解释清楚,终于摆脱热情似火的嫁娶介绍后,贾放歌一屁股坐到了洛启衡他们对面。

“首领说他们部落应该还有一个地位最高的圣女存在,而今日也正是圣女告知他们将有远客到来,所以他们才会去外面寻找迎接我们。”

贾放歌终于可以说正事了:“首领让咱们在这里等着,他现在亲自地去请圣女了,你们说这圣女到底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