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第六百七七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圣女是几个意思?

张依依觉得,很有可能是贾放歌这个半桶水的翻译弄错了的意思。

一个还有明显带有点原始部落风的人族时代怎么可能会有圣女这样特殊指定性的身份存在。

比起圣女,她觉得如果首领说的是神女的话,反倒更加可能。

而等到答案被揭晓之际,张依依对于自己的直觉更愈发满意,同样对于贾放歌的翻译准确性深深表示怀疑。

皎洁月光之下,青丝如瀑、白裙飘飘的少女如神灵一般降临,庄重圣洁,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气息,同整个部落完全是格格不入的两种极端。

莫说此时看到那少女,早就已经不约而同恭敬跪拜的部落族人,便是张依依三人这般见多识广,却也不得不承认少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神圣之感浑然天成,丝毫不像是普通凡人所能有的。

比起一听就像俗气武侠古怪门派里通常结局极惨的圣女,神女这样的称呼当然更加贴切得多。

只不过,少女如神灵巡视人间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太久,等到张依依几人与其进入最大最“豪华”的石屋单独见面之后,那份神光直接被少女自己毫不在意的打破。

“一次来了三个?”

少女的目光在三人之间来回,完全没有回避之意,一个个都看得相当仔细,不过最后却是自然而然的将目光固定落到了跟她同一性别的张依依身上。

她这会儿所说的语言,与之前同部落众人说话时完全不同,当然也与张依依他们惯用的几种语言同样完全不一样。

但出乎意料的是,少女所说之言落到张依依几人耳中,却自动被切换成了他们所能够理解的意思,就好像带上了某种同步翻译器一般。

这完全出乎张依依等人的意料,不过别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最终也算是好事。

“不知姑娘又是什么人?”

对着这位根本看不出真实年龄、身份及来历的白衣少女,张依依礼貌询问。

他们能够听懂少女的话,自然也希望他们所说的语言能够被少女听懂,如此才能完全无障碍沟通。

“姑娘?”

听到张依依的询问,少女不言得笑了起来,一时间仿佛令人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扑面而来的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诠的美。

她显然也听懂了张依依的话,也好像是被这话给取悦了。

更为具体的说,少女是被张依依所说的“姑娘”二字所取悦,瞬间一双美目看着张依依都带上了几分亲昵,仿佛一瞬间两人之间的关系便拉近了起来。

“反了。”

她摇了摇头,纠正道:“以咱们的年纪差距,只有我叫你一声小姑娘的份,而你唤我老祖宗都不为过。”

张依依对于美人向来最是包容,再加之眼前这看似如同少女一般却自称一声让她叫老祖宗都不过的女子本来也看不清深浅,所说之言未必为假,是以倒也并无不悦。

“那,不知您当如何称呼?”

张依依好脾气得很,索性顺着对方直接改了改尊称,重新又问了一回。

而坐在她左右两边的洛启衡与贾放歌,这会儿虽然也有些意外于少女不知是真是假的说辞,但在依依没有明确需要帮忙下,他们两个大男人自然没必要急着介入到两个女子之间的谈话交锋。

少女见状,也没故意绕什么圈子,径直看向几人自我介绍道:“本圣本名易丹心,道号一心,与你们既非同一界面,更非同一时期的修士,所以你们肯定是不认识本圣的。不过这都无所谓,总之只要你们之中其中一人是本圣所需等候者便可。“

简单介绍完自己后,自称易丹心的少女,也不必张依依几人再做追问,当下更是告诉了他们更为具体的内情。

原来,刚刚易丹心让张依依称她一声老祖宗还真不是占便宜的玩笑话,因为若是算到张依依他们现在到来的时间为止,易丹心如今至少已经有了一百万岁,而对于一个还只活了一千多年的人来说,叫老祖宗都是张依依沾了便宜。

此时在这里的少女也并非易丹心本尊,而是易丹心百万年前专程封印下来的一道化外之身,目的便是在此等着那个有缘者的到来。

当年的易丹心算是所有修真世界的一个最大奇葩,资质逆天却半点不爱修炼,甚至最初若不是阴差阳错被自己的父亲给坑上了修行路,她是宁可不断投胎做人体验不同的新生,也不乐意做个追求大道长生的修仙者。

而后一入修行深似海,从此再无回头路,但她却也执着的将旁人千辛万苦的修行岁月变成了如何利用修为更好享受第一天生活的修真界第一纨绔。

偏偏即便如此,她还是应该晋级时总能顺利晋级,该打脸其他修者时便打脸,哪怕自己有意放慢晋级的速度,却依然顺顺当当地修炼到了下界最高境大乘。

等她离飞升只一步之距,她却偏偏再一次打破了所有人的震惊程度,怎么样也不肯飞升仙界。

一个不愿意飞升的大乘强者,与一个不能飞升的大乘,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以易丹心的天资与实力,没有人不相信她是真的自己不愿飞升。

然而,若是不飞升的话,便是大乘境至强者,在下界也将面临寿元到头的问题,当所有人都以为等到实在不得不飞升之际,易丹心也将被逼飞升时,却是再次让所有人刷新的认知。

五千年过去、易丹心还在,活得好好的,一万年过去,易丹心也还在,更是活得好好的。

两万年过去、三万年过去,四万年过去、五万岁年过去……

等到基本上已经没人相信易丹心还未飞升,修真界都明显不爱再传这种过时的传说之际,易丹心却依然还活得好好的,既没有成为地仙,更未飞升仙界,依然留在下界不知多么逍遥自在。

“飞升有什么好的,本尊还是喜欢下界的烟火气息,喜欢过凡人一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日子。反正呆哪里不是呆,已经可以活得最滋润最舒服了,自然没必要换个新地头重新开始做菜鸟吧?”

易丹心说得理所当然,仙界那种修行者人人向往的地方对她来说却是最无趣之地:“反正若是一个地方呆久了玩腻了,那就换个新地方吗,这个世界都玩遍了,再去别的世界呀,无数大小世界呢,本圣跑哪里都是老大,都能想怎么玩乐就怎么玩乐,干吗非得跑得仙界那种一点人味都没的地方去?说实话,我就是一个没什么追求的人,但我认为没追求也有没追求的活法,各人生活方式不同而已,难道一个没啥追求的修仙者,她就一定不是个好修仙者吗?”

说到最后,易丹心连本圣都懒得自称,直接又成为最为质朴无华的“我”,并且最后几句话明显已经带上了不小的愤怒与不满。

当然,她这愤怒与不满并不是针对张依依与洛启衡、贾放歌三人,而明显另有所向。

张依依惊讶过后却又不由得有些想笑,她并不觉得易丹心所说的这一切是故意编造出来的,一则没有必要,二则吗……

说实话,在听到半道时,张依依便觉得易丹心这个人的神奇经历好像有那么点儿耳熟,等听到最后时,总算是在记忆深处捞回来了点儿印象。

她记得当年刚刚被师尊收为关门弟子后,师尊有空时总会跟她讲上一些修真界的种种传闻,而这些乱七八糟古里古怪的传闻内容,当然并不仅仅只限于他们这一方大世界。

不想成仙的修仙者,这个传闻故事,师尊当年是从哪里听来的基本上无从考据,但如今却不曾想缘份竟是这般神奇,她竟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主人公。

“前辈说得对,想不想成仙跟是不是个好的修仙者没有任何必然关联,那样说的人,绝对都是出于妒忌。“

张依依这话还真不是拍马屁,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关键不是你能想成什么样,而是你能做成什么样。

就像易丹心这样的人,神仙都没她活得长久、活得滋润,活得有意义。

一个能够在各个大小世界自由来回穿梭玩耍的强者,飞不飞仙早就没啥区别,毕竟便是像她这样已经修至玄仙的时空道者,现在也做不到易丹心这种地步。

偏偏人家还不是时空道修者,如此一来,足以说明此人实力之强,早就已经不知超出了大乘境多少倍。

“说得好,还是你这小姑娘有眼光!”

得到认同,易丹心显然高兴了不少,但接下来却是画风一转,立马咬牙切齿地继续说道:“可惜这种舒坦的好日子我只过了十多万年,后来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抓了壮丁,天道老儿竟然亲自出手,要把我强行送去什么星域战场。打仗这种事我是真不喜欢呀,可咱到底细胳膊细腿的,哪里拧得过人家?不得已只好同意之下,我肯定得跟天道老儿谈谈条件才行呀,毕竟这一去谁知道将来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过从前那般逍遥快活的好日子呢!谁知道,最后条件谈是谈成了,但却又多了一个天道老儿附加的要求,所以今日你们才在这里看到了我这道化外之身。”

易丹心一口气透露了太多令人震惊的言辞,特别是“星域战场”四个字,更是让让张依依与洛启衡眼前一亮。

一切就这般自然而然的对应上了,易丹心所说的星域战场明显跟洛启衡在第九层大陆离魂出窍时所见到的那些画面中的星空战场应该是同一码事。

这也意味着,之前洛启衡与张依依的那些推断基本都是对的,一场本就有关于整个星域存亡的战斗,各方世界的天道又怎么可能不会主动出手自救。

所以易丹心被她当年所处的那方世界天道相中,强行送往星域战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毕竟有着足够能力可以自由穿梭各方大小世界的强者,虽只背着个大乘的表面等级境界,但真正的实力的确早就已经可以媲美仙王仙帝。

“你们两人,知道星域战场?”

易丹心自然也发现了张依依几人在听到她这番话后,每个人脸上种种神情变化,她这会儿的询问重点自然落到了张依依与洛启衡两个明显知道点什么内情的人身上。

至于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脸听特大新闻般神色的贾放歌,直接被易丹心忽略掉。

她要等的人,应该便是在张依依与洛启衡这两人之中。

“是!”

张依依与洛启衡见状,相互对视一眼后,倒是并未隐瞒,各自点了点头。

“那就好。”

易丹心一听,当下满意不已,却是并没有追问洛启衡与张依依从哪里知晓,具体又知道了多少。

她反倒是随手朝着贾放歌一挥,下一刻,贾放歌便坐在那里直接昏睡了过去,快得张依依与洛启衡根本都没得及反应。

“让他先睡一会儿,接下来的事情他不听对他才好。”

易丹心微微一笑,带着点儿幸灾乐祸:“至于你们两个,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星域战场,便说明将来你们俩很大几率也要去的,所以一会儿我再涉及到的内容你们听了也无妨。”

只一个小小的术法,便证明了易心丹根本不受这里仙气、灵气皆无的限制,哪怕只是一道化外之身,却也足以打破这里强行束缚的规则。

易丹心本尊之强,已经强到了难以复加的地步。

“请前辈赐教!”

张依依与洛启衡自然没有意见,此时他们本就身陷第十层非真非假的幻境之中,能得易丹心这么一尊明显冲着他们而来的有力外挂指点,那是再好不过之事。

“好说,我这化外之身被封印于此已经九十多万年,你们若是再不来的话,再过一二十年也将会自动消散,无法再等下去。既然来了,也算是你们自己的缘法。”

易丹心神色轻松,当年天道老儿要求她留道化外之身封印于此,仅仅只是碰碰运气,并不见得一定就能等得到想要的结果,所以如今真等来了,她也算又多了一桩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