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三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脑子还是有些糊,不过倒是因为这两道声音渐渐又清晰了一些起来。

这两个声音为什么总说她是来抢地盘的呢?而且还说她太舒服了,好像很想她遭罪似的。

那她到底有遭什么罪?怎么个遭法?

为什么她自己就是想不明白呢?

张依依觉得自己不能再这般一个人想下去,她很想问问那两道声音说的那些到底都什么意思,也想跟那两道声音一起说说话。

没错,就是突然间她也想像那两道声音一般说说话,莫名就觉得她应该也是能够那般说话的。

于是乎,她张了张嘴,却不想还真一下子就把自己想说的给说了出来。

“你们为什么说我是来抢地盘的呀?抢地盘是什么?我抢到了吗?”

兴许是压根没想到张依依这个飘了不知多久的一团肉竟然会说话,那两道声音瞬间被吓了一跳,原本还在说个不停,立马被惊得住了嘴。

“咦,你们怎么又不说了?”

张依依又没听到声音了,心里顿时郁闷起来,还以为自己又要像以前一样,什么都听不到了。

好在很快,被惊后反应过来的那两道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而且比着之前可是尖锐震惊不可思议了太多。

“天呀,她竟然会说话了!天呀,她之前还听到我们说的话了!天呀,她不是只会飘,不是个傻子吗?她什么时候变得不同了?那她这样是不是真的会把我们的地盘抢走呀?”

一连窜的天呀加反问砸下来,砸得张依依脑袋都有些痛了。

下一刻,另一道声音倒是相对冷静得多,不过明显也有些意外:“别天呀天呀了,她还是挺傻的,没听到她连什么叫抢地盘都不知道吗?”

听到这话,张依依的脑子当下就不痛了,而且还莫名的又清晰了好几分,甚至还有些不高兴起来。

“哼!我才不傻,你们才傻,你们两个才是傻子!”

张依依怎么个不高兴便怎么个全都说了出来:“这里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就是不睁开眼睛看都知道什么都没有,既然什么都没有那还有什么东西可抢?不管地盘是什么东西,总之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什么都没得抢!你们这都不知道,还在那里胡说八道,你们才是傻子,你们才傻!”

“啊啊啊啊啊,她竟然骂我们是傻子,她竟然说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第一道声音哪里受得了,当下反驳道:“这里可是域影世界,这里什么都有,应有尽有,这个傻子竟然说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以为什么都看不到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吗?你可真是个大傻子,宇宙第一傻子!你这个宇宙第一傻子还好意思说我们是傻子,你完了,你完蛋了!”

另一道声音很快安抚道:“没事,她这样挺好,要是不傻咱们才得担心吧。再说你让她说两句傻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你也的确没我聪明。”

“胡说,我哪里没你聪明?还有,她可不是只说我一个是傻子,她说的是我们两个都是傻子!”

“没有,她肯定是搞错了,反正她傻,她说不清表达不太正确也正常,其实她肯定只是说你傻,本来我们两个也只有你一个比较傻来着,她本意肯定没打算说我的,只不过嘴笨人傻,所以说起来才会说错罢了。”

“你才傻,我可不傻,我比你聪明多了,我是这里最聪明的!”

“这里最聪明的明明一直都是我,不然为什么你总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问我?”

“真的吗?就因为我问你问题,你能回答,所以你就比我聪明了?那我以后不问了,换你来问我,我给你回答!”

“没用的,你脑子不好总记不住,什么都不懂,而我天生就什么都知道,咱们本来就不相信!”

“才不是,你不信,你问我,你问,你快问,我立马就回答给你听!”

“那行,我问你,为什么她来跟我们抢地盘,却一点儿都不用遭罪?”

“……”

内讧的两道声音终于在这一刻消停了下来,因为第一道声音还真被另一道声音给直接问住了,冥思苦想却怎么样也答不上来。

而一直竖着耳朵听这两道声音吵架的张依依,正听得起劲,却迟迟等不到“她为什么来抢地盘却一点儿都不用遭罪”答案,顿时也有些急了。

“你们怎么不说了?我也想知道,好好的怎么不说了?”

张依依很是不解,但忽然间却是灵光一闪,高兴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谁聪明,谁是傻子了!”

“你闭嘴!”

谁知,那两道声音却是同时一致对外,虽然语调不太一样,但对着张依依说出来的话却是一模一样:“我们最聪明,你才是傻子!”

“既然你们这么聪明,那你们知道什么叫抢地盘吗?知道什么叫我是谁吗?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知道我为什么要抢地盘吗?知道我为什么跟你们抢地盘还一点儿都不用遭罪吗?”

张依依也是很不服气,一连窜的反问脱口而出,感觉自己好像更聪明了呢,瞬间心情都好了不少。

她才不傻,傻的是那两道声音,当然,要是那两道声音如果答得上来她这么多弄不明白的问题的话,她也不会承认傻的是她,大不了她再问更多的问题便是。

反正她多的是疑问,多的是想不明白的地方,要多少有多少,想问多久就能问多久,总能够把他们给问住的。

只要把他们给问住了,那么傻的就是那两道声音!

“谁说我们不知道,只是是存在于星域间的东西,就没有我们不知道的!”

第一道声音气乎乎地说道:“我们兄弟两代表着已知与未知,只要存在于星域中的一切,就没有我们兄弟两不知道的!”

“那你回答呀,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张依依觉得自己可不傻,才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第一道声音顿了顿,吱唔了片刻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都说了我是未知,你说的这些不归我管,让已知回答!”

被称之为已知的第二道声音到底没有不管,出声道:“这片域影是属于我们兄弟的,但你却跑进来想跟我们争,这就是抢地盘。你的身份太多了,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管你叫时空神君。你到这里来想抢夺域影的控制权,因为成了域影之主的话,你便可以通过域影了解到整个星域内所存在一切,包括过去、现在与未来。至于你来跟我们抢地盘却一直不曾遭什么罪,那是因为你身上外挂太多,保护你的东西太多,所以我们才没有直接把你这个跑进来跟我们抢地盘的一口给吞掉!”

“啊……听上去好多,好复杂。”

张依依觉得自己听不太明白,不过她的记忆力却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虽然不太明白,但说的这些内容却是一字不差的通通都记了下来:“那你们又是什么?凭什么说这个什么域……域影是你们的?”

“我们是域灵,生于此长于此,而这里从来都只有我们,所以这里当然是我们的!”

这个问题完全不难,第一道声音自称未知的,便直接抢答了过去。

“域灵就了不起吗?你们不也跟我一起,成天只用飘在这里面什么都不干吗?除了总说我坏话,生怕我跟你们抢地盘以外,你们还有什么用处?还有,你们……”

张依依是真的有太多的不解,哪怕自己也听不太懂已知的那些解释,却还是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一个又一个不断地问了出来。

反正这里什么都没有,她飘了不知多久实在是太无聊,好不容易现在可以听得见,也能跟这两道声音讲话,闲着也是闲着,有人陪着聊天解惑总是好的。

些时此刻她的想法当真十分单纯,而未知与已知两个所谓的域灵也是憋着一口气想要让这闯进来跟他们抢地盘的外来者心服口服承认他们聪明,她才是傻子,所以这样不断地一问一答反倒是进行得无比顺畅。

都是没事干的,又都是不知道累的,还都是格外较真的,一方想要把人问住,另一方想要让人问无可问,气氛反倒是诡异地融洽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正开着漫长而无止尽的茶话会。

张依依也不知道自己问了多少问题,反正问到最后,她连星辰与星辰间如何定位,域影换算星域实体等等连她自己都不知如何想出来的问题都问了个遍,却不想未知与已知联手竟然还真是没一个给不出答案的。

说实话,绝大多数时候,张依依依然还是听不太明白那些东西,可她的记忆力却是越来越恐怖,但凡两个域灵所说的东西却是怎么样都能记下来,哪怕只是下意识地根本没有主动去记。

至于这些答案可信程度有多高,这一点儿张依依还真没有考虑过,毕竟她觉得她不断提问题的目的仅仅只是想要问住未知与已知,反正她又不知道答案对不对。

也许是问得太久太久,太多太多,问到最后张依依自己都想吐了,比起之前的空寂枯燥与无聊,现在他们这些无止尽的问题似乎渐渐也好不到哪里去。

终于有一天,张依依不想再费尽脑子再问下去了。

“好了,我不再问了,反正我也不知道你们回答的答案是不是对的,再问下去也没意义,万一你们根本就不知道答案,只是随随便便编出来骗我的呢。”

不得不说,经过这么久的问答训练,张依依的智商明显提升了不少,至少逻辑能力可是比原来不要强太多。

“你怎么能这么怀疑我们?我们是那种随随便便乱编答案骗你的人吗?”

对于张依依的不信任,未知很不开心,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他们成天在一起你问我答的,就算是习惯成自然,也下意识地觉得这种不信任有些伤他心。

“可你们本来就不是人呀,你不是说你们是域灵吗?域灵又不是人。”

张依依却像个渣女,一点儿也不觉得聊了几十年的双方,多少应该生出点感情来,基本的信任什么的,对不起,她现在的意识根本还没反应到那一步。

不过,很快,她倒是真心真意地继续说道:“但既然你们这么能说话,那肯定不是傻子。就算是编,能够编出这么多来,那也说明你们肯定是很聪明的。所以我觉得之前我的确想错了,你们不是傻子,肯定不是傻子,而且还很聪明。”

“真的吗?你总算是说了一句大实话。”

第一道声音未知瞬间开心了起来,一股憋了几十年的不满通通散了出去,莫名的竟然还觉得有些满足。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很聪明,肯定不是傻子!”

第二道声音已知也肯定的附和,语气明显松了口气,为他们总算说服了张依依而安下心来。

“当然是真的,我说的肯定对。你们很聪明,但我肯定也不是傻子,毕竟我要是傻子的话,怎么可能和你们说这么久这么久这么久的话。”

张依依再次实话实说,语气里满满都是诚恳与认真。

听到这话,未知与已知先是一阵沉默,而后难得的异口同声道:“你说得对,你也不是傻子,能够跟我们说这么久这么久这么久的话,自然也是很聪明的。”

得到表扬,被夸聪明,张依依当然也高兴,当下笑着说道:“你们可真好,你们放心,你们这么好,我肯定不会跟你们抢地盘的。”

“真的吗?你真的不跟我们抢地盘了呀?”

第一道声音未知瞬间激动起来。

“当然是真的,本来我就没想过要跟你们抢地盘呀,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我抢它干什么?”

张依依很是不解地说道:“抢地盘当主人有什么好的,你们不是说主人得负责看管养活手底下的所有人吗?那得多累多亏呀,凭什么别人什么都不用干,什么都得靠主人来负责来养活?这主人也当得太累太傻了,我才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