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八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当三疯师祖弄清徒孙带回来的金仙大能前辈并不是为了拱自家好白菜而来,他这当下便觉得贾放歌顺眼了不少,整个人的态度也立马客气了起来。

当三疯师祖又听说这位金仙大能打算正式加入云仙宗时,态度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瞬间热情恭敬得无法形容。

当三疯师祖得知这位要加入云仙宗的金仙大能竟同样飞升于华仁大世界,正是当初整个华仁不论仙真界还是凡尘界都被称道夸赞美名盛放的第一散修贾放歌时,所有的热情恭敬再次升级成了真心实意的亲近与欢迎。

当年贾放歌在华仁的种种传闻,三疯师祖也是没少听,只不过跟寻常凡人百姓中流传更多的是爱情方面不同,三疯师祖他们知晓的当然是贾放歌的真正实力。

第一散修这个名头当真没有半点的水分,至少三疯师祖清楚的知道,在贾放歌他们那个时期,不论是宗门还是散修,同时期中第一人的确非贾放歌莫属。

只可惜飞升之后,比他们早飞升几千年的贾放歌却是半点音信皆无,就这般泯灭于茫茫仙界之中。

没曾想,这么一个曾经华仁的惊艳之才原来早就已经晋级金仙,如今更是被自家徒孙找到带回了云仙宗。

云仙宗有了贾入歌的加入,原来仅有一名金仙支撑瞬间变成了两名金仙,不论是对于眼下的困境还是将来的长远发展都是莫大的助力。

没一会儿功夫,云仙宗又得一位新金仙大能加入的喜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宗门上下,而掌门与几位长老接到三疯师祖的传讯也在第一时间齐聚过来正式拜见了贾放歌。

若非现在是特殊时期,他们定然是要为这位新加入的金仙前辈举办庆典仪式昭告天下,也好在贾放歌根本不在意这些形式,甚至于对于他们提议表示之后的典礼补办都给明确拒绝掉了。

就这般简简单单便成了同宗,修仙人士说到底也没那么多麻烦事,进了一家门那便是一家人,这般亲亲近近的反倒更好。

不过,贾放歌没什么架子好说话,云仙宗的人也不会因为人家前辈好说话没架子便怠慢。

掌门第一时间询问过贾放歌的意见后,直接将挨着内一峰最好的一座山脉单独划给了贾放歌开避洞府,而贾放歌所享有的宗门福利待遇也是门中最顶级的,同另一金仙姜恒一般无二。

至于宗门职务,贾放歌直接拒绝了任何实职,仅仅挂了一个首席护法头衔,毕竟他当了那么多年散修向来自由惯了,也并不愿意直接插手宗门内部管理。

安置妥当贾放歌这么个大佬后,张依依总算找到了机会单独朝师祖问起其他事。

“师祖,宗门到底碰上什么麻烦事了?还有,我师父跟师叔他们两人呢?”

她从回来到现在,包括掌门、长老等所有重要门派人员几乎都看到了,却唯独没有瞧见自家师尊与师叔,一时间难免不会联想太多,担心是不是自家师父、师叔出了什么事。

“都说了别急,不过是点儿小事,你怎么就跟掌门和几大长老似的操心,就是不信师祖我说的话呢?”

三疯心情好得很,还有心思跟小徒孙逗趣,还挺喜欢看这丫头一脸严肃担心模样。

这会儿功夫,掌门已经亲自引路送贾放歌前辈去划出来的新峰安顿,一路上自然也会将宗门的一些事情亲自禀明解释清楚。

而其他长老等人也都各归各位忙自己的去了,一大通人散去后,三疯师祖这里便只剩下了祖孙两人清清静静地好说话。

“这可跟信不与信无关,师门不论发生的是大事还是小事,身为宗门弟子,徒孙哪里可能不着急担心。”

张依依见状,只得说道:“您就别再卖关子了,快些跟我说说吧。”

“行行行,不卖关子了,看把你给急的,你师父跟师叔是真没有白疼你!”

三疯师祖哪里不知道孩子这是关心自己那两个徒弟,亦是将宗门安危真正放在了心上,当下也没再多逗,径直说道:“你师尊三年前去了凌江秘境,眼下自是不在宗门。你师叔半年前寻到了突破契机,如今在自己洞府闭死头冲击金仙,恐怕不达金仙是不会轻易出关。他们都好得很,就是都一时半会儿抽不得身。不然有他们在,九宵门岂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来找云仙宗的麻烦。”

几句话之间,三疯倒是把事情轮廓简单突了出来。

而张依依一听,自然也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这九宵门是早做好了准备,所以才会特意挑着师尊与师叔同时抽不开身的大好时机特意搞事。

对于九宵门,她自然有所耳闻。

大家虽非不在同一仙城势力范围,但同为太安仙州所管辖,原本关系也是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没有什么特别的交集。

甚至于因为两处仙城离得颇远,几乎分别占据着太安仙州一南一北,更是不可能有什么瓜葛才对。

可现在,九宵门竟趁着自家师尊与师叔,这整个宗门势力最厉害的两大支持抽不出身之际来找麻烦,可想而知绝非偶然,而是早有图谋。

“九宵门对我们做了什么?”

张依依神色未变,心里则已经开始盘算起对方宗门的整体实力来以及自家宗门的情况。

与云仙宗一样,九宵门同样算不得一流门派,毕竟他们最高修为者也只是金仙,并无仙王这种级别的恐怖强者坐镇。

但因为他们金仙人数远超云仙宗,百年前便已达十人,是以九宵门当然比他们云仙宗这样的小宗门地位要高出不少。

“昨日九宵门派人前来,说是我们宗门有弟子偷盗了九宵门一件重要秘宝,逃跑时为了拖延时间还把他们门内药田破坏了大半,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因而,九宵门限我们三天之内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一切后果自负。”

三疯师祖说到这些,脸色也冷了下来,讥讽不已:“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九宵门当我们云仙宗好欺负,随随便便张嘴找个理头就想把我们拿捏住任他们为所欲为,这是摆明了蓄谋已久呢!”

“他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满意交代?”

张依依根本没有在意云仙宗弟子偷盗九宵门一事是否属实,而是直接便找到了刚刚师祖说的那些话中真正关键的一句。

毕竟九宵门如今都已经欺上门来了,不论那名云仙宗弟子偷盗一事真假如何根本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九宵门最终到底想把云仙宗如何。

“三天之内交出偷盗之人,完整归还秘宝,为被损坏的药田做出巨额赔偿,并且以云仙宗的名义向整个太安仙州所有宗门势力昭告罪行,千年之内不准云仙宗参加任何门派赛事、秘密争夺以及资源分配等等,如此九宵门才能消了这口恶气。不然,但凡有一条云仙宗不同意或者没做到的话,九宵门便将直接向云仙宗发起门派生死大比,势将我云仙宗在整个仙界除名。”

三疯师祖把九宵门种种要求通通道了一遍,嗤笑道:“听听这些要求就知道是要把我们往死里踩,他们这是早就想把我们云仙宗给除名了吧,也不知道堂堂九宵门这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会费这么大的功夫专门来针对我们这么个小小宗门,果然是来者不善呀。”

“那您还说只是小事,这都直接牵扯到门派存亡了,自然算是生死,哪里还是小事。”

张依依也没想到事情竟是如此,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原本完全不相干的两个门派,为何会一下子光明正大的将莫名其妙的矛盾挑明到这种程度地步。

同一仙州各方门派势力都不能随意攻伐,至少明面上是绝不允许,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门派的地方就存在矛盾竞争,而门派生死大比则是过了明路的一种解决之道。

一方向另一方正儿八经的发起门派生死大比,经仙州管辖处同意后,不管另一方愿意不愿意都得应战。

介时上头会有专门人员负责监督评判,双方门派在统一规则之下进行大比,胜利的一方可以直接对于败下的一方门派进行处理,或吞并或让败方依附或直接除去等等都行。

也就是说,这种门派生死大比,是两方势力之间生死存亡的决战,都已经直接升到了门派存亡,又哪里是三疯师祖嘴里所说的小事。

“放心,师祖早算过了,咱们云仙宗将来可是要成为整个仙界最顶级的门派之一,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九宵门给弄跨掉。”

三疯师祖对于自己的卜算术那是相当自信,他如今也从不直接算什么大事,而是每天有事没事这点小事那点小事都算上一算,时不时的也总是能够以小见大,以点窥面。

云仙宗的未来无限可期,这么快就被人找麻烦给灭宗,哪那么容易。

“好吧,这么看来,那还的确只算是小事。”

听到这番解释,张依依倒是忍不住笑了。

好像的确是她想得太多了一些,师祖卜算一道连仙机都可堪破,既然早就从侧面算出过云仙宗的未来光明美好,眼下这么点拦路绊子,那还真算不得什么大事。

不过,未来是未来,现在是现在,于此时的云仙宗而言,九宵门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当如何除掉这个麻烦才是目前最需要解决的。

“看来这场门派生死大比是免不了的,只怕九宵门暗中早就已经向太安仙州递交了生死大比的申请,如今找上门来讨要说法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难怪他们会挑着师尊与师叔都脱不了身的时候找上门来。”

片刻后,张依依再次说道:“就是不知,到时大比的具体规则是否会有变动,依我看来,九宵门肯定不会给咱们寻求厉害外援的机会。”

“九宵门敢这般,自是早有准备,界时规则十成十将会偏向于他们一方,不过你师祖也不是吃素的,当然不可能让他们想怎么欺负便怎么欺负。”

三疯的确不是吃素的,否则也没办法凭他一己之力,硬是费了不到两千年的时间生生想方设法在仙界把一个下界宗门给开通了出来:“放心,一切自有师祖还有你掌门、长老师伯们安排,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不会真让整个云仙宗就这般给九宵门踩踏掉。”

九宵门提出来的那些条件,云仙宗一个都不会答应,双方门派之战避无可避免,而九宵门的势力明显比着云仙宗强上不止一星半点,在这种情况下,三疯师祖还能笑得出来只道是小事,便足以说明一切当真胸有成竹。

见状,张依依也莫名安心了不少,而后突然想起了那个被九宵门拿来当成理由借口找上来的宗门弟子,这才有了点闲功夫关心偷盗一事的真假与具体情况。

“对了师祖,那个被九宵门认定为偷盗秘宝的弟子是谁?这其中又有些什么内幕?”

从头到尾,师祖都没有直接提及那名弟子,同样也没有半句怪罪之意,倒是让张依依反而对那名弟子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