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许重阳沉迷在阵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相信主人是有本事的人,当然也就不舍得,错过主人对敌的精彩手段。

果然,他对风天雨的信心没有错给。就在他驻足观看主人的动作时。只见主人伸出手指向空中一点。

就在其米惊奇的目光注视下,一点紫光就在主人手指一点空中时,突然凭空出现。

随着一点紫光在空中不断放大,突然又无声的在空中爆炸开来。

漫天的星光点点,可见,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其米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烟花,能盛过它的绚丽多彩。

被敌人猛烈攻打的幻阵,正风雨飘摇间,一点紫光无声爆炸出的星光点点。正如被幻阵吸引了一般,正有序如流的飞向幻阵隐没。

摇摇欲坠的幻阵,突然有一道七色之光冲天而起。幻阵先前被攻打裂缝的地方。有如神助的突然修复。而且幻阵也明显提升了一个品阶。

主人真的太厉害了!

其米咋舌间,在心里暗自念道。

“轰轰轰……”

正在围攻幻阵的伯夫他们,眼睛一片火热。正在他们有望攻破阻他们行进的幻阵时。

谁知,大阵冲天的七色光芒一起。他们眼看就要攻破大阵,突然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反弹之力。

他们一个个的全部被这阵反弹之力,逼退回到了最先合围攻击的地方。

这下好了,他们心中刚刚冒头的火热。好似瞬间给冰封了。

他们的的希望明明就在眼前,怎么可能,又真实的突然间就没了呢?

他们一时无法接受这种挫败。又准备开始整合力量再攻。

但是一攻之下,才发现,大阵还是之前的大阵,只是他们进攻后,才发现,眼前看着一样的大阵,却比先前更坚固难攻了。

眼看黑夜的时间就要转换到白天。现在,他们可攻的时间,已无法再攻破这个明显,已提什了一个品级的阵法。

“退吧!”

伯夫脸色难看的看向两个盟友,提出了撤退的提议。

森沉默点头,他不傻,已知今天不可能吃下这块肥肉。为什么还要做无用功。

奇沃挥手撤兵,用行动回答了伯夫。

三个劫修队,就在黎明到来前的黑暗中迅速撤退。

最先进入幻阵绿线上的二十一个兽人,一个个成了冰雕,只要其米用手指头一碰他们。他们估计就要碎成一地冰渣。

“少主,外面的劫修都走了,这些个怎么处理?”

其米指着冰冻住的冰雕问主人。

“时间到了,冰封会自解,你若要他们死,现在只消伸伸你的手指头。如果想放过他们,天亮了,咱们离开就是!”

风天雨把问题交给他处理。兽人中杀人越货的强盗而已。她对他们的死活,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在意。

“杀二十一个有些多,只是放了他们,他们还会回去继续去做恶。怎么办?”

其米自言自语嘀咕着想办法。

但是,他在家族的时候,一直不被族人看在眼里,一直小心翼翼的在族人的白眼中过日子。

所以,他的格局一直很小,只到后来,他被家族除了族。坚强不息的他,才在艰辛的五年护卫生涯中,开了一些眼界。心中才有了自己的一些主张。

现在,他看着二十一个一动不动的冰雕,以他现在有的格局,他是真的想不出可行的办法来。

让他们继续去害人?还是让他们在自己动动手指间死去?

最后,他只能在这两者之间选。但是,他不算心狠的兽人,要他动手杀二十一个同类。他真的下不去手。

可是放了,这又等同于助长他们害人。他们会在获得活命后。继续无休止的干杀人劫掠的营生。这又怎么行?

“哎!”

风天雨见他这么愁,只能低叹一声,她还是回去,继续睡一个回笼觉吧!

风天雨在这里安心睡觉,却不知道,进入无相界的许云飞。从道听途说中,错把风天宇听成了她。

他担心她,就跑到了风天宇不见的钟家秘境。

此时,他正在钟家秘境研究。想要解开自行封印了的秘境封印呢。

而元力界光元城内,被她扔到天元秘境试炼的许重阳,他自从三个多月前,对着君陌千画出的切割山水画,盘腿坐下演算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君陌千拿这个师弟是没办法的。他根本就不相信,师弟能凭他画出的切割片面推演出,老祖宗们集众家所长打造的天元秘境。

已经神游在百家之长,浩瀚工程的许重阳,只一心在眼前的一条条红蓝线中架构。

因为阵之一道实在是博大精深。他是无师自通的阵道天才。但是,他在这浩瀚无垠的阵道中演算日长。时间久了,他也不由在心里虚心接受了那些先贤。

三个多月了,他演算到了秘境的主要脉络。从而掌握了一个大方向。只是,他还无法在虚实交替的红蓝两条主线上架接支柱节点。

他的眼睛不时为燃起一个火色旋风。用他独特的解析法。在红蓝两线中尝试构架黑白虚线。

只要黑白虚线能构架不散,他就可以在其上打下阵纹让它坐实。

为了早日从这里出去,他才会想着用自己过硬的阵道,硬破秘境的壁垒而出。

却没想到,他这一沉迷。反而错过了只要三个月期一到。秘境就会接轨自行开启的时间。

这一切,只因为他的老实师兄,一时的迟疑与犹豫。

君陌千在秘境开启时,他是有心唤醒沉迷阵道中的师弟的。可是每一次,当他要出声时唤醒师弟时。他又在那一瞬间,迟疑犹豫了起来。

当时,君陌千首先想到的是,师弟和他的修为都这么低。与其出去了,让师弟发疯闯祸。他还不如把师弟再关三个月。

有了这想法后,他从开始的迟疑到犹豫。到最后下定了决心。

他最终还是没有唤醒沉迷在推演中的师弟。他就陪在他身边,让他就这么安静无忧的在阵道上研究。

因为担心师傅,他向城主府的城主师叔发了一道加密传信符。

把师弟说的母子连心结的预示告诉了他。让他派人出去查证一下真假。

他还告诉了师叔府正同,为了怕师弟出去发疯,他要利用秘境之便,再拘师弟三个月的打算。

他的这一举措,得到了府正同的支持。府正同也发了一道传信符给他。让他安心的陪着师弟在秘境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