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第九百三十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顾明知:……

莫名感觉自己被妥妥地嫌弃了是怎么回事?

顾明知又喊了一声,朝着长孙鸿旭做了一揖,长孙鸿旭远远看着,确定蒋玉情况还好之后,这才扭头看向顾明知,朝着他淡淡点了点头,算作回礼。顾明知也不问长孙鸿旭怎么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毕竟,便是江湖中人,他的身份也不是自己能够去插手的。

“不知魏兄方才所说的,这位蒋姑娘……”顾明知不是不相信长孙鸿旭所说的话,只是,毕竟蒋玉是他们大明众臣之女,而眼前的这位却是向来与朝廷敌对的江湖之中有力的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就算近来天下第一庄和朝廷都有有所合作,可是,如果他要对蒋玉做些什么,顾明知不敢想。

可能,皇上,亦或者是蒋贵妃娘娘其中的有一位,听到了她苏醒了消息,也还是快到了吧?又或者是,想要借此机会利用流言蜚语,最后传达给后宫之中的是想要做些什么?

蒋玉的一双看似清亮,细看下来却总是觉得古井无波的眸子之中极快地闪过一抹失望,这一次,是真的很失望。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若是那个在乎的人早已就不再将他视为自己所珍护的人,那这个所谓的浪子此时回头又有何用呢?至于有的百姓说是这王忠完全的背信弃义,墙头草的行为,蒋玉却是不怎么相信的。

虽然前一世的她身在内宅,并不能够做到与外界保持一定的联系,可是大明在相隔十数*,继战王之后,终于又大败了蛮夷这样举国欢庆的消息,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虽然,那一世,并**像现在这样闹得声势浩大,却仍旧是作为最新的战事捷报,被京都的人们口口相传,竟也是不失兴味的念叨了半月之久。

她知道,王忠立了如此战果,也私下里也曾向圣上请旨恳请回京,再看一眼被圣上留在京都照顾的小儿。哼,当初说什么小儿*幼,不妨放置在京都,也好派人就近照顾着,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圣上这样做的原因无非便是怕王忠一心念着战王府,在边城更是拥兵自重。可是那时也仅仅是略施粉面,便已经倾国倾城,哪里像今晚这这般。**经过休养,又被药物所折磨的蒋玉,这个时候,身体又怎么可能会舒服的起来。

“既然如此,就少饮些酒,纵是果酒,这个时候也不适合你。”穆连城看着蒋玉,沉着声音道。“周王爷,这位,也仅仅是说出了第一庄的要求罢了。而王爷你,本少主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向第一庄挑衅?”

刘毅顿时一噎。

挑衅?他怎敢?本想看蒋玉的笑话,却不想天下第一庄的态度这样的让人琢磨不清,白让蒋玉又出了一次风头。

见着气氛已经变的十分诡异的蒋若素咬牙不止,此时也是不甘落后,几步上前挽着蒋玉的胳膊,笑了下,“若素早就听说这明华园有一奇景,一直都未曾得见,我与五妹妹也都好奇的紧,不知可否同往?”

太子温润一笑,刚要回话,一旁的二皇子就已经是手摇着折扇,一派闲适,**尽显。蒋玉摇摇头,神色有些恹恹。

若是……

那自己又会重走老路,再现悲剧。后来,也是如此,刘舞悦在蒋若素的背后小心撺掇之下,对她是厌恶至极,便想让她出丑。那时也是在明华园内,看着那时同是自傲的她道:“都说大明贵女多才多艺,想来这位,蒋玉姑娘,既是国公之嫡女,也定是不会让本公主失望的了。”

她画着浓厚的妆容,起身,行礼。

只要不事关穆连城的事情,她一向不笨,心中隐隐有些明白这位从天秦来的九公主似乎是有些莫名其妙地针对着她。毕竟,一旦此时帮助了刘舞悦,刘舞悦是天秦国最受宠的九公主,那么对于天下第一庄来说,能够在其中得到的好处,可谓是数不胜收。

桌旁坐着的陆芸和蒋琛皆是有些紧张地看着长孙鸿旭,不知道下一刻,他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上座上,黄上一直一言不发,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岿然不动。太子身患寒症,这么多*也未曾好些,注定不能久命的人。倒不如提前送他上路,也省的,霸占着太子之位不放松的。但,同为皇子,他们想要得到这个位置也无可厚非。殿中的气氛被蒋玉的高超琴艺炒到了极点,众人面上有惊叹,有感慨,还有惊吓和不甘。

蒋玉在侧殿整理好了发饰之后才是悠悠回了自己的位置,一向对自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南宫瑶这一次见了她来,偏头凑了过来,“琴曲弹的不错,以前怎么不见你弹过?”若是早在几*前就显露出自己的这一些绝佳才艺,又何愁现在满京都是对她的污言骂名?

蒋玉笑了笑,回头看向南宫瑶,面上的表情似真亦假,还隐隐带着一丝炫耀得意神情,让人根本分辨不清她的心中到底是如何想法。“你可曾听说过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家母曾于本宫五岁生辰之时说出这句话,所以自那以后,本宫觉得,聪慧又如何,倒不如蠢笨一些,或许还能过的轻松,活得长久一些。”可是最终,五*的努力与自欺欺人,两*的等待与慢慢悔过,终是听到了亲人皆亡的消息,而她,也在那人的冷漠注视之下焚身火海。

想一想,她喜欢穆连城,喜欢了十数*之久,早已经累了。累的,不想再去爱人。

现在,她只想守护家人在这场皇子夺嫡,诸王**之下好好地活下来,过的平安喜乐。不论如何,也要让前世负她之人都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对于蒋玉这种面上温声和气,骨子里执拗的不得了的个性,陆芸简直是有些无奈,可是这眼看着都要及笄的人了。这么多*,她一直都见着蒋玉性子平稳,许多事情都并不放在心上。原本还有些心中欢喜,女儿知书达理,小小*纪便懂事乖巧,省了她不少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