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窃听者,与时间赛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现在天色已黑,外面不安全,殿下您还是留在驿馆,由末将带人前去吧?”

驿馆,牢房,见李泰的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独孤信立刻感觉到不妙,他连忙开口道。

现在外面一片漆黑,别说城中还有赵德言的人马在暗中潜伏着了,就算是没有赵德言,独孤信也不敢让李泰亲自带人去星狼所说的那处庄园,毕竟那里面可都是王揆豢养的杀手和死士,万一其中有穷凶极恶之徒隐藏在暗处冷不丁地给李泰来一刀,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这种险独孤信坚决不能冒,他宁愿自己去冒险,也不会让李泰去冒险!

果然,听独孤信这么说,李泰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小胖子富贵安逸的日子过惯了,难免喜欢冒险、寻求刺激,不过主要是他认为在禁军的保护下,自己是不可能出闪失的,所以他才会想要亲自去一趟那个庄园!

“咳咳!本王什么时候说要亲自前去了?”

李泰干咳一声,强行嘴硬一句,然后他正色道:“不过独孤将军你还有伤在身,更加不宜前去,依本王看,此行还是让别人去吧!”

他可没有忘记公孙良先前的嘱咐,独孤信虽然体内毒素大部分已经清除,但七日之内还是不能动武的。

韩里正这时站了出来,向独孤信和李泰抱拳道:“若殿下和独孤将军信得过老夫,老夫愿意带人随他前往庄园!”

独孤信、李泰对视一眼,最终独孤信开口道:“韩老爷的为人,晚辈自然信得过!眼下飞鹰已经带人前去刺史府和并州大营,我又有伤在身,韩老爷能代为跑这一趟,晚辈自然感激至极!”

韩里正巅峰时期实力应该在化气巅峰左右,虽然当年在战场上受了伤,而且现在年纪也大了,但在宗师境之下,还是很能“顶”的!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独孤飞鹰不在驿馆,而独孤信又重伤未愈,禁军之中可谓是顶端战力残缺,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韩里正的确是此行最为合适的人选!

韩里正抱了抱拳,道:“那事不宜迟,还请独孤将军点一队兵马,随老夫一同前往那处神秘庄园!”

独孤信扭头看向星狼,问道:“苏云成,王揆的庄园之中,一共有多少杀手、死士?”

这次北上独孤信一共只带了一千禁军,但龙山那边分走了一半的兵力,先前独孤飞鹰离开时也带走了一批兵力,此刻留守在驿馆的禁军并不是很多,他得根据王揆庄园那边的杀手数量来决定派遣多少兵马过去。

星狼想了想,回道:“如果不算我的话,一共是一百二十人,他们的实力大都在锻体境到化气境左右!”

“一百二十人?锻体境到化气境左右!”

闻言,独孤信顿时就感到了棘手,如果星狼说的是真的,那王揆培养的这一支杀手队伍,实力完全比得上一支同等规模的禁军了!

当然,仅仅是表面上的实力,打架并不是说境界高了就一定能赢,还要看战阵配合!

“赵二虎!”

思忖片刻,独孤信开口喊道。

“末将在!”

先前跑回驿馆报信的赵二虎,此时从牢房外跑了进来,躬身道。

“令你立刻清点两百人,随韩老爷一同前往龙山附近的一处庄园!”

独孤信沉声吩咐道。

星狼说的很含糊,他只说了一百二十名杀手实力大都在锻体境到化气境左右,但并没有说这其中化气境的杀手究竟有多少,如果其中化气境高手占比在五成以上的话,那他派去的这两百禁军将会很难有胜算!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百人已经是独孤信能派出去的最大兵力,因为这两百人派出去后,驿馆这边剩下的禁军差不多也就只剩下两百多人了!

“末将遵令!”

赵二虎抱了抱拳,大声领命,然后便转身出去清点人马了!

“谁~?”

突然,韩里正抬头看向房顶,一声大喝,随即,他闪电般地抽出了腰间的陌刀,奋力一掷,长刀径直冲破屋顶,“哗啦啦”一阵声响,瓦片飞溅,牢房的屋顶被刺破了一个大窟窿,但与此同时,一名黑衣人从屋顶上纵身向后急退,堪堪躲过了韩里正的这一刀,然后黑衣人见自己已经暴露,连忙又一踩屋顶,借力纵身飞起,飘然离去!

(这刀并不是韩里正从宜芳县带过来的,而是先前他随独孤飞鹰一同前往宝胜坊前,独孤飞鹰让人给配置的,回来之后没来得及归还罢了)

“追~!”

一击落空,韩里正来不及多说些什么,直接冲出了牢房,朝着那名黑衣人远遁的方向追了过去!

“来人!随韩老爷一同追击!”

独孤信面沉似水,他们在牢房内呆了这么久,却没有察觉竟然有人在屋顶上偷听,严格来说,这就是他这个禁军统领的失职!但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他重伤未愈,一身实力十不存一,对危险的感知力自然也不如从前,要是放在他以前未曾受伤之时,这种事情是断然不会发生的。

驿馆之内,顿时响声大作、人头攒动,一支禁军火速上马,朝着韩里正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

牢房内,李泰看了看屋顶上的那个大洞,脸上若有所思。

铁蛋虽然担心老爹的安全,但眼下保护李泰的安全无疑更加重要,所以他并没有跟着去追击。

独孤信因为有伤在身,也没有出去追击,和铁蛋一样,守护在李泰的左右。

大约半盏茶过后,韩里正终于回来了,独孤信连忙问道:“韩老爷,怎么样~?”

韩里正此时额头上全是汗珠,他摇了摇头,有些惭愧道:“那黑衣人武功很高,轻功也极好,老夫跟了一阵,便跟丢了!”

他虽是化气巅峰的实力,但他擅长的是战阵拼杀,并不是轻功,而且对方的实力好像还在他之上,想要追上对方,几乎没有可能!

独孤信闻言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出声安慰道:“那人能混进驿馆、并潜伏在屋顶不被我们察觉,实力定然非同一般,韩老爷追不上,也情有可原!”

李泰这时开口道:“本王猜测,那人很可能是赵德言手下的探子,方才咱们的谈话若是全被他听了去,赵德言肯定会派人去龙山的庄园向王揆报信,咱们的人必须立刻出发,要赶在赵德言的人之前到达龙山庄园,最好能在半途中截到王揆!”

“殿下此言有理!老夫这就带人前往龙山!”

韩里正点了点头,抱拳道。

话音落罢,赵二虎恰巧走了进来,向独孤信抱拳道:“启禀将军,人马已经清点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独孤信一脸严肃,沉声道:“好!赵二虎,你带人随韩老爷和苏云成立刻出发!”

“是!”

赵二虎抱拳领命。

两名禁军走了进来,将刑架上面的星狼解绑,然后带出了牢房。

片刻之后,一支二百人组成的骑兵,个个高举着火把,奔出驿馆,朝着南面而去。

……………………………

“禁军和并州大营的人马如此大动干戈,竟然只是为了一个生了病的老妇人?”

同福客栈,天字号客房内,天鹰将之前在宝胜坊那间民宅内的所见所闻详细讲了一遍,赵德言听完,眉头深皱,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由于天鹰他们到达宝胜坊时,王黎已经被王成武杀死,独孤飞鹰的人也已经将星狼的老娘给带出来了,所以他知道的信息并不多,只能将他们所见到的,以及事后玄夜的一些推断说给赵德言听,赵德言一时间琢磨不透这其中的关窍也实属正常!

“你方才说,那间屋内曾发生过一场大战,而且天鹰推断其中一人很有可能是王家暗卫大统领王成武?”

赵德言的大脑急速运转,他闭着眼睛将天鹰方才所说的话又在脑海中过了几遍,忽然,他睁开双眼,看向天鹰沉声问道。

天鹰抱拳道:“是玄夜凭借着现场的几道刀痕推断的,他说他早晨的时候跟王成武交过手,太原城有那般实力的,只有可能是王成武!”

“王成武!王家!王家也掺和进来了!看来这个老妇人的身份定然非同寻常!”

赵德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回过神,对身前的道:“行了!我都知道了!等玄夜回来,看看他能带回来什么消息!”

天鹰带回来的有用信息太少了,他只能根据这些消息推测出那名老妇人身份特殊,跟王家、禁军都有关联,但至于王家为什么要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仅仅凭借着这点信息,实在难以推测!

就看玄夜跟踪独孤飞鹰等人的过程中,会不会打探到更加有用的消息了!

“是!属下告退!”

听赵德言如此说,天鹰心里有些吃味儿,敢情到头来他还真成了一个跑腿儿的,立功劳的活儿全让玄夜给干了。

不过谁让他实力不如对方呢?以他的实力,在后面暗中跟踪独孤飞鹰等人,很有可能会被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