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八面金辉蟾宫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临近沙洲县城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城墙之上,都挂着红帔彩锦的。

再临近些城门,一看,高高的城门上垂下一幅大对联,曰:

云起沙洲苦耕耘,地势钟灵出状元。

三元及第墨尚新,八面金辉蟾宫桂!

对联写得一般般,却比寻常人家贴的对联大了不知好多倍,红底镏金,鲜艳夺目。

顺带还吹嘘了一下沙洲县。

再一看城墙上,人头攒动,人人喜笑,抑郁症的人来了都会被感染发笑。

廖青他们的车刚刚一进城门口,拥挤的人群就自动分成了两排,只见胖县令带着一群沙洲县的乡绅们,迎接了出来。

“欢迎状元郎回沙洲县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说完,胖县令对左右一招手,“奏乐,奏乐……”

旁边的一群锣鼓手们,震天响的开始吹锣打鼓,大号小号齐上阵,锣鼓喧天,热闹得不行。

……

许娇娇几人面面相觑,这阵仗是不是夸张了点?

“咋回事?我们的马车上面又没有什么标志,怎么就知道我们行程了呢?”

廖青回道,“可能我们出京的时候,就被人关注了,信鸽早一步到了沙洲县,两辆大马车,颜色样式都不一般,再从时间上来推算,也不难判断出来的。”

这样一说,也是。

看过那天乐坊司琴间谍她们搜集的那些情报,如果做这一行的探子们,想出售消息,传得比什么都快。

他们现在一举一动估计有不少人关心,各种目的。

被人知道行踪一点也不奇怪。

人家都摆出这么大阵仗欢迎了,继续大咧咧地坐在马车上,好像也不好意思。

廖青一行人下了马车。

胖胖的县太老爷激动的迎上来,“这位玉树临风、如天神般惊人的,就是状元郎吧!我以前就见过,见过,有印象,这次简直是令我们沙洲县扬名全国啊!状元郎,欢迎回乡省亲,欢迎欢迎……”

在他身后的沙洲县乡绅豪绅们也都纷纷探头露面打招呼。

人人的言语之间,都充满了巴结恭喜,脸上与有荣焉的样子。

特别还有相熟的面孔等。

比如说以前去卖牲猪的猪行老板,还有曾经的何家商行左右邻居们店铺老板们,都来见过廖青夫妻,都格外的亲热。

他们与状元郎夫妻以前就认识,这一点,就让他们比县太老爷还有优越感。

县太爷盛情,非要给廖青与许娇娇她们接风。

已经包了沙洲县最大的酒楼,盛情难却。

廖青他们就去了。

席间,县老太爷得知廖青的品阶比他高一级,一群人又惶恐的下跪行礼。

廖青哭笑不得,高半阶他又管不到他们,连忙请他们起来。

总之,气氛热烈,乡绅们得知廖青开年就要去寒城上任,又是一番送礼什么的,有那粗放之人,当场就要送银票什么的。

都被廖青给婉拒了。

其实大祥国有这种习俗的,乡绅们提前资助去上任的官员,算是投资。

后面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官员寻求帮助庇护的。

读书是很耗钱财的,因为你这么大一个人却不事生产,没有收入,有好多人就算考中了,放了官,却连赴任的盘缠都没有,这时候,就有一些土豪乡绅愿意资助你。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但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廖青自然不愿意,他也不担心钱的问题,直接拒绝了,也没有人再提了。

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既然巴结不上,那就算了。

强行会让人反感。

廖青身后有清溪许酒,确实也不是差银子的人。

宾主皆宜的吃了一顿饭。

廖青与许娇娇她们就去了沙洲县的酒铺子,许老三在酒铺子里负责,早就听说状元郎夫妻回县城了,被县太老爷请去了,就一直左盼右盼的。

终于,回来了。

清溪许酒外围,早已经围满了一群沙洲县的百姓们,都知道状元郎夫妻肯定会过来看看的。

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甚至有的人拿了小板凳坐着。

就等状元郎夫妻过来,看热闹了。

“状元郎回来了!状元娘子也回来了!”

“一年未见,这真是翻天覆地大变化啊!”

“可不是,状元娘子更好看了,更富贵了,状元真威风有气场了,有官老爷的相了呢。”

“对对对……”

许娇娇觉得好笑,点头挥手和乡亲们一一打招呼。

许老三站在门口激动的搓手。

“老妹儿,妹夫,你们回来了……”

廖青笑着回道,“三哥好。”

“三哥!”

许老三把暂停营业的牌子竖在门外,“不好意思了各位,我家有大喜事,今天酒铺子暂时不营业了。”

“进屋说话。”

许娇娇与廖青带着蛾儿先进了前屋。

车正廷与纪芙一人赶一辆大马车,在酒坊铺子小厮的带领之下,走后院门进院子。

里屋。

一行人坐定,喝茶。

先是说了酒铺子里的生意情况等。

一切都是良好,沙洲县的生意其实算是好的,在沙洲县的所有酒坊里来说是最好的一家,但是相比于京城的清溪酒坊,那就差远了,盈利赶不上京城那边的冰山一角。

在京城主要走得是高端路线,这边沙洲县消费能力差,都是单纯的基础酒,便宜一些。

是情理当中的事情。

然后,

许娇娇问许老三,“三哥,你身体好些没有?腿怎么样了?”

“身体比从前好多了,腿走路也灵便了,二郎过段时间会来给我扎扎针什么的,感觉不错,挺好的。”

许老三想像以前过得日子,再看看现在的日子,那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对生活都失去了希望,现在一切都好。

百感交集。

“老妹儿,我感谢你。没有你,三哥没有今天。”

正说着,外面的小伙计领着纪芙他们进来了。

许娇娇一打量其中的一个小伙计,叫虎子的孩子,一年没见,都冒头一大截了。

“这不是段秋兰家的虎子吗?在这里过得习惯吗?”

虎子有些腼腆,上前给廖青与许娇娇行了礼,“回状元娘子的话,很是习惯,多亏三叔照顾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