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修仙文原女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是她?”闫君阳随着姜瑞瑶的目光看过去,“不必在意这种装腔作势的小人,在大殿中她不偷袭最好,若是她想对你不轨,我不会客气的。”

姜瑞瑶回以一笑:“君阳,你真好,不过你一点都不怀疑那人说的话吗?”

“我们是未婚夫妻,相对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人,我当然相信你。”闫君阳肯定的道。

“谢谢。”姜瑞瑶感动的说,“不过你放心,我身为青阳派的亲传弟子,不是什么人都能挑战我的,我们进去吧。”

这一次叶秋反倒没有那么积极了,她看着闫君阳和姜瑞瑶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她看着这两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低笑了一声,周身的低气压让旁人不自觉的离她远了点。

不过还是有一人反倒走进了她,赵云绮小声的说:“这位道友,我不知道你与姜瑞瑶有什么仇,但是你若要报仇一定要小心点,姜瑞瑶这人很邪门,不仅手段奇多,而且为人极为阴险,绝不是外面所说的什么纯善之人,若真正的纯善之人,不会轻易的爬到她现在的高度。”

“谢赵仙子的提醒,赵仙子自己也该多小心才是。”

赵云绮皱眉看这人的背影,怎么这人给她的感觉这么奇怪?为什么可以完全收敛全身的气息?这到底是什么功法?

叶秋不理会众人探测的目光,独自走入大殿当中,瞬间就进入了幻境里面,只不过这幻境对她来说有些不够看。

一开始是“她”的金丹被姜瑞瑶挖出,状况十分的惨烈,似乎见她没有反应,紧接着“她”投入魔道,千百年之后反杀回来,将姜瑞瑶打入无边地狱,似乎见她还没有反应,最后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升仙路,这里仙乐缭绕,地上跑着麒麟和白虎,天上飞着青龙和金凤,这是所有修真者都向往的仙界。

然而叶秋还是毫不动摇,她甚至还冷喝了一声:“雕虫小技。”

所有的幻境皆散去,叶秋发现这大殿中许多人似乎都被折磨着,尤以姜瑞瑶这样的最痛苦,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很痛恨的场面,牙关紧咬,双眼都是红的,似乎要将她眼前的敌人放血吃肉一般。

这时姜瑞瑶身边的闫君阳醒来,一下就注意到了叶秋的目光,他立马便是一惊,不是因为认出了叶秋,而是因为他发现对他们有敌意的人竟然是第一个从幻境中清醒的。

能这么迅速的从幻境中清醒,只有两个可能,第一,这人的心灵极为纯净,没有什么可以魅惑她,这第二就是这人的心性极为的坚韧,能迅速的识破幻境。

闫君阳蹙起了眉头,这要是第一种,就证明这人是个好人,他便没有道理去伤害这人,而若是第二种,就证明这人是个强敌,恐怕不好对付。

叶秋隔着帽檐盯着他和姜瑞瑶,然后轻笑一声抱着双臂靠在墙角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

闫君阳心里一松,他就怕这人乘人之危,现在看来她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既然这人心性可以,为什么铁了心要找瑞瑶报仇?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叶秋这一闭目养神就养了有三天,其中姜瑞瑶竟然是最后一批从幻境中醒来的人,感受到大家注视的目光,她浑身不自在。

“被噩梦缠上了?坏事做多了吧?”叶秋嗤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没乘人之危动手吗?我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伪善的面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每个人都有心魔,我只是悲痛在修行中身陨的师兄妹而已。”姜瑞瑶维持着一副清冷的姿态道。

叶秋声音平淡:“反正没人能看到你的幻境,还不随你自己说?总之我忠告在座的各位,可别被这位第一仙子给欺骗了,不然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颠倒是非吗?”

叶秋只是笑,没有再说话,但姜瑞瑶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她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这样一号人,为什么之前没出现过?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仙府现世的时候出来,姜瑞瑶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人一定会破坏自己争夺鸿蒙紫气。

“有东西出来了。”人群中有人突然惊呼一声,然后就见一个光团从里面飞速弹出,隐约可见里面是一柄小剑。

“这就是仙府主人给我们的东西吗?各位,我段轩先笑纳了。”这人反应迅速,奋起去抓,然而那柄小剑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躲过。

这时大家纷纷使出手段要将这柄小剑收为己有,但这柄小剑就像是有灵识一般转来转去,谁也摸不着。

“闫师兄。”剑宗的弟子紧张的看着闫君阳,闫君阳颔首,然后出手了,他释放出自己的剑气,这小剑似乎很喜欢他,光圈慢慢散去,化为一柄锋利的长剑落入他的手中。

“仙剑!”因为这柄剑的气息太凶悍,有人惊呼出声。

“是半仙器。”闫君阳解释道,“这剑有损,没有灵识。”

可即便是这样,获得宝物的他还是惹来众人的嫉妒,但他是剑宗的大弟子,如今修真界的第一天才,没人敢从他的手中夺宝。

然后大家就将灼灼的目光放在了刚才这小剑出来二弟地方,有第一件,肯定就有第二件,仙府的主人既然让人来传承,就不会这么小气。

“又来了。”这次大家都准备充分,所有人都动气了手,而且这一次不仅一件,足足有三件,一个是木盒装着的,里面是什么不清楚,但既然第一件就是半仙器,这个肯定也不会差,还有两件一个是阵盘,另一个则还是剑。

姜瑞瑶对阵盘和剑都没有兴趣,她目光对准了包裹着盒子的光圈,叶秋嘴唇一勾,在姜瑞瑶动手的同时也动了手。

她出手古怪,一招一式都带着玄妙的气息,看着幅度不大,但每当姜瑞瑶要得手的时候,那盒子就被打走。

姜瑞瑶眼神锐利,向毒蛇一样的朝她看来,叶秋无所畏惧,挑衅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