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夺得第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圣还记得,自己在比赛上面曾经打出过这样的一狙,那还是在东亚邀请赛上面。

其实当时**圣也很惊讶,为什么自己能够做到。

到了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展现过这样的技术。

直到现在,他才完全明白,声音和画像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便是视野了。

杰波斯同样在打药,他快速地移动,拉长距离,**圣却是不一样,他在故意靠近杰波斯。

两个人距离一直在保持,但是在三秒之后,两个人再度突然开枪。

“额,打在了掩体上面,看来他们都是不知道的,前面有掩体。”皮德说道。

他心在跟着两个人的枪在跳动,他明白,或许今天的冠军之争,留不到最后了。

以**圣和杰波斯今天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的是,谁击杀了对方,那么谁将会是今天的冠军人选。

**圣听到子弹射击在金属上面,正打算转移的时候,突然间,天亮了,两个人第一时间碰了一个照面。

第一时间,**圣是快速地躲避,但是在杰波斯脸上,却是满满的震惊。

“怎么可能?居然是他?”

杰波斯是看不到**圣的id的,但是**圣的人物造型,杰波斯是记得的。

如今**圣这个造型,和前两局没什么区别。

唯一有区别的是,**圣前两局并未展现这种天赋。

但是,在这一场,他突然展现了。

杰波斯是打死也想不到,这个在黑夜里面和他战斗了四十多秒的男人,居然就是他前两局的对手。

也就是这样,他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就是说,在两局比赛的时间里面,**圣居然就学会了这一招。

这一点让他觉得太恐怖了。

要知道,以他的天赋,都是学习了一个月。

他咽了咽口水,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沉沉的压力,同时间,还有不甘。

但是,他手中的动作还在继续。

他在绕。

**圣也在绕。

这看上去似乎很无聊,因为两个人都通过声音掌握到对方的位置,所以绕路是不太现实的。

你找到了这个位置,对方自然能够找到下一个位置挡住你的视线。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刚枪了。

“这也相当于,**圣把这一招破解了吧。”亚历克斯说道。

这一刻,他也不得不感叹**圣的强大,似乎的,敌人越强大,他就会变得越强大。

他有时候在想这个男人是没有极限的吗?

哒哒哒!

子弹在飞溅,在白天的画面里面,两个人似乎知根知底一样,不管是杰波斯还是**圣,都明白当大家都一样的时候,战斗方式似乎回归到最原始。

那就是刚枪,两个人卡主墙角,拉出去不断地射击,你来我回的。

**圣身体处于极其兴奋的状态下,说实在话,杰波斯是他一路走来遇到最强的敌人不假。

单单是他的这个技巧,就是让**圣觉得无比困难。

直到现在,他方才觉得自己有那么一战之力。

他真的觉得这一次新西兰没有白来,单单是这一个对手,他就值得来这里一趟。

不过,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圣看着画面,毒圈即将刷新,两个人都没在安全区里面,并且致命的是,杰波斯是在他的前头。

那也就是说,必须是杰波斯让出位置,**圣才能过得去。

但是,现在大家都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这是一场必须你死我活的战斗。

“一枪!必须打中一枪。”

**圣呼了一口气,他专注力更加的集中。

他必须更加主动的进攻,他并不希望这一场战斗最终是两个人都是被毒圈毒死。

他探出头,对方并未露头,他心中默念05秒,直接按下鼠标左键,但是可惜的是杰波斯并未露头。

毒圈逼近,已经压到**圣的脸上了。

他再度探出头,也就是这么一瞬间。

哒!

**圣开出一枪,这一发预瞄,终于是击中了杰波斯。

也就是这一秒,**圣马上冲了上去。

“林打算冲了,他是打算利用一枪的优势。”皮德在大喊。

**圣冲了上去,杰波斯已经发现他的动作,他皱了皱眉头,这一枪的血量,还是有些致命的。

他探出头,在**圣奔跑的过程中开出***。

**圣停下来,两个人直接刚上了。

哒哒哒。

步枪子弹声音在响起的时候,两个人的血也是在飞溅。

“谁谁赢了。”

很多观众都很激动,决战的时候终于来了。

**圣不知道,但是他的鼠标在猛按,没有任何的停息的意思。

对方也是一样。

一直到两个人的弹夹几乎都打完了,此刻有一个人的画面上终于出现了提示。

“我的天,圣赢了!他做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操作,最后本来一枪打在身体的准心,他拉到了杰波斯的头上面,直接打了一个反败为胜。”皮德在大声。

直播间一时间弹幕刷到不停,而**圣却并未感到高兴。

在收枪的第一时候,马上按下急救包。

毒圈已经来了!

他被杰波斯打成残血,也幸好是他反应及时,如果刚刚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的话,那么他必定是会被毒圈打死。

“呼。”

看到急救包有惊无险地打上来,**圣松了一口气。

只要打上来,他这个位置进圈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看来,一切都有了结论了。”亚历克斯笑道。

旁边的ben点点头,隔了几秒,他突然说道:“现在的**圣,已经再度蜕变,现在的世界电竞圈,估计已经找不到他的对手了。”

亚历克斯重重地点了点头,如果说之前jones这些人还有可能力敌**圣,那么这一次是完全不可能了。

这一场比赛,最终在37分钟结束了,没有了杰波斯,接下来的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了**圣,他最终击杀了所有人,完成了吃鸡。

“恭喜来自世协的圣!”

“最后一场,他终于复仇成功,拿下了比赛!”

当舞台声音响起的时候,很多选手都放下了鼠标键盘,同时间,**圣也皆是如此。

不少人都看向**圣的位置,也有不少人起身,向**圣点头表示祝贺。

**圣也微微点头,不过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看到了杰波斯的身影,只见到他垂头丧气地走出选手区域。

看得出来,似乎他对于自己的失败很不甘。

这是自然的,事实上,直到杰波斯阵亡的时候,他还是很不甘。

他的失败,是枪法。

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是不能再借助抽水这些方式来打了,一定要速战速决,杰波斯也是想快点把**圣给接近掉。

但是,可惜的是,他们的对枪,杰波斯还是输了。

一切的定论,就和杰波斯之前的猜想一样。

**圣前两局输给他,是因为他不懂听说辨位的技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圣并未上前去和他握手或者说一些安慰的话,说实话他很佩服杰波斯,他知晓,能够迈过这一关的人,都是不简单的,强者是不需要安慰的。

在接下来的过程,便是颁奖仪式,巨额的奖金,是让很多人都很羡慕,也是很多人都很惊讶。

最终的冠军,居然不是杰波斯,而是被**圣所拿走了。

特别是皮斯拉夫,整个人都是绿了,他拿到了第十名,也是有奖金的,但是他直接就走了。

**圣对于这个奖金倒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他更加感兴趣的,还是之前dtl口中的那个神秘的奖励。

“这个请稍等我们总经理会亲自找你来谈的。”亚历克斯上去询问工作人员,得到了却是这样的结论。

这让他有些惊讶,因为dtl的总经理,是他也没有见过的。

dtl的工作人员说见面安排在下午,**圣也不急,回到酒店里面,反倒是jones一直在追问怎么掌握这个技巧的问题。

最终,**圣说了很多,不过他也自己也不太搞得清楚。

但是,**圣还是说了学会了这个技巧之后很多好处,顿时是让gud和jones都羡慕不已。

“这感觉就像是很玄妙吧。”当亚历克斯他们也好奇问起来的时候,**圣也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稍等。”

就在这个时候,**圣的手机响了,**圣拿起来一看,是宗凯的电话。

“在哪?”

“新西兰。”**圣有些诧异,不过以为是宗凯这个兄弟太久没见想自己了而已。

但是,紧接着宗凯的声音以及话让**圣都脸色大变。

“不管你在干什么,马上回来。”

五分钟后,**圣挂了电话,在旁边的亚历克斯等人都看的出来,他脸色很难看。

他打开手机,查找最快的**航班,他的运气还是极好的,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有一班。

**圣也不管什么位置,直接订购了,旁边的亚历克斯等人看到了这一幕,皆是有些不解。

“我等不了他了。”**圣说道:“现在我必须要回去。”

看到**圣这么着急,亚历克斯也明白**圣肯定是遇到大事了,他点了点头,让人去跟dtl公司说明了一下。

**圣也在这个时候准备出发去机场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一个类似徽章一样的图案。

“这是什么?”**圣微微有些好奇。

“我们总经理说,这是个标志,以后你会知道的。”工作人员说道:“并且总经理还说了,他知道你想见到的是什么,以后你也会见到的。”

**圣听着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道了声谢,直接离开了。

事实上,他现在也已经无心关注这个东西,就在刚刚,宗凯的电话让他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不对劲了。

现在的他,只想马上回国。

甚至的,他有些后悔了,似乎自己不应该来这一次的电竞王座争霸赛。

……

“.....不要出事呀。”

**圣坐在飞机上面,无心做任何的事情,就是旁边的空姐也察觉到**圣有些不太对劲,还几次上来询问**圣是否是晕机。

宗凯的电话,对于**圣来说,是一个糟糕无比的电话.....

也就是这一个电话,**圣才知晓,父亲已经在医院躺了一个快三个星期了。

这对于**圣来说,仿佛被雷劈一样。

之前,宗凯并未告诉**圣,第一是因为父亲的阻拦,但是今日不一样了。

就在刚刚,父亲病情转变,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

艰难地渡过飞机时间,等到下了飞机的时候,上海已经是很深夜了,出来接**圣的,是秦颜。

“我都知道了,走吧。”秦颜上了车,**圣也上了车,看着秦颜刚刚睡醒的样子,**圣知晓,刚刚秦颜一定是在车上睡着等他飞机。

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很不孝,这么重要的消息,居然自己这个做儿子的是差不多最后一个知道的。

“你也不用这样....”秦颜看得出来**圣的情绪,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伯父的病情我之前去问过医生,的确是没什么大事,这跟你去不去新西兰没什么联系。至于瞒着你,也是他们的决定。”

**圣呼了一口气,说道:“之前他就已经有这个毛病,我早应该阻止他的。”

秦颜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圣,等到出事的时候,人的毛病就是这样,很想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如果换做自己也是一样,明明和自己无关,但是如果父母出事的时候,她在外地的时候,难免也会责怪自己。

“先睡一会吧,这两天,估计你都得熬夜,没什么睡眠时间。”秦颜把音乐关闭了,说道。

**圣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他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实在是有点困,但是脑子却是一直很乱。

等到回到安县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圣睁开眼睛,就看到秦颜一脸疲倦地递过一份早餐。

“昨天都没吃过东西吧。”秦颜说道。

**圣点了点头,醒了过来,真的觉得自己有多饿了,同时间,他也注意到了旁边的路,距离医院不远了。

车子再开了几分钟,终于到了,**圣急急地推开车门,往里面冲进去,宗凯就在门口那边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