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皇家狩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东苑猎场位于神烈山下,此处峰峦叠翠、景色秀丽,正是当初朱慈烺登基时天武大阅兵的场地。

整个东苑猎场坐南朝北,磅礴大气,射击场、演武场、赛马坡、八卦坡布局严谨有序。

东苑演武场内,东西两侧已经站满了人,今日五品以上文武官员均携子在此观礼,徐明武作为平阳侯之子,也应诏前来报道。

此时的徐明武,心情格外压抑,父兄都在缅甸战场,独留他一人在京师,心中时刻担心着前线。

因为历史上的这一年,李定国因病去世了,徐明武真担心这位大佬扛不住走人了,那样缅甸的战事就太被动了,老爹徐青山去了只能收拾烂摊子。

秋风吹过,旌旗飘扬,满场天武军将士站立不语,沉寂等待。

突然礼炮大作,呜呜的号角声响起,鼓乐喧天中,一支浩浩荡荡的銮仪引导着一驾华贵的龙辇进入东苑猎场。

两营举着举着豹尾枪、佩着火枪的御林军甲士分列銮驾两侧,銮驾中央的曲柄绣金黄龙华盖下,赫然稳坐着大明天子朱慈烺。

今日的朱慈烺不像二十年前那般,穿着御用盔甲,而是着一身九龙衮袍,足蹬青龙步云靴,这身装束华贵威严,将天子的威仪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万众瞩目中,朱慈烺下了龙辇,骑上一头西域汗血宝马,他右手微微一挥,台下的仪仗各自归位,连随驾的太监、宫女都一一退去离场。

自从八年前日本战事结束后,除了每日在乾清宫批阅奏本,朱慈烺最喜欢的就是来东苑猎场,只有在战马上,他才能找回当年金戈铁马的感觉。

朱慈烺凝眸远视,东面是皇族子弟,上首第一位,华盖之下站的是太子朱和陛,其次是二皇子朱和墿、三皇子朱和岱,还有昭阳公主朱芷若,她一身戎装在身,更显得飒飒英姿、卓绝非凡。

四皇子朱和墘和五皇子朱和坤,年龄尚未满十五岁,没有参加这次皇家秋狩。

朱慈烺心情尚好,转而向西侧望去,这些长长的一排,都是勋贵子弟。

再看场中,如当年那般,三万天武军列阵大教场中,人潮如水,火枪如林,旌旗似海,一望无际。

只是,如今的天武军,他们虽列阵整齐安静,但再无当年凌然蔓延的铁血之气,以及那惊人的百战气势......

朱慈烺眼光寒光一闪,微微抬手示意。

礼官立即高呼:“朝!”

皇族勋贵,文武百官,军中将士,立时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声音:“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朱慈烺气如长虹,神色稍稍一缓,一步步走上高筑的点将台,坐于龙椅之上,俯视万众。

他目光扫了一眼礼官,礼官立即会意:“吉时已到,演武开始!”

全场立即万籁俱寂,万人的场内,静得连左右呼吸声都仿佛清晰可闻。

“太子!”朱慈烺朝着朱和陛唤了一声。

一身戎装的太子朱和陛立即出列,来到龙座之前,冲着朱慈烺俯身一拜:“儿臣在!”

朱慈烺挥手道:“狩前演练,由你主持!”

“儿臣遵旨!”

朱和陛欣然起身,跳上贴身亲卫徐展鹏牵来的一匹大黑马,绝尘而去。

此时战鼓大作,号角声传至九霄。

在乐声中,朱和陛和九名青年校骑队缓缓进入场内,他们都是东宫部下,孙致远、徐展鹏、朱经等人。

朱和陛亲自手举令旗,一时间,鼓声、蹄声、口号声不断,一队队龙武军的骑兵阵列横纵各三十匹,井然有制的入场,在瞬间整齐划一的变换队形与马术,动作虎虎生风,声势夺人。

旌旗招展,号带飘扬,刀枪耀眼,太子朱和陛指挥下的龙武军冲锋战阵,完美演练。

观礼台上,二皇子朱和墿轻轻捅了一下紧挨着自己的三皇子朱和岱,说道:“龙武军是襄国公一手调教的骑军,是我大明最精锐的骑兵,三弟,换做是你指挥,也不比太子差吧!”

二皇子的话很明了,如此精锐之师,搁谁指挥都一样,老三,你服不服太子哥?

三皇子闻言,摸了摸脑袋道:“二哥你抬举我了,我没在皇明军校进修过,不通军事,你要问的话,就问皇姐吧......”

说着,三皇子将身边的昭阳公主拉了过来。

老三是宋贵妃所出,是国子监祭酒宋应星的外孙,现在还在国子监读书。

朱和墿轻哼一声,道:“国子监有什么好混的,父皇喜欢的是武,不是文,你看皇姐一介女流,都学花木兰从军了......”

昭阳公主目光一凛,低喝道:“老二,闭上你的嘴!”

朱和墿刚待搭言与她理论一番,却听场中鼓声又作,狩前演练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秋狩环节了。

皇族勋贵子弟纷纷跨上骏马,背着火枪,马鞍上挂着子弹皮包,围着猎场中央的一株人工柳树策马环绕呼喝,时而放上一枪。

一时间,马蹄所过之处,狼烟四起。

朱和墿目光一亮,马上就要射柳了,这是他等待已久的露脸机会!

“射柳”是插柳枝于地上,然后策马驰绕,并以箭射柳的习俗,上溯其源,匈奴、鲜卑有蹛林习俗,中原自古有射礼,辽金时盛行,在场上插柳,驰马射之,中者为胜。

柳枝细小而柔软,风一吹便来回摇晃,变成一个活动的靶子,能立定步射已非易事,驰骋马射更属难上加难。

游牧民族的箭术好,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通过射柳,能反映出将士的射技精良与否,还能反映出射者的马上功夫,因此,射柳在中原王朝的军事训练中也渐渐流传,且备受重视。

不过大明的“射柳”环节,与前朝不同,是将鸽子放在葫芦里,然后将葫芦高挂于柳树上,弯弓射中葫芦,鸽子飞出,以飞鸽飞的高度来判定胜负。

天武朝的东苑狩猎,又对此做了修改,废除弓箭,以火枪射之。

在御前演武时表演射柳,不仅要有上乘的马上功夫和骑射技术,更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质,一定要超凡的镇定才可完成。

当御林军开始在演武场中插柳时,场上勋贵子弟们立即开始交谈,有人兴奋,有人担忧。

许多武将们则是翘首以待,朱慈烺和他们一样的心情,想看看这帮年轻人,能给他带来什么本事。

而且射柳之后,还有真刀真枪见血的环节,朱慈烺道想看看他们有什么真功夫。

通过这次皇家秋狩,朱慈烺意欲选出几名出色的勋贵子弟,随驾出征西北,让他们见见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