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谣言四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近日以来,城中突然出现了许多谣言,这些谣言如同一夜春风般,席卷了整个城池。

老百姓们纷纷议论,虽是暗地里讨论,但彼此之间惊疑不定的心情,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这些谣言的中间,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他们那位堂堂的知府大人。

谁也不知道,这些谣言究竟从何而来,因何而起。

但,当知府大人注意到的时候,城中已经议论得沸沸扬扬了。

“大人,外头都在议论,说、说您……”

下属跪在知府大人书房的桌前,低垂着脑袋,身子微微颤抖着。

知府大人坐在书桌前,听着下属的汇报,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只有他心里才清楚,自己此刻心里究竟是怎样但感受。

“说什么?”知府大人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和的开口说道。

那下属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知府大人,发现知府大人的表情似乎尚且没有那么糟糕,他咽了一口唾沫,这才鼓起勇气开口说道:“说知府大人您表面上刚正不阿,实际上私底下假公济私,贪污了不少的银两,而且大人暗地里开的那些店铺,全都被揪出来了——”

“放肆!”

下属的话尚未说完,耳边忽然一阵风刮过,一个茶杯被知府大人狠狠地扔了过来,几乎是擦着他的鬓发过去。

茶杯掉在厚实的地毯上,咕噜咕噜的滚了几圈,滚到了角落里,失去了踪影。

那下属看着那个茶杯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忍不住又咽了一口唾沫,眼里浮现出一抹害怕之情。

若是这茶杯方才没有擦过自己的鬓发,而是冲着自己的脸上招呼过来的话,此时此刻,他恐怕已经毁容了。

光是想到那样的痛楚和下场,下属的额头上已经是汗津津的一片。

“到底是谁,将这些谣言随意散布!着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本大人这些年来一直都兢兢业业,为了老百姓付出了多少心血,今日居然有人平白无故这般污蔑本大人的名声,简直岂有此理!”

知府大人一脸的恼怒,满是被这些散布的谣言引起的悲愤,他似乎想不清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竟然被人这般对待。

更何况,这一看,就是冲着他本人来的!要知道,他那些事情做的这般隐蔽,按理来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更别说,那人还将这些事情都抖了出来!

那下属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奴才也认为,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大人您是一个怎样的人,大伙儿最清楚了。更何况,大人这些年来,为了这座城池,的确付出了不少的心血。真不知道是谁,居然这般污蔑大人,实在是令人发指!”

那下属一脸的认为知府大人是被人冤枉的表情,语气也满是愤愤不平。

要知道,这些流言蜚语,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有任何的好处。他在知府供职,与知府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若是大人因此出了什么事情,对于他来说,可讨不着一丁一点的好!

他想到这里,脸上的气愤之色,也更为浓烈了。

知府大人看着下属一副比他还要激动的神情,冲着那下属摆了摆手,脸上多了一丝疲惫。

“行了行了,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本大人自有主张。这样的流言蜚语,根本就不是真的,本大人行的正坐得直,难不成还怕这小小的谣言不成?”

下属听到知府大人这般说,心中放心了大半。

是了,他何必担忧这么多呢?面前这位可是知府大人呀!在这城池里,还有谁的地位能比得上知府大人吗?显然没有,既然如此,怎么会有大人摆不平的事情呢。

更何况,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只要大人是清白的,那些流言蜚语,的确伤害不了他们。

下属想通了这一切,顿时觉得腰杆儿变直了一些,他真是关心则乱了,对方可是知府大人,有谁敢跟大人作对呢?更何况,大人平日里勤政为民,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应该要相信大人才是!

下属冲着知府大人恭敬的磕了一个头,转身便退下了。

在下属将门关上以后,原本一脸大义凛然的知府大人,一张肥脸顿时垮了下来。

他虽然在下属面前这般说,但实际上,心里却没什么底气。

先不说别的事情,这流言蜚语偏偏在他最头疼的时候出现,若说不是针对他的,知府大人自个儿都不相信。但他这会儿着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焦头烂额,原来铺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之前派出去办事的人,这会儿也失去了消息,知府大人都不知道,这会儿该先处理哪个事情了。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想到自己在民间的风评被人这般踩踏,心中的恼怒顿时又涌了上来。

“来人!”

知府大人朝着书房的上空喊了一声。

他的话音落下不久,一个黑衣人凭空出现,他半跪在知府大人的面前,冲着他行了一个礼。

“大人。”

知府大人看着自己的得力心腹,忍不住轻轻地糅了糅自己的眉心。

“外头的谣言,你可是已经听说了?”

黑衣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安静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这谣言来得突然,原本一开始大约只是民间的乞丐口中说出来的,下属尚未来得及阻止,这几日便已经传遍了整座城。下属也没想到,这谣言刮起来的风,会吹得这般快,都是下属失职,请大人责罚!”

黑衣人跪在地上,冲着知府大人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知府大人叹了一口气,冲着地上的黑衣人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如今若是责罚你,那本大人手下,能用的人可真是没有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想不到,事已至此,即便惩罚你也无济于事。更何况,这种东西,既然是有心人在背后操纵,凭你一人之力,也无法断绝谣言。你方才说,这些谣言是从乞丐口中传出来的?可是查到了什么?”

黑衣人始终低垂着头,听到知府大人这般问,开口答道:“回禀大人,那几个乞丐,下属也派人去查了,最终也只抓到了一个,可是他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只说有人给了他银两,让他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做的。那下手之人,恐怕也是考虑到这一层,那些乞丐需要银两,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故而选择从他们身上下手。”

这样的消息,对于知府大人来说,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幕后之人,心思居然如此的深沉,他做出这样的举动,究竟是为了什么呢?知府大人可并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什么人。

倒不如说,最近这段时间,自己一直都在倒霉,压根就没有关注过这些事情。按照他平日里的作风,也还不至于被人这般惦记吧?

知府大人自认,平日里为了自己的名声与形象,表面功夫还是做的很到位的。要不然,怎会连他府里的下人,都不知道他背地里做的那些事情呢?

不过知府大人原本心思就深沉,真正知晓他秘密的人,都是自己训练出来,为自己办事的心腹才会知道。

即便是自己手下的人,知府大人也不会随便将后背交给别人,毕竟这样的做法,风险着实有些太大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谁也不会轻易信任。

“你多找些人,争取将这谣言给压下去,本大人可绝对不会被这些空穴来风的谣言而吓退,不管那幕后之人是什么用心,本大人可不会轻易就被这样欺负了去。否则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知府大人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神中多了一丝不屑。先不说那幕后之人用这般下作的手段,难不成当真以为,他知府大人是这般好欺负的吗?若真是如此,他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地位,更不会在这个位置上待这么久了。

知府大人内心,其实并未真正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虽然那些谣言的确有一部分是真的,而另一部分,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

只要过一段时间,谁还会在意这些事情呢。谣言这种东西,生命最是短暂,只要出点别的什么事情,自然很快就会被掩盖过去了。

黑衣人听到知府大人这般说,动了动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看到大人这幅神情,他还是没有开口。

罢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必要强出头,在这个时候给大人继续添堵。

他多找一些人,将谣言压下去就是了。

因此,下属恭敬地应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知府大人想起了什么,他想要喝一口茶,但想起方才自己的茶杯已经在一怒之下扔了出去,又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那件事情,如何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黑衣人却明白,知府大人指的是哪件事情。

“回禀大人,那两个人,到现在属下都尚未联系到人,按照他们之前的举动,还不至于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江湖人最是器重这个。唯一有可能的便是,他们也许已经被抓到了。”

“砰——”

“岂有此理!”

知府大人一听,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狠狠地一拍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