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9章 开棺者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傅颖道:“我爸下到墓底,先看到的是女人的尸骨,后来在寻找另一个盗洞时,才发现另一伙盗贼,是从墓道堂而皇之的进来的。而那个小孩的尸骨,居然被钉在墓道的墙面上。”

杨飞等人,无不耸然动容。

阿宝道:“什么人这么没良心?盗走了人家的陪葬品,还要把小孩的尸骨钉在墙面上?”

杨飞道:“我猜测,他们发现孩子的时候,孩子应该还不是尸骨!”

阿宝道:“不是尸骨?难道说尸体还没有腐烂?盗贼在封墓后没多久就进去了吗?”

傅颖道:“我爸对尸体很有研究,以他的发现,觉得小孩被钉上墙时,不仅不是尸骨,只怕还没有死!”

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还没有死?”阿宝语气轻颤,“活活钉死的吗?”

傅颖道:“是的!那个小孩,是被活活钉死的。”

李毅道:“棺材仔真的能生存下来吗?”

杨飞道:“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的话,死尸会被微生物分解,这个过程中氧气会减少,随着厌氧菌的大量繁殖,它们在分解尸体的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碳和甲烷。这些气体会令尸体明显肿胀起来。正是这些气体,导致了类似女性正常分娩时会出现的宫缩现象。尸体身体里增多的气体,占用体积增大,推动子宫,迫使死胎通过产道,有时也会导致整个子宫剥落。于是,尸体在被分解的过程中,产下了所谓的‘棺材子’。”

李毅缓缓点头:“有道理。你不愧是学化学的,对这方面分析得很在理。”

杨飞道:“古代人很忌讳棺材产子这样的事,觉得棺材仔是不吉利的人。盗墓者可能出于这个原因,所以才钉死他的吧?”

傅颖道:“我爸爸的推断是,盗墓者之间起了分歧,有人想带走棺材仔,但有人不肯带孩子出墓,所以才发生了内讧。”

“哦?”杨飞问道,“是这样吗?”

傅颖道:“因为在墓道里面,还有第三具尸骨!应该是其中一个盗贼的。”

杨飞道:“那个想带孩子出墓的人,被同伙暗杀了?然后杀人者又将小孩钉死了?”

“是的。应该是这样的。”傅颖道,“我爸说,根据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推断才合理。”

杨飞道:“这里面,可能有隐情。我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女人既然跟皇族有关,怀孕而死,可能是死于宫斗呢?刚封墓没多久,就有人进墓,也许并不是为了盗窃,而是为了救这个孩子?然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救人的人,又被害死女人的人,派人暗杀了!斩杀要除根,所以也将孩子钉死?”

傅颖道:“也有这种可能。反而这母子俩,都死得十分凄惨。”

杨飞道:“这一切事情,都是前人所为,跟傅老无关,傅老为什么要因此而收山呢?”

傅颖道:“事情到这里还不算完。”

杨飞和李毅相视一眼。

傅恒轻咳一声,说道:“我来讲吧!”

他表情严肃,语气沉重的道:“在棺材盖上,我看到了四个字:开棺者亡。”

杨飞道:“这也是正常操作,很多人的棺材盖上,都会刻这样的字。”

傅恒轻轻摇头:“正常来说,刻的应该是盗墓者死。但这棺材上,刻的却是开棺者亡。”

杨飞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傅恒道:“当然有所不同。开棺者亡,是在警告盗墓贼,这棺不能开。因为我发现,这棺是特制的,密封得很严实,而且尸体的骸骨上,还有毒素沉淀的痕迹。而所有的陪葬品,是另外放在一边的。这样的布局,是因为墓的设计者早就知道,这墓肯定会有人来盗,所以他把金银财帛之物,放在盗贼进来就能取走的地方,希望别人不要打开棺材。”

杨飞道:“为什么不能开棺呢?还有,尸骨上的毒素,可能是女人生前是被赐毒酒死的呢?”

傅恒道:“还有一种可能,这个女人自身就带着某种特别厉害的,能传染人的毒素!”

杨飞道:“哦,这女人得了传染病?被人处死的?这桩公案,年代久远,也无从考察了。”

傅恒道:“最奇怪的,根本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事出现了!”

杨飞道:“什么事?”

傅恒道:“那个小孩,是被人用利剑刺穿头骨,钉在墙壁上的,我们见到的时候,墙上只剩下一个小头骨。他的嘴巴是张大的,死前肯定是在哇哇大哭。我于心不忍,想将他的尸骨取下来,拼成人形,放在他母亲的棺材里。可是,我怎么也拔不下那把剑!”

杨飞道:“可能是因为生锈了吧?”

傅恒道:“后来,我对着孩子的尸骨拜了三拜,说自己虽然是盗墓的,但并没有破坏这座墓室的一切,也没有拿走任何东西,现在只是想帮他和他母亲合葬在一起。然后那个头骨,连着那把剑,忽然就掉了下来。那头骨还在空中连滚数滚,直接掉到了棺材里边。”

众人听了,不由得浑身一机灵。

这种事情,你要说是巧合吧,还真的是巧合。

可是,你一定要说这其中有什么古怪吧,说不定还真的有什么古怪呢?

傅恒道:“我们当时有三个人。其它两个人吓得转身就跑了。我们走南闯北,什么样的墓没摸过?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但这种情况,真的是头一回见!”

杨飞沉默无言。

傅恒道:“按照牛顿力学,重物不是应该垂直下落吗?它怎么能飘那么远,掉进棺材里去呢?墓室虽然不大,但也隔着一米多远呢!”

杨飞道:“有可能是因为剑的原因吧?那把剑忽然断裂,产生了一个横向的应力,将头骨弹了出去?”

傅恒道:“我不懂太多科学的道理,我是真的怕了!那天,我把棺材盖好,然后就出了墓穴。从那以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做这一行了。”

杨飞道:“南派少了个大佬,古董行却多了个大神!”

傅恒道:“古董这东西,你看得多了,摸得多了,见识广了,打眼一瞧,你就能看出它是不是真的,是哪个朝代的。因为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印记。”

李毅道:“傅老,那这一次,你能不能破个例,帮我们找到云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