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情不自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没事,就是有点热。”

韩海斌如实回答,他现在晕乎乎的有种错觉,苏林的嘴巴就像一颗饱满的樱桃,他白里带粉的脸颊也非常好看。

韩海斌想到这里,甩了甩自己的脑袋。

苏林突然伸手在韩海斌脑门上试探性的摸了一下,还真是滚烫滚烫的。

“你没发烧吧,为什么这么烫了?

走走走,赶紧找找看哪里有体温计,我得给你量一量。

肯定是今晚上来回跑的原因,屋子里有炉子,屋外天气又冷,肯定是来回跑的时候,不小心着凉了。”

苏林拉着韩海斌出厨房,嘴巴里还在不停的碎碎念。

她压根就没意识到韩海斌看着他的眼神中,那些痛苦忍耐的欲望。

韩海斌刚被拉出厨房,他突然就停住了脚步,他的手紧紧的捏着苏林的手,苏林被他突然的力气,一个惯性身体往后靠了靠。

“你怎么不走了?”

苏林转头,疑惑的看着韩海斌。

韩海斌一把将苏林扯进自己怀里,强势又霸道的含住苏林柔软红润的嘴巴。

苏林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惊讶。

很快的韩海斌松开苏林,而是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按着她的脑袋,与自己的脑袋紧紧的相贴。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不想做个好人,我想变成坏人。

你怎么这么傻?

对我没有一点防备之心了?”

“我为什么要防着你了?

你说过要娶我的。”

苏林呢喃,韩海斌松手,盯着苏林的瞳孔中是贪恋。

“你不怕我伤害你?”

苏林摇头:“不怕。”

韩海斌苦笑:“今晚上我要留在这里,这个点回去,宿舍的门都锁了。”

韩海斌低头,滚烫的脑门贴着苏林的脑门,似乎在等苏林的答案。

“那就留下来,总不能让你在外面站一夜吧。”

苏林眼底是肯定,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没有思考半分半秒。

韩海斌在她嘴巴上轻啄了一口,抱着苏林进去卧室,关上了门。

韩海斌的吻像一团滚烫的火,点燃了苏林全身,两人吻的难舍难分。

被窝里的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苏林脑子混沌一片,只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快被这异样的感觉给勾出体外了。

每走一步,她都迫切的希望发生下一步。

韩海斌觉得自己像着了魔一样,对苏林迷恋的快失去自我了。

最后一步时,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手给自己一巴掌,瞬间清醒了过来。

苏林也被这巴掌声吓的清醒过来,她一双迷离的眸子散发着珍珠般柔和光芒,看的韩海斌心里更加的自责不已。

身下的人,是多么的纯洁美好,他舍不得。

他怕自己到最后是个负心汉。

韩海斌退缩了,他重重的呼气,从苏林身上下来,然后帮苏林掖好被子。

“对不起。

我···

我刚刚真的情不自禁。

我去洗把脸。”

苏林都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拉开被子,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瞬间才反应过来,就差那么一步。

她心底的情绪万分复杂,脸颊滚烫的要命。

她着急忙慌的穿上衣服,脑子里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韩海斌给她的,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苏林穿好自己的睡衣,她靠在床头,很是安静。

刚刚韩海斌对她,虽然两人最后一步没在一起,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给了韩海斌了。

那种彼此不着一丝寸缕紧紧相拥的温度,是真实存在的。

韩海斌来的时候,面上闪过一丝愧疚。

他没了在上床睡觉的打算,拉了凳子坐在床边,垂着头一副很自责懊恼的样子。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韩海斌笑了笑,抓了抓自己的头皮:“你先说。”

“你为什么不···不继续?”

苏林这话问出口,恨不得扇自己耳瓜,实则心底里已经将她自个儿吐槽了很多遍。

“我···我觉得你很完美。

我真的很想,但是我不能。”

韩海斌话落,一脸歉意。

苏林不悦的别过头,再回头时她靠近韩海斌,伸手拽住了韩海斌的衣领,很主动的吻住韩海斌的嘴巴。

“我说爱你就是爱你,不会躲躲藏藏,你现在不该摸的该摸的已经都摸了个遍,也看了个遍,你想赖账不成?”

韩海斌惊讶,他看着苏林凶巴巴可爱的小模样,发现她居然没有因为自己占便宜而哭哭啼啼,心底的欣赏之意更加的浓烈。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韩海斌坏笑,心想不愧是自己爱上的女人,果然够味。

“人一辈子只能活一次,谁知道有没有下辈子?

那些什么关乎名誉的事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明白吗?”

苏林眼神犀利,韩海斌哂笑,下一秒直接扑到苏林身上。

苏林觉得,她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一夜,他们之间很坦诚对彼此的欲望。

积压在韩海斌身上三十多年的欲望彻底的被激起,苏林最后心底里有些后悔,韩海斌是吸人血的恶魔。

第二天一早,苏林是被疼醒的,她心里明白,某些人其实已经很克制了,但是欲望是无限放大的,到最后两人已经无法控制了。

苏林半睁开眼睛,想怒骂韩海斌一顿,结果发现身边早已经没了他的踪迹。

“禽兽···”

苏林低低咒骂一声,再次闭上眼睛。

因为是过年,所有人有三天假期,但是不得私自外出,但是韩海斌有这个权利。

一大早,韩海斌便去周围的村子里买了一只土鸡回来,毕竟昨晚上他实在过分,床上的野婆娘得好好补一补。

韩海斌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冷气,他朝着自己的手哈了口气便伸进被窝,苏林被冰凉的手惊醒的,她看到韩海斌放大的脸,就皱眉。

“禽兽,你干嘛?”

“野婆娘,还疼不疼了?”

韩海斌呲着牙笑,就是苏林胆子大,性子直,他心里才不会觉得愧疚,反而感觉两个人相处起来的日子愉快又简单。

苏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说了?”

“疼。”

韩海斌肯定的点头,苏林伸出胳膊,一把抓住了韩海斌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


今日日更,小可爱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