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怎么娶到她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杨丽娜想到刚刚的一幕,就不由的揪心。

“孩子挺乖的,平时吃饱了就睡,就是陈母似乎因为叶秋生了个女儿,心里不高兴,不愿意管孩子。”

陈月将自己的想法如实告知,她虽是个大夫,有时候也想开口劝说几句,但毕竟那是人家的家务事,她也不好多言。

“你多操着点心,看看孩子身上有没有伤痕什么的,我就怕她掐孩子。”

杨丽娜刻意提醒了一句,陈月当即醍醐灌顶。

“知道了,我注意一下。

你怎么样,肚子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就是感觉有点下坠,大腿根有点疼。”

“那孩子应该是入盆了,你自己小心着点,万一羊水漏了还是肚子疼,或者不舒服,第一时间就得来医院。”

陈月也是为杨丽娜捏了把汗,这两孩子从怀孕到现在,他们的爸妈磕磕绊绊的也不容易啊。

“知道了,你不是在我身边陪着吗?”

杨丽娜笑了笑:“我就先回去了,今晚上我们在家里煮火锅吃,好久没吃了,有点想。”

杨丽娜话落,陈月就开始吞口水了,那你先回去,我忙完早点下班,等我回来了再做。

“知道啦。”

杨丽娜跟陈月打了招呼,被李景明牵着手溜达出医院。

想起柳叶秋生了女儿,陈母对柳叶秋的态度,杨丽娜就忍不住问李景明。

“你说我该生儿子好,还是生女儿好?”

李景明看了眼杨丽娜的肚子,想都没想就答道:“儿子。”

杨丽娜当即觉得扎心了,但李景明接下来的话又让她泪目了。

“这样,我就可以跟儿子保护你了。”

这一幕似乎在她刚怀孕不久的时候,李景明盯着她的肚子,又是亲又是摸。

杨丽娜问他,生儿子好还是生女儿好,李景明也是这样的回答。

杨丽娜这会儿红了眼眶,李景明吓的赶忙挺住脚步。

“怎么了?

是不是肚子疼?”

杨丽娜摇头:“你不记得了,你以前也是这样回答我的。”

杨丽娜吸了吸鼻子,李景明抓着杨丽娜的手紧了紧。

“傻瓜。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但是我还是想要儿子,谁以后敢欺负你,我跟儿子一起上去揍的他满地找牙。”

“那要是你欺负我了?”

“我负荆请罪,主动跪搓衣板。”

杨丽娜被李景明的话逗笑了,路过一家叫花鸡门前,杨丽娜闻着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她一个眼神,一旁的李景明就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李景明走过去,买了一只叫花鸡当场打开。

路上行人无数,一男人手掌掌着半只叫花鸡,一大肚女人手里拿着半个鸡,优哉游哉的啃着。

路人望去,皆是一阵羡慕和窃窃私语。

两人又买了很多菜,慢吞吞的摇晃回家。

***

服装厂,苏寒接到陈月电话时,安平也在一旁。

安平听见陈月说,杨丽娜晚上想吃火锅,安平当即就急了。

“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买菜去你家。”

好久没跟李景明坐一起吃饭,安平早就十分想念想跟他喝酒了,今晚上刚好借着这个机会一起坐坐,算是给李景明接风洗尘了吧。

“我又不打算请你去,你瞎激动个啥?

想吃自己去做。 ”

苏寒话落,脖子就被安平掐住了。

“你个没良心的,老子掐死你。”

安平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苏寒假装吐了吐舌头。

“行了你,赶紧松手,回家去接你媳妇。

我丑话说在前头,去了不许喝酒。

等丽娜生了,景明恢复记忆了,我们三个以后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杨立业那杂碎还没有找到,我们要小心些才是。”

苏寒提醒,安平松开手说道:“知道了。”

两个大忙人,一个去买菜,一个去接米粒,等到了苏寒家里的时候,杨丽娜躺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杂志,桌子上放着半只叫花鸡,还有一些水果糖。

厨房里,是李景明忙碌的身影。

米粒一进门,跟杨丽娜打了招呼,先是兴冲冲跑去后厨房看了李景明一眼。

她趴在厨房门口,露出半个脑袋,对着李景明挥了挥手。

“你好,我是米粒。”

米粒?

李景明神情疑惑,米粒甜甜的笑了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你猜我是安平的谁?”

李景明往客厅看了眼,然后询问似的答道:“你是安平的另一个妹妹?”

米粒脸色变了变,安平还有另外的妹妹?

米粒知道李景明失去了记忆,这才觉得好玩,便这么问的。

只不过李景明答了这么一句,米粒就不高兴了。

莫非李景明撞见安平还带着别的女人?

“你见过她另一个妹妹?

叫什么?”

“安娜。”

李景明干脆利落的回答完,便转身急促忙自己手里的事。

米粒暗自松了口气,还想问什么,就被安平一把扯出了厨房。

“去陪你杨姐去,厨房是男人的是世界,你跟一个想不起你是谁的男人打什么招呼?

人家又不认识你。”

安平说着,熟练的卷起了袖子。

米粒朝着安平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米粒一离开,安平就一手叉腰,甩掉手里的抹布。

“咱俩谈一谈。”

“谈什么?”

李景明没有抬头,自顾自的洗菜切菜。

“你知道她是谁吗?

她是我媳妇,是我儿子的妈。”

“哦,她结婚了?

看起来好小,我以为是你那个亲戚家的妹妹。

你这么老,怎么娶到她的?”

李景明熟不知,他这话一出口就,就引起了安平的不满。

“我老?

你说老子老?

你才老了,你比你媳妇大十岁你知道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老。”

李景明顿了顿,当即拿着菜刀,借着菜刀的一面看了眼自己。

哪里老了?

不老啊。

胡子刮掉,还是少年。

安平看李景明自恋的这德行,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李景明啊李景明,你可别等哪天恢复记忆,自己别抽自己耳刮子就行。

“大十岁了?

真是难为她了。 ”

李景明想了想,默默的念叨一句。

安平忍不住无奈的笑了笑,似乎这样忘掉以前的事情也挺好。

但似乎,又不好。


今日二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