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第一千九百四十章:人死了,钱没花了(番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惠安养老安居院,三楼四号室。

乔木此时正带着呼吸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过着最后一段时光。

而房间里,此时已挤满了人。

右边站着的,都是养老院里面的老人,这些老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后来过来的,一开始就跟着乔木一起住进来的那批老人早就基本都去世了,也就当年五十多岁便跟过来的那个,勉强还能算身体健朗。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却也依旧眼眶有些微红的看着乔木,念念不舍,因为在这个不是养老院的养老院里面,他们的确过了一段除了童年之外,最轻松自在的惬意生活。

而一切都是乔木带来的。

况且他们很多人都已经跟乔木在一起相处十几年了,相处时间最短的也有好几年时间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彼此再没有什么关系的人,也该有了些感情,如今一位朋友去世,悲伤些不是很正常的吗?

这是房间的右边,而左边,主要站的,基本全都是乔木的后代。

而且还都没有来齐。

有的已经比乔木先走了,比如说乔木的大儿子,二儿子和大儿媳妇,二儿媳妇,大闺女和二闺女。

他们有的是年纪大去世的,有的是生病去世的,虽然全都已经走了,但基本都是年过七十之后才走的,所以,倒也不算死的特别早。

除此之外,乔木的大孙子三年前胰腺癌去世了,二外孙子六年前走路上被跳楼的砸死了,大外孙女十年前为了救溺水的孙子淹死了。

再者就是三孙子去年车祸。

一家都去世了。

以及二孙女前年半夜猝死。

这是原身儿子辈和孙子辈的情况,重孙辈也有各种原因死亡的。

但是乔木对重孙辈并没怎么关注,也没详细记,只是让律师帮忙统计了一下,具体健在人数罢了。

这是死了没办法来的,活着没来的有一部分是在国外,还有一部分压根就不在意,觉得彼此间血脉关系有些太远了,不想请假过来。

这些人主要是乔木女儿,孙女那一边和重孙女那一边的,他们都已经嫁了人,孩子也是跟男方姓。

细算起来的话,血脉的确是远了点,不愿意来,乔木也没办法。

送钱都不来,那能有啥办法?

直接从遗产名单划掉就是了。

当然了,左边除了原身的子孙后代外,还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

那就是乔木特地请来的律师。

十点钟一到,乔木就有些困难的拿下自己的呼吸器,小声说道:

“安律师,时间到了,宣布吧。

剩下没来的,就不算了。”

乔木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让人通知所有儿孙,今天九点半在这边集合,听她遗嘱了,如今她都已经宽裕半个小时,等到十点了,还不来的话,那真的是没来的必要了。

她也不想再等了,没有让一个将死之人不死,等活人来的说法。

“好的,周女士!

还请您把呼吸器带上,待会我就开始宣读遗嘱,您如果有什么意见,等我读到时,再拿下呼吸器。”

安律师转头点了点头,又叮嘱了一声,就立刻扭过头来,说道:

“经由周女士授权,今由我来为周女士的后辈们,宣读她的遗嘱。

请诸位都能安静一点。

首先,谷衡安先生,请您站出来,您是周女士遗产主要继承者。

在此之前,您已经自愿签署了惠安养老安居院的接手协议,并且已经明确了此安居院不得售卖,不得转让,一切经营模式皆以周女士所定执行,这一点您十分清楚吧。”

“没错,我很清楚,这个安居院是奶奶一手创办,并且坚持了几十年的地方,我愿意接手并且继续维持下去,我想我奶奶这么多年都能够维持的下去,我应该也没问题。”

谷衡安这么点头说着的时候。

边上其他人都用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接手这个明显属于亏本买卖的安居院。

就算他现在找到了个好工作。

年薪百万。

可是那也没这么糟蹋的呀。

“好的,既然这一点没问题,那我便继续宣读接下来的具体内容。

周女士的安居院经营期间,总共接收了七十二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居住,这七十二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当中,有五十七位老人已经去世,他们自愿将他们名下的一百零二套房子捐赠给安居院,因此现在这一百零二套房子的所有权。

也将转移到接手安居院的人。

也就是谷衡安,您的手里。”

说到这的时候,左边的那些人已经有些躁动了,他们或是一脸羡慕的看着谷衡安,或是已经在私底下质疑他是不是早知道这件事了。

所以才会愿意接受安居院。

“请大家稍安勿躁。

谷先生,请您记住,这一百零二套房子并不属于您,是属于安居院的财产,这一百零二套房子出租出去赚的租金,必须全部用于安居院的管理和部分设施的修建维护。

你是不能有丝毫动用的。

更别说把房子卖掉。

这一点会受安居院所有老人的监督,希望你能够清楚,不过您也不用担心经营安居院会有所亏损。

周女士还给你留了一份遗产。

这是周女士自己的遗产,是周女士祖辈遗留下来的遗产,因为去年您生下来的第二个孩子姓周,所以这笔祖辈遗产将由你们来继承。

同时您还得签署这份协议,确保周女士给您的这份周家遗产,未来有一半,都必须给您的二儿子。

这笔遗产包括黄金六吨,白银三十吨,以及各种古玩奇珍若干。

这笔遗产。

待会有专人带您去接手。

好了,谷先生,请您先站到一边去,接下来,我还得再给其他人读一下周女士对他们的遗产赠与。”

律师说完遗嘱的前半部分后。

立刻示意谷衡安先去一边,随后才看了下其他人,并且继续道:

“请诸位再安静一会儿。

刚刚周女士分出去的,仅仅是周家祖辈的遗产,接下来还有一份谷家祖辈的遗产,因为在座都没有特别贫困的家庭,所以周女士便决定给诸位每人分块五斤重的金元宝充当纪念,也免得诸位白来一躺。

不过只有过来的人才有的分。

刚刚我看过了,总共来了四十六位,所以诸位待会儿可以去我那边领金元宝,这金元宝都是取自于谷家的遗产,诸位每人分五斤,大概还能剩下五千八百七十二斤,这部分黄金,将会变卖给国家银行。

并且成立谷家的家族基金。

如果未来有部分家庭成员特别贫困,教育方面无以为继,或者生了重病,无力医治,都可以申请家族救助,审核成功便可得到救助。

遗嘱情况大抵就是如此。

家族基金会成立后,我们会有工作人员前往各位家里拜访,收集相关数据,到时请诸位如实报告。

每当诸位家里有新生儿诞生或者有人去世,也请诸位如实上报。

我们会派人核实。

对家族成员进行适当的增减。”

这番话一出,众人更是一片哗然,虽然每人五斤黄金,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但是这跟谷衡安得到的简直就不能比,他们要是早知道有这收获,谁不愿意接手安居院。

因此他们现在就是在质疑。

质疑谷衡安早知如此。

刚刚的一脸惊讶只是装的。

不过乔木的遗嘱都已经经过公证了,是确实有效的,他们再怎么吵也没什么用,更何况,乔木给予谷衡安的,基本都是他们周家的资产,因为他们周家其他人都已经去世的原因,那些资产甚至都能够算是她的嫁妆,而女性想将自己的嫁妆给谁,这是不需要别人同意的。

她们愿意给谁就给谁。

更别说谷衡安还过继了一个儿子给原身家,继承了原身家香火。

有这一点情分在。

想来原身也不会有所不满。

因此即便其他人有所争吵,那也无力改变最终结局,而且他们运气已经算不错的了,至少他们每人还拿到了五斤黄金了呢,那些没来的岂不是更惨,连黄金都捞不到。

不说那些没来的收到消息有多懊恼,相关消息被某些好事者传到网上之后,就是普通网民都为那些没来的人懊悔,并且纷纷开玩笑说着,现在叫奶奶还有没有黄金分。

同时羡慕谷衡安的人。

更是数不胜数。

虽然也有人酸他卖儿换钱,吐槽乔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人继承他们周家的香火之类的,但总体来讲,整体舆论还是偏正面的,更多的人,只是说些柠檬树下你和我。

酸了酸了之类的话。

而且相关热度也没维持几天。

不到十二小时。

就被其他新闻给盖了下去。

之后,谷衡安还是得按部就班地忍着悲痛,一边接手安居院,一边开始操办乔木的丧礼,同时还得应付其他感觉不满的谷家人,但幸好他辈分足够高,他上头的长辈也都已经死绝了,剩下的不是跟他同辈,就是他的晚辈,因此,只要态度够硬,倒也不用担心被人拿捏。

折腾坚持了半年之后。

事情总算彻底平息。

安居院也进入谷衡安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