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6章 定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因为更爱阿离,面对她这样的恳求,心软了,同意了。

问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孟离摸着她的脑袋,说道:“累了就睡会儿。”

问情摇头。

不肯睡。

万一睡着了,阿离就跟神巫人走了怎么办。

孟离知问情的担忧,说道:“你没醒我不会走。”

“你放心睡吧。”

问情还是不肯睡,就那样盯着孟离,哭泣着,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孟离看了心疼却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晚星见问情都同意了孟离去,整个人瞬间无力下来,只能倚靠着庄然,她也痛苦地无法再开口说话。

而世梵令何尝不期待问情能劝住孟离,只要孟离说一句她不同意,他就立马带着孟离走。

至于灵蔓族长,神巫婆落,说的那些天谴或是灾祸,世梵令都没当回事。

可最让人遗憾的是,问情也没能改变孟离。

事情仿佛成了定局,神巫人有些高兴,婆落也高兴地拍了拍孟离的肩膀,目光中带着赞赏,说道:“虽然你是个灵魂体,但是却是一个明事理的。”

“而且很勇敢,我对你多了一份信心。”

“谢谢婆落。”孟离客气地说道。

“刚才的事情,对不住你们了。”孟离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把关系缓和一下。

毕竟以后可能就要跟婆落相处了,也许直到自己死。

而世梵令要参与铸剑,那肯定也是要跟婆落相处,既然注定相处,关系就没必要那么僵硬。

婆落倒也豁达,想得开,她说道:“技不如人,也就罢了。”

“我们神巫人只在意自己该做什么,能不能完成自己该做的,其他的都不在意。”

孟离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不在意,如此也好。

她又看了一眼世梵令,该世梵令自己说吧。

其实打心眼里来说,从世梵令主动提出要一起时,她就也跟着希望世梵令参与进来,如此自己能多一点活下来的机会。

不过其实想想,婆落他们肯定也会尽量保证自己活着吧。

因为不确定自己死了剑是否还能铸成。

孟离无奈叹气,没想到自己竟然要被铸成剑,用自身灵魂铸剑,听起来挺壮观,可实际上,婆落他们其实很不满意是由灵魂体铸剑,灵魂体弱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当然若是世梵令不提这件事,她都想不到,如果世梵令又不愿意了,那也没关系。

世梵令心领神会,对婆落说道:“我也要参与。”

“我不愿意,我不想答应你。”婆落直白地说道。

关心则乱,有世梵令在,可能有更多的意外发生。

世梵令:“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情,你同意或不同意我都要参与。”他的态度强硬。

婆落:“……”

“行,你厉害,你有话语权。”婆落都懒得挣扎了,同意了。

她说不想答应世梵令其实也就是说出来过过瘾,起码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世梵令嗯了一声,看婆落的眼神有些不善,婆落直接无视。

问情终于缓了一些了,说道:“我也要跟着去。”

婆落好头疼,她揉眉心,这令人烦躁的灵蔓也要跟着去吗?

吵闹不休,何时消停?

“不行。”虽然不能拒绝世梵令,但是可以拒绝这个灵蔓。

不过婆落还是担心世梵令要带上这小灵蔓,那就太吵闹了。

“你要是为了这个灵魂体好,你就别去,不要干扰她。”婆落补充了一句。

问情看着婆落,不高兴地说道:“什么这个灵魂体,难道阿离没有名字吗?阿离叫孟离,你叫她孟离。”

“好,孟离。”婆落看了孟离一眼。

孟离点了点头:“还没来记得给婆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孟离,你直呼我名就好。”

其实婆落早就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一直喊她灵魂体,不过无所谓了,她不在意这些。

婆落点了点头。

孟离现在有些头疼,问情要跟着去,但是她并不建议问情跟着,问情是个孩子,总不如世梵令理智,看到自己受点苦,她怕是落一滩的泪。

那太多太多情绪了,孟离实在是不忍心。

她宁愿问情在族地呆着天天记挂自己,但有人陪着,也不要问情跟在身边日日痛苦,担忧,落泪。

而且此去不知道是漫长的岁月还是短暂的岁月,若是漫长,问情跟着在外,没在族地更是耽误她长大。

在保命这件事上,孟离是认真的,世梵令理智,能让她更有几率的活下来,所以她很乐意,而问情自身也要在族内成长,不管是从问情的角度上来说,还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说,都不是很适宜。

看到孟离脸上的犹豫,问情又委屈地要哭出来。

“婆落,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孟离开口对婆落说。

婆落掀起眼皮,她脸上的血迹还没擦干净,印在她那张皱纹纵横交错的脸上显得有些恐怖,她盯着孟离,眼里始终没什么温度。

“你说。”

孟离说道:“如果最后没有生路,请无论如何也要让我有意识地回来看问情一眼。”

她知道问情在担忧什么,担忧无法看她最后一眼,怕自己跟着神巫人走后便是最后一眼。

其实她也怕,怕再也不能见到问情。

她这样给婆落说,也算是去了问情一块心病。

婆落点头:“好。”

末了她还补充了一句:“一定。”

只要这个小灵蔓不跟着,那一切都好说。

问情看着孟离,族长又小声地哄了她几句,大概是把道理掰碎了往问情嘴里喂,譬如说她跟着孟离会影响孟离的意识和意志力,会影响孟离做事。

也会影响她自身的成长,从族长的角度来说,是很希望问情乖乖留在他身边好好成长,她去了也没有别的作用,还因是孩子格外扰人。

族长的话,孟离的态度,让问情心绞痛,随即她想想,既然都放阿离走了,都选择忍受没有阿离的日子了,那在这件事上,也如阿离的意吧。

好人做到底大概就是如此,谁让她更爱阿离,便选择万事如她所愿,独自忍受一切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