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一百四十三章 心思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子寒看着陆玉,良久点点头:“我让子昂找找西城的人,让他们去看看孩子吧!”

陆玉紧紧的抓住陈子寒的手:“子寒,谢谢你!我们在这酒店住了几天?”

“三天了!”陈子寒这三天除了去看我落雪以外,谁都没有联系,这三天一直陪在陆玉的身边。

陆玉发烧了,陈子寒给她物理降温,陆玉清醒了,陈子寒陪她说话,逗她笑。

“子寒,这三天其实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三天,有你陪住我身边,而我也难得清静的想一些事情,谢谢你陪伴我!稀饭还有吗?”陆玉看着陈子寒。

陈子寒真好看,皮肤白皙,唇红齿白,这么多年了,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怎么改变,只是眉心多了一颗痣,神情多了一份淡定从容,原来心里的那份嫉妒换成了欣赏。

陈子寒看着陆玉:“稀饭好不好吃?”

“好吃,我还想吃!”陆玉苍白的脸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哈,我还能做几个菜,等回甸城有时间了我做给你吃。”陈子寒看着陆玉笑了,也很开心,这么多天,她提心吊胆的,害怕陆玉想不开。

“好,那你现在再给我吃点吧!”

“少吃点,你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一次不能吃太多,晚上我再给你做。”陆玉几天都不吃东西,是真的不能吃太多。

“小气!”陆玉看着陈子寒说。

“这几天有没有别的事情发生?”陆玉问陈子寒。

“天天和你在一起,我哪有时间去关注外面有没有事情发生。”陈子寒将电视打开,将遥控器递给陆玉,准备去厨房。

陈子寒被电视里熟悉的声音吸引了。

电视里的江俞轩看起来意气风发,侃侃而谈:“回江家我肯定是要回去的,但不是现在,我们的陈总现在在国外学习,还没有回来,回来之后我就会办理交接工作,最近的一段时间因为父亲身体有恙,我这一段时间是要回江家的。”

“之前有传江总婚期将近,不知道江总什么时候结婚?”有记者问。

“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打算结婚!”江俞轩对着镜头皱着眉头说。

“我们俞轩专注于事业,但是婚期也不会太远,他们拍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两个人感情很好,而且两个人很般配,结婚只是迟早的问题。”江俞琪接过江俞轩的话说。

“那么江总最后的归宿一定是身边的美女彭女士了?”

“婚姻虽,然说是两个人的事情,其实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不要再猜测了。”江俞琪没有给江俞轩说话的机会。

陈子寒看着电视里面的江家兄妹的对话,定定的站了一会。

江俞轩终究是要离开陈氏公司,那些曾经一起奋斗过的日子都将成为过去,成为回忆,这么久没有见到江俞轩,要说陈子昂不思念江俞轩那是假的,毕竟在一起共事那么多年,在这些年里江俞轩为陈子昂遮风挡雨,醉了有江俞轩陪在身边,累了也有江俞轩陪在身边。

陈子昂缺什么?她缺一个懂她疼她能知冷知热的人,而这么多年来,江俞轩一直陪在她身边,就算是江俞轩和张倩楠结婚了,陈子昂都感觉江俞轩一直都在她身边。

如今江俞轩当着媒体的面说要离开,那就是真的要离开了,他们以后只会怕是再也不能在一起共事了。

陈子寒(昂)看着电视里的人,心里有些黯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们终究是要各奔东西了。

“江家大少一家人都去了甸城,还真是难得,只是为什么要在甸城接受采访?”陆玉看着电视说。

“这个人就是江家大少?”陈子寒从愣怔中回过神来。

陆玉看着陈子寒,她隐藏得再怎么好,脸上还是有一些失落。

江俞轩这么几年一直都在陈家公司兢兢业业,如果说只是为了锻炼,谁会相信?

陈子昂的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她自强不息,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越挫越勇,她又温柔善良,看似冷冰冰其实内心火热,对待生活充满热情,这样的一个人和她接触时间久了,不但男人喜欢女人也喜欢,爱上她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只是人们都被世俗所束缚,盯着她的身份不放。

陆玉叹了一口气,什么门当户对,什么旗鼓相当,感情一旦绑上利益就会变味了,还谈什么幸福?江俞轩恐怕是第二个张函。

“江家大少在陈家公司呆了很多年,现在看样子,他们也是无疾而终,陈子昂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现在的成就不菲,只是可惜有了两个孩子,要不然江家是会接受她的吧!”陆玉看着电视自言自语的说。

陈子寒转过身看着陆玉:“你似乎什么都知道?”

“我是陆家的人,想知道陈子昂的事情还不容易吗?”陆玉看着陈子寒,心里在说:“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只是懒得戳穿你!”

“那么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陈子寒转身坐在陆玉的身边看着陆玉问。

“我当然知道你的身份啊,陈子昂的哥哥陈子寒嘛,失踪了很多年,西城已经没有你的档案了。”陆玉看着电视,手中的遥控器在不停的调着台不经意的说。

陈子寒突然笑了:“我和你呆了好几天,出去了别人肯定会认为我们两个人有问题,不如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如何?”

“陈子寒,你可拉倒吧,虽然我喜欢你,但是也得我身心恢复健康再说,你可不能乘我之危啊!”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陈子寒伸手抬起陆玉的下巴,看着陆玉躲闪的眼睛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痞呢,男人女人你都想收纳怀中是吧?说你好吧,其实你坏得要死,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说你坏吧,可是你却好得让人心生愧疚,感觉这一辈子都想和你在一起,陈子寒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陈子寒!”陆玉突然将脸埋在陈子寒的手心痛哭起来。

“好了,我就开开玩笑,你怎么就哭起来了,好了好了,别哭了。”陈子寒起身放下手中的碗,拿了一张纸巾替陆玉搽干眼泪。

“子寒,让我在你肩膀靠一下吧!”陆玉看着陈子寒说。

陈子寒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陆玉如此清醒,让她靠着岂不是要麻烦了。

“我又不是没有靠过你肩膀,你的肩膀又软又温暖!”陆玉打趣着陈子寒。

“你这个女人一会哭一会笑,搞得我都不会了!”陈子寒笑着说,然后指指碗:“我得去收拾卫生呢,你先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