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第一一三章野心,野心,野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一三章野心,野心,野心

“且斗着吧!”

云昭合上手里的卷宗,随手递给了秘书黎国城,还小声嘀咕了一句。

黎国城小声道:“陛下,韩部长,与钱部长对国相府的不满已经蓄积到了一定程度,假如陛下再不从中调和,说不定会起党争。”

“争啊,夺啊,他们不争不夺,我哪里会有好日子过,总之啊,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最近国内太平静了,这不是好事。

争斗一下,也好看出一些东西来。”

云昭依旧懒洋洋的,似乎对国相府与监察部的斗争视而不见。

“陛下,不仅仅是国相府在与监察部斗争,南洋的海权派也正在跟云杨为代表的陆权派在争夺,以杨雄为主的疆域收缩派正在与夏完淳为首的疆域扩张派争斗,以玉山书院为首的新学派正在与玉山大学堂的革新派们也在争斗。

还有很多支持皇权的老人正在与支持分权的新人们也在争斗,政治改良派还在与守旧派争论。

这些天,陛下没有关注到代表大会的动向,以前,这里一年难得有几件需要举手投票的事情,现在,几乎每天都有需要审核的事项。

每天都有人在代表大会上高谈阔论,游说各个委员代表,就连一些商人代表,也开始行动了,正在为他们争夺该有的权力。

就目前而言,只有皇族是最安静的,而那些人都想拉皇族下水,只要皇族靠向那一边,那一边的胜算就会无限增大。

可以说,我蓝田皇朝的朝堂上早就风云密布了,微臣看的有些心惊胆战。”

“翻不了天!”

云昭淡淡的回了一句,就重新把目光放在新的奏折上。

“夏完淳上奏,说要启动西域铁路,你觉得如何?”

黎国城皱眉想了片刻道:“不具备条件。”

云昭笑道:“你们都中了夏完淳的计了,他早在河西走廊上撒下去了上百颗种子,我估计,这些种子已经帮他完成了初期的摸索工作,你看着,只要朝廷上有人说条件不成熟的话,夏完淳第二封奏折上来,一定会抽所有人的脸面。

这个混小子,就喜欢干这种事,也不拍树敌太多,以后不好工作。”

黎国城道:“有段国仁段部长支持他,再加上玉山书院也愿意给他一点方便,这才让他完成了在河西,西域的先手布置。

派出去那么多的高阶人才去河西,西域这样的荒僻之地着实有些浪费。”

云昭摇摇头道:“这里面其实也有我的意思在里面,玉山书院的学子过于骄狂,在穷边僻壤修炼三年,能去一下他们的骄娇二气。

再者,河西,西域同样都是帝国疆土,在发展上不能厚此薄彼,你难道没有觉得东南,江南,广州,这些地方发展太快了些吗?

富人看不起穷亲戚这是大部分人的心态,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让穷亲戚对富人亲戚不亲,一家之内还无所谓,要是全体都成了这个样子,不流血恐怕是不会罢休的。

这世道很奇怪,这样做的后果,一般都是富亲戚倒霉,所以啊,在人才分配上,官员升迁以及各种福利调配上,必须要向西北这种穷边倾斜。

夏完淳要的西域铁路可以准许他开了,不过,费用还需要他自筹,估计银行给他贷不了多少钱。

那条路修好了肯定是赔本的,就银行那些势力眼,更希望把钱投在能赚钱的富裕地方。”

黎国城记录了云昭的话之后低声道:“要不要跟库藏大使说句话?”

云昭摇摇头道:“夏完淳想要仓促上马西域铁路,那就要做好被人家为难的准备,能从银行弄出钱来,是他的本事,弄不出来,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一条将近五千里长的铁路,想要在短短五年间完成,我不觉得他夏完淳有这个能力。”

“三年,陛下,夏完淳必须在三年时间完成铁路建设,否则,他一旦离任西域总督的位置,铁路很可能会有问题。”

“咦?夏完淳居然已经选好了继任的西域总督人选了?去查一下,看看这个隐形人是谁。”

黎国城能用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恐怖。

云昭早上问过那句话之后,傍晚跟钱多多冯英,云琸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

看过黎国城递上来的调查报告后,云昭皱眉看着冯英道:“云彰要去西域,我怎么不知道?”

冯英奇怪的看着丈夫道:“谁说彰儿要去西域的?”

云昭丢下调查报告道:“夏完淳!”

钱多多听丈夫这样说,立刻重新开始吃饭,他觉得夏完淳说的话好像不算,尤其关系到云彰的时候,屁都不算。

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儿子,冯英追问了一句道:“怎么,不好吗?”

云昭道:“夏完淳正在培养云彰开疆拓土的意识跟决心。”

“是好事?”

“很难说,很可能是会开这个世界的先河。”

“什么样的先河?”

“大明挑战全世界的先河!”

“您担心彰儿穷兵黩武?”

云昭放下手里的筷子,用餐巾擦擦嘴道:“对一个帝王而言,没有穷兵黩武这一说,只有胜利与失败的差别。

胜利了自然怎么说都成,要是失败了,就注定会成为世界的公敌。”

钱多多嘟囔道:“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大的野心。”

冯英笑道:“终究是帝王功业在作怪罢了。”

夫妻三人对云彰暴露出如此大的野心似乎都不是很担心,这种事情劝阻不得,也消磨不掉,总归,都要看将来的局势,如果真的有那个必要,云彰会自己做出选择的。

这不是他们能干涉或者能改变的。

吃完饭之后,夫妻三人在花园里例行散步,云昭一直没有说话,回到书房之后,让冯英打开西域地图看了良久之后才对冯英跟钱多多道:“夏完淳现在的位置很好,他似乎还是不怎么满意,还在继续向西拓展,知道吗,他要是继续向西,你们知道他会抵达什么地方吗?”

钱多多老实的摇摇头,她不知道,冯英却是一个通晓军事的,在西域的最西边点了一下道:“怛罗斯?”

云昭点点头道:“当年与张仙芝(高)作战的人是大食人,张仙芝当年在西域的战功达到了巅峰,多少有些目中无人,后来大食人大军来了,他只带着很少的兵马迎战,所以战败了。

这是汉人军队最深入西方的地方从此汉人军队再也没有抵达过这里。

很明显,刚刚处理掉准噶尔汗国的夏完淳不服气,准备再开一次怛罗斯之战,只不过对手从阿拉伯人变成了波斯的萨非王朝。”

冯英皱眉道:“擅起边衅,夫君不准备阻止一下吗?”

云昭叹口气道:“问题是你夫君我也想试探一下这个萨非王朝的实力。”

“要是失败了呢?”

“什么都不影响,就像当年张仙芝战败后,并不影响大唐帝国控制西域一样,了不起就是丢失一些控制地域罢了。

这些控制地域对我们目前来说并不重要,夏完淳想要试探一下,那就试探一下,如果胜利了,韩秀芬的海上大军就能再进一步,抵达阿拉伯海。”

夏完淳要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刻意的隐瞒云昭这个皇帝,否则,不可能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被云昭猜到这么多的战略意图。

冯英却有些紧张,她觉得夏完淳正在带坏自己的儿子,回到房间之后,就立刻提笔写信给云彰,问他到底有没有跟夏完淳达成过某种合约。

她还觉得云彰身为皇储第一人选,有必要表现的更加深沉一点,不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回到房间的云昭躺在软榻上欣赏着钱多多宽衣解带的模样,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这是对已经上了一点年纪的老婆的最大尊重。

晚上会不会有事情不知道,必须要表现出向往的意愿,生活说到底还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不能老婆在一边搔首弄姿的你却表现的跟老僧一般进入入定状态。

这很不好。

“夫君,显儿果然如您所料的那样,没有在广州停留,而是坐船离开了广州直奔了南洋,您说,他怎么就不肯听话呢?”

钱多多往脖颈位置喷了一点香水,不是那种香臭难分的龙涎香,云昭分辨不出来,只是觉得很好闻。

“我很怀疑,夏完淳不仅仅串通了云彰,还串通了云显。”

钱多多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丈夫一眼道:“您怎么不早说?”

云昭苦笑一声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以夏完淳的秉性,干大事的时候,没可能只联系云彰,不联系云显。”

钱多多立刻有些来气了,恨声道:“显儿既然好不容易把自己弄到一个超然的位置上,干嘛又一头扎进这滩浑水中间来呢,这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的。”

云昭低着头一边看书一边道:“显儿其实很压抑,你不会认为没能成为皇储,对这个孩子毫无影响吧?”

钱多多冷声道:“有影响也是他自己选的路,当年,他但凡肯上进一点,我也不会主动放弃,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云昭点点头道:“这话是对的,不过呢,也就是因为尘埃落定了,显儿才会显露出这种心思的,这时候露出这种心思,只能证明,他也想干一番大事。

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