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6.第51章 三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柳相如说罢,倒在地上的妖物纷纷聚在一起,再也不敢小觑这师兄妹三人,小胖子周博文一脚踩在化为原型的龙虾身上,龙虾挥舞着两只大铁钳抖动不止,看这情形已经心生惧意,小胖子周博文伸手敲了敲这一双大号的铁钳,道:“这对家伙什儿不错,要是烤熟了味道一定不次,至于你身上的这身烂肉么,嘿嘿,胖爷我倒没有什么兴趣,你不是号称什么……什么将军来着吗?把这对家伙什儿留下,胖爷今儿个我就饶了你……”

聚在一起的残兵败将闻言一脸惊恐的看着这师兄妹三人,尤其是这个小胖子周博文,那可是一个十足的吃货,除了不能吃的不好吃的,就没有这胖货不惦记的,此时听到胖货要留下铁甲将军的一双钳子,的当下也是不由自主的往自己身上摸去,小胖子周博文又是一脚狠狠的躲在铁壳将军的身上,喝道:“怎么,是不愿意,还是自己下不去手,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讲不了说不起了,胖爷我来个手起刀落,让你的虾兵蟹将们把你抗回水府,交给你们那个什么三太子三大王的,要是你自己下不去手,那也好办,胖爷我亲自动手摘了你的一双钳子,不过丑话我可说到头喽,胖爷我的刀法可不怎么地道,这一刀瞄准了等到再剁下来的时候,嘿嘿,可就保不齐剁到哪儿去了,兴许你运气好,胖爷我这一刀剁下来偏了,你可以毫发无损的滚回去报信,可你要是运气不好的,胖爷这一刀可就削掉你半拉脑袋,虽然这结果并非出自胖爷的本意,可当到那时也晚了……”

小胖子得意洋洋的穷白话的时候,早已经没了耐心烦的柳相如走了过来,一把将小胖子推到了一边,道:“行了,跟它穷废什么话,你不是自称将军吗,本天师就让给胖子一份薄面,摘了你的一对钳子放你回去,本天师就在这里等你们,你们最好动作麻利儿的,要是本天师等的心烦不见你们主动出来请罪,到时候杀进你们的水府,必定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话音未落柳相如手起剑落,只听“卡擦擦”两声,龙虾两只大钳应声而断,所有小妖当即发出一阵惊呼。

小胖子周博文见状当即一脚把铁壳将军踢了个跟头,紧接着大喝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们家的残废将军扛回去,听见我大师兄的话了吗,不想让我们杀的寸草不留,就让你们家三太子自己滚出来……”

虾兵蟹将闻言当即一个个冲了过来,搬得搬扛的扛推的推挪的挪,合众妖之力终于将铁壳将军推入了河中,虾兵蟹将离开之后,柳相如端坐在河边屏气凝神养精蓄锐,小胖子周博文抱来一大捆柴火还真的就将那一双大铁钳烤了起来,不多时铁钳被烤成了橙红的颜色,小盘子伸手捡起一块石头冲着外壳就砸了过去,一阵脆响之后,外壳被砸的稀碎,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肉来。

小胖子周博文示意文雨兮过去尝尝,文雨兮嫌膈应不吃,小胖子于是自己掏出灰土沫子,扯下肉来蘸着就吃,边吃边吧嗒嘴,惹得文雨兮凤眼直瞪。

两个大周天后柳相如顿觉神清气爽精力十足,当下收起了气息,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看着吃的满嘴流油的小胖子周博文,柳相如也不禁食指大动,扯下一片白花花的头沾了沾调料,吃了一口顿时不住地赞叹起来。

柳相如没吃几口的工夫,忽见河面爆裂开来,一片水浪滔天而出,从这片水浪中又冒出一票虾兵蟹将来,这一队虾兵蟹将从水中钻出之后当即一字排开,中间一名身着铠甲手执两柄大锤的中年汉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出来,这一走震得地面都抖三抖,柳相如见状急忙放下了手里的肉,束手而立傲然看着眼前这位双锤大将。

双锤大将走到近前将两柄大锤放地上一放,只听“轰”的一声闷响,大地又是微微一晃,柳相如正准备抽出雷光桃木剑迎敌,却见这名双锤大将忽然冲着三人抱拳拱手深施一礼,道:“三位天师,我家三太子久慕盛名,深知三位天师品德高古,所以才特遣铁壳大将前来迎接三位天师,却不料这铁壳将军不知好歹,不仅冒犯了三位天师的尊严,而且还陷我家三太子不仁不义,来呀,抬出来……”

双锤大将说罢一摆手,又是一小队虾兵蟹将分水而出,抬着一颗大号龙虾的脑袋走了出来,柳相如见状一愣,只听双锤大将继续道:“三位天师休要有所怀疑,我家三太子乃是真心实意邀请三位天师屈尊水府一叙,绝非有意陷害三位天师,为表诚意,铁壳大将的贼首已经砍下,还请三位天师一定要相信我等……”说罢这位双锤大将当先跪倒在地。

见到这一幕柳相如也愣住了,要说真刀真枪的拼上一场,柳相如倒是不怕,可现如今人家来个先礼后兵,这可就让柳相如举棋不定了,如果这些虾兵蟹将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自己贸然动手除妖,岂不是犯了道门中的大忌,要知道妖物这东西也分善恶,冒然出手除去一心向善的妖物,那也是要损阴德的,可如果自己答应了这位双锤大将跟它进入水府一叙,凭借自己的本事倒也不怕,但是万一中了人家的烟儿炮鬼吹灯,自己死在里面那是天火燎脚毛——该着,可是博文和雨兮他们还小,原本这一次就没有他们两个人的事儿,如果将他们二人陷入水火之中,柳相如就不能不仔细思虑清楚了。

柳相如这一犹豫不决,小胖子周博文忍不住了,当先喝道:“我说你这个双锤大将,你说你们家三太子请我们去一叙,我们跟你们家三太子无亲无故的,你们家三太子为什么要请我们呢?你干脆实话实说,请我们进入水府一叙不是不行,关键是要唠些什么怎么个唠法?”

跪在地上的双锤大将闻言也是一愣,沉吟片刻后答道:“这位小天师,实不相瞒,非是末将不愿意实言相告,只是末将官卑职小,未能取得参赞军机的资格,因此我家三太子诚邀三位天师所为何事,末将也不知……”

柳相如闻言心念一动,道:“既然如此,这好办,你现在就回去,速速告知你家三太子,就说我们师兄弟乃是奉天命而来,替天行道除去这八女湖下的恶妖,如果你家三太子久居于此为非作歹,势必不能令某等所容,什么诚邀水府一叙这些假招子趁早拉倒,早早离水登岸,领受天罚才是正途……”

不等柳相如说罢,双锤大将满眼惊恐的看着柳相如,道:“敢问这位天师大人,可是将我家三太子看做这河中妖邪不成?”柳相如道:“如此说来,这河中妖物,非是你家三太子?”

双锤大将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道:“这位天师,这水中妖物并非是我家三太子啊,我家三太子乃是敕命于此的河神呐……”

“什么?河神?”柳相如和小胖子周博文闻言不禁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

“启禀天师,末将不敢胡言,我家三太子虽为水族异类,但是上天敕命我家三太子乃此处河神,镇守这片水域以保两岸黎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数千年来我家三太子一直恪守天道,从未行过逆天之举啊,还望天师大人明察……”

“河妖、黄河大王,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又冒出来个河神,诶呦,这黄河故道里面的讲究还真是不少呢,你说说看,你们这河神又是这么一种说法?”

双锤大将匍匐于地,正欲开口之时忽然脸色大变,同时柳相如面色一凛,冥冥中只觉一股滔天的杀气铺天盖地而来,柳相如急忙伸手拔出雷光桃木剑虚空就劈出了一剑,空气中一道泛着炽红色光芒的九天玄雷一闪而过,却不料连半点雷声都没有发出来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此同时这股滔天的杀气凭空而至,跪在水边的虾兵蟹将纷纷哀嚎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兵一卒擅离职守,忍着痛苦依旧跪倒在河边。

蓦然间只听文雨兮大喝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快过来,快到我这来……”柳相如闻声当即拉起小胖子就躲了过去,空气中万道杀气仿佛无数道凌厉的剑气一般将双锤大将和一众水族牢牢地钉在了地上,文雨兮一抖手腕的时候,玄火双环激飞而出,在空中画出一道红黑二色的阴阳太极图,从这面阴阳太极图上垂下一片红黑二色的光幕,将这一片凌厉的杀气牢牢地挡在外面,柳相如仰面大喝道:“何方妖物,手段如此歹毒?”

这一声大喝之后,空气中似乎浮现出一道虚影,这道虚影似乎是上古凤凰,又是似乎是传说中那种会飞的恐龙,总之虚影一闪而过之时杀气陡增,一片泛着五彩的光幕仿佛天河倒泄一般直向双锤大将涌去,双锤大将冷不丁爆发出一声怒吼,忽然站起身来抄起两柄大锤双臂一较力猛地向空中挥去,这一双打锤呼呼挂风岂止千钧之力,却不料大锤抛出之后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五彩的光幕似乎威力无穷,尚未将双锤大将等一干人等罩在其中之时,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传出,河滩边上的碎石顷刻间化为一片黄沙,柳相如见状急道:“不好,雨兮,快救下双锤大将……”话音未落文雨兮探手掐出指诀微微一弹,玄火双环发出无数道红黑相见的光影直向空中撞去,蓦然间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光影消失不见的同时,空气中那五彩的杀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相如抬头看了半晌,只见空气中一股淡淡的烟雾飘过,这一片杀气来的迅速散的也是迅捷,文雨兮收回了玄火双环,三人再次来到双锤大将等众妖身前,却见众妖趴在地上竟然死去了一大半,唯有那名双锤大将情况稍微好一些,除了折了自己的一对大锤以外,身上出现了数道伤口,正汩汩的往外流着墨绿的血液。

双锤大将丝毫没有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口,再次恳求柳相如速速赶往三太子的水府,柳相如思虑再三,还是一口回绝了,双锤大将心一狠急道:“三位天师,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家三太子呢,难道说,三位天师就不能相信末将一次吗?”柳相如看了一眼双锤大将,道:“刚才我救了尔等一命,不过这些虾兵蟹将终究福薄命浅,你又有何根据,让我相信刚才那一幕不是你家三太子在幕后所为,有话不怕说,还是让你家三太子亲自来一趟吧……”说罢柳相如便带着小胖子周博文和小师妹文雨兮走了开去,双锤大将看着柳相如三人一脸的着急心有不甘,不过还是一咬牙径直没入了水中。

小胖子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柳相如道:“大师兄,我看那个双锤大将不像是个有心眼儿的人,河妖、黄河大王、河神,我看应该是三股不同的势力,同时在这片水里混饭吃,黄河大王不必多说,我们已经见过了,那个货不算是什么妖邪之徒,我寻思着,这河神和河妖,应该不是一路货色吧?”

柳相如闻言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也觉得那个双锤大将不像是个穷凶极恶之徒,可是情况未明我也不敢去赌,我倒是没什么,你跟小师妹怎么办,还是等等再说,看看这个三太子还有什么花招……”

二人正说话间,河面上又涌出一片滔天的大浪,浪花过处又是一众小妖一字排开,不过这些小妖和刚才那群虾兵蟹将明显不同,都是清一色相貌清秀身形婀娜的女妖,只看得柳相如和小胖子周博文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一群女妖一字排开,水浪中走出一位衣着华贵相貌绝美丽的年轻女子来,这位女子款款而行,举手投足间都保持着古代女子行为举止的风格,女子走到三人面前深施一礼,一出口声如莺燕音似鹂鹃:“小女子奉家兄敕命,三请天师过府一叙,还请三位天师勿要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