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我们回去好不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老公你还好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打算放弃厉氏集团和盛世了?”

之前,厉司夜虽然放弃了厉氏集团,但是他却提前做好了准备,将自己一半的资产都转移到了苏沫沫的户头。

可现在如果他放弃的话,那就是真真正正的一无所有了。

此刻,厉司夜抬头,脸上的笑容竟然是从来就没有过的平静。

他好像已经做好了决定:

“我只要你,我带着你和我们两对儿女,我们去乡下过一辈子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厉司夜似乎从来就没有这么害怕把苏沫沫和自己儿女放在那种尔虞我诈的地方。

他怕她们会受到伤害,更怕她们会突然离他而去。

他要时时刻刻保护他们五个人,跟他们在一起永不分离!

“……”

看到这个样子的厉司夜,苏沫沫的心里陡然升起一种无以言表的心疼。

她任凭厉司夜就这么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个男人他是真的累了!

看到他们两个人似乎已经决定要放弃一切,归隐田园,林翩翩在一旁急得脸色都变了。

她连忙扭头看了陆墨琛一眼,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

陆墨琛目光幽深,此时此刻他也意识到,必须要想想办法才可以了。

于是他带着林翩翩悄悄走了出来,然后立刻拨通了秦子漾的电话:

“苏沫沫溺水差点没有保住性命,今天刚刚度过危险期,我估计司夜现在受惊过度,什么反击的意思都没有,看来是准备束手就行了,厉氏集团和盛势岌岌可危,再晚几天,恐怕回天乏术了!”

陆墨琛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焦灼。

可是让他感觉到无奈的是,病房里那两口子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电话那头传来了秦子漾的声音,他安静地扫了一眼半跪在电脑桌前的厉子澈:

“他们两口子是打算带着孩子归隐田园吗?”

“看他那语气好像真的有这个打算,就他们现在这种状态,恐怕是没有办法说服他们的!”

秦子漾嘴角一扯: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陆墨琛觉得有些难办:

“你有办法吗?你现在人在Z国,我们连面都见不上。”

“放心吧,我说有办法就有办法。”

秦子漾将事情交待完毕之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苏沫沫和厉司夜他们两口子休养了几天之后,感觉身体差不多,准备开始收拾东西出发了。

林翩翩看到他们两个人终于准备动身,连忙兴致勃勃地跟了上来:

“男神,你们终于想通了吗?”

厉司夜默不作声,将所有的行李提了出来,领着苏沫沫朝着一辆黑色的悍马车走了过去。

在听道林翩翩的话之后,他扭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淡淡然:

“想通什么?”

“当然是回国呀,不然还能有什么呀!”

厉司夜一路往前走,他直接将行李扔在了悍马的后备箱,懒洋洋地开口:

“谁告诉你我们要回国了?”

“什么不回国你干嘛要收拾行李啊?”

“收拾行李去旅游,你们两个人要和我们一起吗?”

厉司夜说完这话,微微皱眉扭头看向了苏沫沫。

这个时候苏沫沫正站在别墅的前面,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犹豫,脚下的步子也停下了。

厉司夜看了她一眼,然后阔步朝着她走了过去。

“男神,这个时候你还要去旅游,你怎么能这样啊!”

林翩翩焦急地跟在厉司夜的后面,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一次他们两口子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说话间,厉司夜已经走到苏沫沫的面前,微微皱眉的看着她:

“怎么不走了?”

苏沫沫露出了一抹笑容,眉眼分明。

大概是因为心情好了一些,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有阳光一直笼罩在她的周围:

“因为你说这东西很重,我搬不动,所以当然不动呀!”

苏沫沫笑容太过于温暖,也太动人,以至于厉司夜心头微微一动,干脆走过去一把打横将她抱起来,紧接着换手扛在了肩膀上。

苏沫沫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伸手去锤他:

“你干什么呀?放我下来!”

“这位大小姐,你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不就是想等我来抱你吗?跟那些行李相比,你才是最重的东西!”

“我哪有那么重啊!”

苏沫沫十分不服气的顶嘴。

她之所以刚才会呆呆的站在原地,不过就是因为她突然之间觉得厉司夜搬东西的样子很帅,而且特别特别的man,所以一时间才会看呆了,傻眼了好不好?

站在一旁的林翩翩和陆墨琛他们一行人简直无言以对。

这两个人又在秀恩爱,简直太可耻了!

“你赶紧放我下来吧,那么多人看着呢!”

苏沫沫又羞又恼伸手去锤他。

这个时候,如果艾安琪在场的话,一定会气到浑身发抖得。

高大挺拔的男人,将他瘦小的女人就这么扛在肩上。

他的动作里透着一股强势的霸道,叫人心动不已。

另一边,苏沫沫满脸不乐意,甚至时不时还要伸腿踹他两下。

厉司夜似乎被踹得不耐烦,干脆伸手在她的小屁屁上面拍了一下:

“不许闹!”

这一巴掌瞬间让苏沫沫就红了脸。

她气愤不已,像是在骂人。

这一幕在苏沫沫他们眼里看来,不过就是最平常的交流沟通罢了。

可落在别人眼里,只觉得他们这恩爱秀得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苏沫沫被扔进了柔软的座椅。

直到这个时候,厉司夜神经才彻底放松。

他径直上车,坐到了她的身边,声音温柔如水:

“想去哪儿?”

苏沫沫犹豫:

“让我想想再说。”

厉司夜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上车了才说你来想想,那么这一次就由我来做主好了!”

厉司夜刚刚才下油门,苏沫沫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低头一看,脸上瞬间露出了欣喜不已的表情:

“是小澈!”

她连忙打开手机,接通了视频电话。

只不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并不是儿子,而是秦子漾:

“就在刚才,我听说两位打算来一次说走就走,什么都不管的旅行?”

苏沫沫听完这话愣了一下,下意识扭头看向厉司夜。

只不过这个时候厉司夜的车子已经启动了。

他目不斜视看向前方,也没有出声的打算。

“我们只是……”

苏沫沫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电话那头秦子漾笑嘻嘻的:

“小嫂子,你放心,这一次打电话过来倒也不是想劝你们回来,因为就算你们回来厉氏集团和盛世恐怕也是回天无力了,倒不如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

苏沫沫一听这话,一颗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苏沫沫万万没有料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厉氏集团和盛世既然真的会被艾安琪给收购了。

“你们看看吧!”

秦子漾侧身一让,将趴在电脑前面睡觉的厉子澈拍摄到了镜头里面:

“小澈这几天守在这里,总算是替你们保住了最后一丁点的股权,现在他已经累得不行了,我就正事不叫醒他们了,你们两个人玩得开心一点!”

“小澈?”

苏沫沫一眼就看到了儿子那娇嫩的小脸上眉心皱起,看上去很疲倦的样子。

就在这个瞬间,她心疼到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秦子漾!”

苏沫沫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秦子漾那边已经将视频电话挂断了。

苏沫沫急不可耐地将电话回拨过去,秦子漾却再也不肯接了。

苏沫沫焦灼不已,她看向了厉司夜,心急如焚:

“老公……”

直到这个时候苏沫沫才发现,厉司夜握住方向盘的双手紧握成拳,就连骨节处都开始微微发白。

苏沫沫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背,声音温柔如水:

“老公,我们回去好不好?”

这个时候,厉司夜似乎还在纠结什么,他皱着眉头淡淡的开口:

“秦子漾那个家伙在危言耸听。”

苏沫沫摇头:

“他到底是不是在危言耸听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只是在心疼我们的儿子,他才几岁而已!”

苏沫沫低下头,眼眶泛红。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让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去背负,于情于理她都觉得自己的良心实在是过意不去。

豆大的泪水就这样吧嗒吧嗒地砸落在手背。

要说厉司夜这辈子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呢?一定就是苏沫沫流泪了。

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误,只要她一流泪,咱们的厉大boss就彻底举手投降。

听到“吱”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厉司夜扭头,目光坚定的看向苏沫沫:

“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

苏沫沫看向厉司夜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冷静:

“老公,我相信你,不管现在的局势变成什么样子,你一定能够扭转乾坤的!”

面对苏沫沫如此笃定的态度,厉司夜终究妥协了:

“把手机给我。”

厉司夜从苏沫沫那里要回了手机,向秦子漾发过去一段语音。

紧接着方向盘一个急转,黑色的悍马立刻调转车头,朝着过来的方向行驶而去。

车子大概行进了十几分钟,再一次回到了别墅前面。

只不过厉司夜的悍马还没来得及停稳,突然有几辆军用的卡车从四面八方朝着他们围了过来。

林翩翩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士兵给包围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

厉司夜刚刚下车,下意识地将苏沫沫护在自己的身后,英俊的脸上写满防被,冰冷的目光看着那些手持枪具的人。

“把他们带走。”

这些士兵的话厉司夜听得明白,可是无奈他们人多,而且手上还有枪械,就算自己奋起反抗,也不能够照顾到苏沫沫的周全。

就在厉司夜和陆墨琛两个人背对着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突然之间却听到了林翩翩和苏沫沫两个人的惊叫:

“老公!”

当他们两个人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林翩翩和苏沫沫两个人竟然被几个士兵压向了军用大卡车。

在一阵轰鸣之下,车子绝尘而去。

“翩翩!”

“沫沫!”

也就是他们这一个瞬间的惊慌失措,几个蜂拥而上的士兵将他们齐齐按倒在地。

***

宁海城盛世集团的办公室。

秦子漾刚刚将视频电话挂断,就听到厉子澈懒洋洋气哼哼地开口:

“秦叔叔,现在可以了吗?”

秦子漾点开微信对话框,里面传来了厉司夜铿锵有力的四个字:

“马上回来!”

秦子漾朝着厉子澈打了个响指,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你爹地最晚明天就会回来了!”

厉子澈一听到这话,那张圆乎乎的小脸瞬间神采飞扬,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太好了!”

厉子澈的这一声惊呼,将正在沙发上休息的姜明朗惊的差点直接摔下去。

秦子漾转身走到的厉子澈的身边,一把将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怎么了?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这点小事是不可能难得倒他的?”

厉子澈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微微一红,他闷闷的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姜明朗连忙站出来替自己的偶像说话:

“我说秦子漾,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要不是小澈,那些股市的大佬能够愿意出手帮忙吗?而且小澈现在保住了盛世集团将近六成的股份,他才多大的年纪啊!几岁而已就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多少大人都要感到羞愧呢!”

秦子漾忍着笑意,伸手在厉子澈的脑袋上面敲了一下:

“看到没有,我才说你一句而已,她就说了我这么一大堆了!”

秦子漾这个时候十分高冷的扫了姜明朗一眼:

“介于你今的这段话,我决定暂时同意你当我干妈的这个条件!”

姜明朗一听到这话,心奋的两个眼珠子都开始发光。

她几乎是直接蹦了起来,连忙凑过去就要亲: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

眼看着姜明朗的脸蛋凑过来,厉子澈十分嫌弃地用手指头将她的脑门戳开:

“现在呢,仅仅只是试用期而已,要是在试用期里面你的表现不好,我是不会让你转正的!”

姜明朗听了这话也不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一看到厉子澈她就跟个花痴似的。

伸手捏住他软绵绵的小手,还在他的小手背上面亲了一口。

紧接着她还化身成一个变态老阿姨,拿着厉子澈的手拼命地在自己的脸上蹭啊蹭:

“放心了,我知道的,人家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啦!”

厉子澈满头黑线:

“试用期的干妈,我想喝牛奶!”

姜明朗连忙站了起来:

“好的,boss请稍等一下,牛奶马上就送到。”

姜明朗一个箭步冲到了隔壁的茶水间。

厉子澈这个时候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将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在秦子漾的胸口上用力的蹭了蹭:

“秦叔叔,我觉得你还是尽快跟她生一个吧?”

“怎么说?”

厉子澈斜了他一眼:

“难道你刚才都没有看到,你未婚妻就跟个变态老阿姨似的来骚扰我吗?我麻烦你们两个人还是自己生一个,骚扰自己的孩子会比较合适!”

“……”

***

与此同时,苏沫沫她们被带走之后就被黑布蒙上了眼睛,根本就看不到外面是什么场景。

只听到汽车的轰鸣声在不停响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的车,也不知道这车到底打算开多远。

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混沌之中,心惊胆战。

她不过是应约参加一个真人秀的节目而已,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为什么却好像总是跟这种意外灾难撇不开关系似的?

就在苏沫沫惴惴不安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一顿响动之后,有人上车将她们带下一直往前走。

苏沫沫只觉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她是用英语询问的,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有回应。

她只能郁闷不已的被人带着一路往前。

差不多走了有十来分钟的样子,总算是停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一片安静的诡秘!

苏沫沫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刚刚挟持自己的两个人似乎已经不在了。

她下意识地动了动双手,发现手臂并没有被绑住。

她小心翼翼将接触眼睛的黑布扯开,这个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种无比华丽的古罗马建筑。

眼前眼花缭乱的颜色让她一时间有些目不暇接。

“老公!翩翩?”

苏沫沫心惊胆战的朝着四周张望而一番,并没有找到林翩翩还有厉司夜他们的身影。

一时间她觉得心头无比的害怕,转身要跑。

可脚下的步子才刚刚迈开,身后就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小姑娘!”

苏沫沫心里一惊,下意识扭头朝门口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站在台阶最上面,正是当初跟她一起被困在瀑布下面那个岩洞里面的白发老者。

此时此刻他换上了一身华丽的锦袍,修剪了干净利落的短发,就连脸上的胡须都剃干净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矍铄。

虽然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皱纹,但是依稀能够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