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0章上膛的枪,出鞘的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考核结束,解散!”

当听到张陆说考核结束,神经紧绷了一个月的锦鲤少女蓦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天知道,她们在这一个月在丛林里面遭了多少的罪,吃了多少的苦,经历了怎么样的丛林生涯?

除了躲避张陆的抓捕,她们至少要过三道关。

第一关,肚子关。

野外作战,不可能什么时候都准备好充足的食物,所以必须要解决食物的问题。

丛林的食物,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肉类,一种是植物类。

虽然她们身上有枪,但不敢开,一开枪枪声就会引来抓捕者张陆。

就像当代神农在从林里面尝百草,把能吃的都啃了一个遍。

最后饿得不行了,逼得自己学会了捕猎小兽,补充体力和营养。

第二关,蚊虫关。

野外行军,最怕的就是蛇虫鼠蚁,能让一个人崩溃。

特别是锦鲤少女们皮肤光滑细腻,哪怕穿着作战服,浑身依然瘙痒无比,挠得没一块好皮肤。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将沼泽地,又丑又恶心的淤泥涂抹在身上,避免蛇虫鼠蚁的进攻。

第三关,野兽关。

这一关不容易,也是最危险的。

丛林里面危机四伏,一条毒蛇,一头猛兽,一条鳄鱼……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成为猛兽的食物。

在过沼泽的时候,林宝儿就差点被鳄鱼拖入了泥潭,幸好她反应及时,掏出了匕首,刺瞎了鳄鱼。

像这样的危机,泰妍她们也遇到过几回,特别是睡着之后,一睁开眼蓦然看到眼前出现几只绿油油的眼睛,差点没吓死!

老实说,回首来时,锦鲤少女都想不到,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或者就是一个信念吧!

“全体都有,返回基地。”

张陆喊了一声口号,带着女兵们走出丛林。

一辆武装越野车一直停在丛林的边缘,他大步上了过去,驱车离开。

教官你这样合适吗?

我们可是在丛林呆了一个月,里面差点就出不来了。

女兵们砸着嘴,眼神幽怨。

“女兵们,追上去,返回基地!”

林宝儿喊了一声,带着锦鲤少女追着越野车。

此刻,她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返回基地。

她们需要好好吃顿正常的饭菜,好好洗一个澡,好好睡一觉,让她们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母的!

“铿锵玫瑰,燃烧怒放!”

这一路上,女兵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喊起锦鲤少女的口号。

就这样跑步回到了超人基地。

但是她们跟越野车都被拦了下来。

“站住!”

岗哨站岗的哨兵冲了出来,枪口瞄准了她们。

什么味道?

饶是超人基地的战士很多都经历过张陆的特训,在粪坑里面吃饭。

可是当哨兵们闻到,从这群破破烂烂的人身上发出的一股难言的味道,差点就吐了。

这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家伙!

哨兵摸不清楚状况,如临大敌,子弹瞬间上膛。

其实在张陆返回的时候,路上已经有暗哨汇报,注意到这货来历不明的野人。

要不是张陆开着狼牙基地的越野车,在路上立刻就被潜伏的狙击手给拦截下来。

不过狼牙基地的越野车可进不去超人基地,需要下车检查身份。

但张陆没有下车,而是打了手势让锦鲤少女过去跟哨兵交涉。

林宝儿等人快步上前过去跟哨兵交涉。

可当她们靠近,哨兵忍不住退后了几步,更是干呕了一声,胃部翻江倒海。

尼玛……这是什么味,太冲了,差点没把他当场熏死了!

就这股臭味,比黄鼠狼还狠!

这七个野人,都不需要携带生化武器,她们完全就是人型生化武器。

“别过来!”

哨兵很不客气制止了她们。

如果不是要握枪,他都要腾出手来捏住鼻子了!

不过臭归臭,哨兵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虽然他是新兵蛋子,可他怎么说也是超人基地的一员。

超人基地里面的战士,跟其他基地的战士完全不同,那就是在于他们身上多了一个杀气。

而现在,他微眯着瞳孔警惕着眼前七名野人。

从对方的身上,他同样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犹如上膛的枪,出鞘的剑。

“同志……”

林宝儿往前几步,想要表明身份,开口说话。

其实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一股难言的味道冲天而来。

呼吸中的哨兵,不小心吸入了一小口。

那酸爽,那滋味,那欲仙欲死的味道……呕!

早上吃的豆浆都吐了一口出来。

这群野人不讲武德!

直接就动用了生化武器!

“别过来,别说话,否则我开枪了!”哨兵情绪有些激动。

林宝儿都被对方过激的反应给吓到了,愣在了当场。

旋即……她明白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她知道自己,已经30天没有洗澡了,作战服上更是沾满着沼泽的臭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丛林里的野兽已经开始远离她们了。

至于刷牙?

那更不用想了!

现在的自己,就像森林中的臭鼬,就连她本人都嫌弃。

不过林宝儿没有后悔,她看向了张陆。

从越野车探出小半脑袋,正微笑看着她们。

“教官这家伙……”

林宝儿有些羡慕看着张陆,哪怕一个月的丛林生存,偶像就是偶像,干干净净的小白脸,什么时候都这么帅气!

再看她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狼狈。

便是泰妍她们,看到哨兵的过激反应,一个个都羞愧得闹了一个大红脸。

她们当初可是大明星啊,就算来到了炎国,在海军基地,始终都是保持着光鲜亮丽的一面。

可现在,彻头彻尾的野人,身上的味道,哨兵没有被熏死,已经算是忍耐力超强了!

当务之急,还是马上进入基地洗澡,否则自己都要崩溃了。

林宝儿捂着嘴巴,尴尬说道:“我们是锦鲤突击队。”

哨兵色变,张大了嘴巴。

锦鲤突击队他怎么会不认识。

那七个腿长高挑的美少女,就像军中的白花,一下子就牢牢吸引了他们每一个牲口的眼球。

这个七个野人竟然是说锦鲤突击队,哨兵死死的盯着林宝儿,惊诧道:“你是女的?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