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三个选择,三条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别人选的是卖吃食,卖小玩意儿,我也没有这手艺,就想着能不能做和自己相关的。

最后选择卖袜子,一块八毛钱一双的袜子,如果是我自己去进货,最少能赚八毛到一块。如果是从别人手上拿货,赚三到五毛钱!”冯艳道。

冯艳说自己一双袜子,能赚多少钱的事儿,赵香云一点也不惊讶。

相反,她觉得冯艳还挺会挑东西卖的。

现在的袜子,确实属于稀罕物,好些直接就是进口过来的,价格高,也正常。

至于说有些人买不起,那问题也不大。

因为袜子针对的,就是那些不自己做袜子的。

好些人是自己做袜子,穿个两三年,还花不了几毛钱。

但是肯定和进口袜比不了,不管是款式,还是别的。

在赵香云看来,八十年代,真的就是最好做生意的时候。

有些人,靠着摆小摊儿,都成了万元户。

加上这个年代,没有房贷、车贷这种压力,基本上,要么是攒钱买了大件儿电器,要么是工资当月就花了。

下馆子,买衣服等等。

真正攒钱的不多,因为没有必要。

进了单位的,单位会解决房,就连孩子上大学,都有国家负责,还有生活补贴。

要是不买些小玩意儿,还真没地方花钱!

“这么算来,你一天如果卖五十双袜子的话,最少赚十五块钱?两天就是一个别人一个月的工资!”

一想到这种情况下,王寒雪的外婆,都让冯艳放弃这生意,足以见得,这人有多顽固,将面子看得比女儿的生存,以及身体还重要。

“差不多是这样!”冯艳道。

“后悔吗?”赵香云问。

冯艳知道赵香云的意思,她说:“能见我妈的时候不后悔,自己在食堂洗菜,洗碗的时候,就挺后悔的。

毕竟苦不苦,也只有自己清楚,累不累,也只有自己在承受。”

一年四季,冯艳的手,就没有好过。

她能坚持到现在,她也挺佩服自己的。

赵香云:“我店里普通员工,两个月实习期,工资是二十五块每个月,实习期满,三十块的底薪,千分之一的提成。”

冯艳张了张嘴,刚准备出声,赵香云就道:“我还没说完。如果是管理层。

比如店长,底薪是七十五,提成抽员工卖出去的货,每个月销售额上涨,抽成也涨。如果下个月销售额下降,会被扣工资!”

冯艳拿不准赵香云到底想让自己做什么。

“香云你是想让我做什么?”冯艳问。

“选择权给你!我再加一个选择,去粤城的服装厂,底薪是五十块,加班另算。”赵香云道。

冯艳无奈的笑了笑,“这可真是个难做的选择!如果是普通职工,三十块底薪,就不比一般的单位差了。

我看你服装店一天的营业额得上万吧?厉害一点的,一个月提成,加工资,得有一百多?

至于店长,光是底薪,就是普通职工的一倍多,再加提成,怎么也有二百了吧?

粤城那边,你提的最少,但是我感觉,这里的可能和机会最大。”

冯艳今年三十多了,说实话,见过的人无数。

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是普通人。

可眼前年纪轻轻,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给她的感觉,却全然不一样。

她太稳了。

明明只是随意的聊天,却让人不得不重视起来。

赵香云笑了笑,“所以冯姨你的选择呢?”

“粤城这个选项,我先放弃!不是我不敢拼,而是我爱人和孩子都在这边,我走了,他们怎么办?至于另外两个选项……”

冯艳停顿了一下,赵香云也不着急,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我想打破别人的固有印象,也想让他们知道,我没错!时代就是变了,只要能赚到钱,哪怕是摆地摊儿,也不丢人!香云,我想做管理层。”冯艳道。

赵香云很满意这个答案,她也很看重冯艳。

不管是胆量,谈吐,又或是她这个人,赵香云都觉得是可造之材。

“我现在有两个服装店,但我还想开第三个。你我想让你做第三个服装店的店长,不过一个店长,可不能是你这种精神状态。”

冯艳三十多岁的人,但是因为长期早起晚睡,黑眼圈很重,皮肤状态也不怎么好。

如果是别的行业倒也无所谓。

服务业,赵香云就希望员工都是热情昂扬的。

年纪大小不论,但是至少看起来要是精神的。

人的精神面貌,是能够对另外一个产生影响的。

和正能量的人待久了,自己也会变得正能量。

“香云,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冯艳道。

“两个月实习期,工资按普通员工的实习工资二十五块来给,不过我只需要你做三件事。”

“什么事?”

“好好休息,养好你的手!再就是自己学着怎么做店长。”

之前的店长,都是赵香云手把手教的。

这一次,她不想教了,她想让冯艳自己去学。

“两个店铺,你可以问她们任何问题,至于她们回不回答你,是她们的自由!”赵香云道。

“所以,三个事情,其实是四个?”冯艳面色平静道:“我还要和她们打好关系才好!不然她们很有可能拒绝我的发问。”

赵香云点头,“没错!”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学习可能不要两个月,我的手,一个月可能好不了。”冯艳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赵香云。

“学无止境,你要是觉得这边学不到东西了,我也可以安排你去粤城出差。”赵香云道。

赵香云对冯艳寄予厚望,她愿意给冯艳两个月的时间。

冯艳深吸了口气,笑了笑,“总感觉,遇上你之后,人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香云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一脸俏皮,“没有这么厉害,就是彼此双赢吧!不过冯姨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感觉我第三家服装店,绝对不会比现在的两家差!”

和冯艳聊完的当天晚上,王寒雪就给赵香云打电话。

“怎么样?我小姨怎么样?”

赵香云:“挺好的,我已经决定请你小姨了!”

“哇,太好了!香云,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加救星。我小姨的事情,在我心里留了好大一个疙瘩,一直想解决,可是外婆是长辈,我又不敢忤逆。

幸好有你,这样一来,我小姨就不用再继续去食堂给人洗碗,洗菜了!”

电话里,王寒雪的声音,热情洋溢。

赵香云几乎可以想象她捧着电话的大笑样子,一定很生动,很活泼。

赵香云:“可别高兴的太早,万一你外婆又觉得我这个服装店也比不上国营厂,不让你小姨干怎么办?”

王寒雪:“简单啊,不告诉她不就行了!”

“你小姨也是这么决定的?”赵香云问。

“恩,小姨说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特别是外婆。”

赵香云:“那也行,你好好的监督你小姨将身体养好,手是关键!”

说到手,王寒雪立刻冲赵香云道:“香云,谢谢你!我小姨说,你是第一个送药膏给她的,也是第一个真正关心她身体的。

药膏她涂了,她说效果很好,她会坚持继续下去的,也请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