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伍莽的愤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拓跋玉点了点头,随即“嗯”了一声。

拓跋家族遭逢这般变故之后,如今的拓跋玉就仿佛在一夜之间彻底的成熟了一般,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还是很清楚的。

……

魅之秀张狂的办公室。

拓跋玉站在这里,神情略微有些紧张,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是一个她无法想象和仰望的存在。

此刻面对张狂,与之一开始见张狂第一面的感觉完全就是两种状态。

张狂打乱了拓跋玉的思绪,开口说道:“坐吧。”

随即,又让向颜给拓跋玉准备了一杯茶水。

如此,在放松了拓跋玉心中的紧张情绪之后,张狂这才开口问道:“说说吧,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加入狂盟?”

拓跋玉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张狂,说道:“张先生,我想得到你的庇佑和保护。”

“我亲手当着你的面,击杀了你的父亲拓跋申,害得漠北拓跋家族从此一蹶不振,你就没有想过要杀我报仇吗?”

“而且,让一个杀父灭族的仇人来庇佑你,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吧。”

张狂微微一笑,这般饶有兴趣地问道。

“过去的事情,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我已经忘记了。”

“现在我才是拓跋家族的家主,我必须要让拓跋家族剩下的老幼妇孺坚强的活下去。”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恨你,可能是最后一刻,让我明白了一些什么吧。”拓跋玉眉头微皱,看得出来,此番这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张狂也能够感觉到,拓跋玉确实不恨他,因为在拓跋玉的眼中,张狂没有看到仇恨的神色,也没感受到拓跋玉身上的杀意。

“你想好了,要加入狂盟,就要遵守狂盟的规则,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狂盟手下,若是狂盟有需要,即便是让你付出生命,乃至让整个拓跋家族付出生命,你也不能有丝毫的犹豫,这些,你亦或者拓跋家族都做得到吗?”张狂再次问道。

毕竟张狂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狂盟也不是一个难民营,要加入狂盟,至少臣服的心必须要具备。

而听到张狂的话之后,拓跋玉直接从身上的皮包当中取出了一份签名。

在这份签名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全部都是拓跋氏家族的。

“这是什么?”张狂诧异的开口问道。

“这就是我们拓跋家族的诚意,若是有人加入狂盟之后,胆敢违背狂盟的规则,直接以狂盟的规则来处置。”拓跋玉解释道。

张狂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只要是你自己想好了,那我便允许你拓跋氏加入吧,从今以后,漠北拓跋家接受我张狂庇佑。”

“谢谢盟主。”拓跋玉心头悸动,连忙这般说道。

事实上,拓跋玉能够有这个勇气过来魔都找张狂,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拓跋海的功劳。

不得不说,拓跋海是一个有远见的人。

拓跋家族与其活在仇恨和恐惧当中,抗衡一个完全抗衡不了的敌人,倒不如与其化解恩怨寻求庇佑。

若是他拓跋海所料不错,张狂的潜力远非他们所看到的这般简单。

而且,如此妖孽的一个年轻人,拓跋海也相信他的成就绝不局限于此。

拓跋家族若是能够抱上张狂这条大腿,日后绝对能够很快的恢复元气。

毕竟眼下这般情况,拓跋家族臣服于张狂也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了绝对实力在背后作为支撑,如今拓跋家族的生意亦或者贸易往来几乎是举步维艰,受到了各种阻碍,一些合作亦或者供应商都在肆意的压榨拓跋家族的剩余价值和财富,有了张狂的庇佑之后,恐怕接下来的结果会截然不同。

却说,在南疆巫药集团伍晟、伍莽两父子坐于办公室内,脸色难看。

因为他们刚刚得到消息,荣升公司的那个张狂,拒绝了他们的提议,没有打算将荣升公司和魅之秀公司的配方交给他们巫药集团。

而他们派出去的代表也没能活着回来。

结果不言而喻,肯定是死在了魔都。

“父亲,那个小子太嚣张了。”

“不接受我们的提议也罢了,竟然还杀了我们派过去的两个代表,简直不能忍受。”

“我建议直接带人去魔都灭了那小子,到时候所有的配方就都是我们的了。”

伍莽这帮愤怒的开口道。

显然,这是一个性情中人,脾气比较暴躁,尤其是容不得他人欺负在自己的头上。

只不过,一旁的苗疆伍家的家主此番确实显得颇为的凝重开口说道:“不能这样莽撞,两个商务代表的生死,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生意人就要按照生意人的办法。”

“既然要交涉,那么大家都应该在规则之内,任何一方逾越了规则,就会打破这种平衡,恐怕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十个亿的收购资金确实无法表现我们的合作诚意,看来我们需要寻找其他的办法。”

伍莽不服气的说道:“父亲,我觉得你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个张狂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头青,没有什么好顾及的,直接杀向魔都用蛊毒弄得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敢藐视我们南疆伍家的威严,就该付出血的代价。”

伍晟脸色难看,一双眉头无限的紧皱。

而在一旁南疆巫药集团的大总管康巴,却是一步站出来,冲伍晟开口道:“董事长,我觉得伍莽少爷的的提议是正确的。”

“那个魔都张狂已经残忍的伤害了我们派过去的两个商务代表,这就已经打破了规则,完全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我认为接下来我们也不应该给他留面子。”

伍莽也是开口道:“父亲,之前你可没有这么谨慎,为什么突然会有所忌惮呢,你在害怕什么?我苗疆伍家如此强大的底蕴,难道还威胁不了那个家伙吗?”

“苗疆蛊毒最大的克星,便是那些号称泰斗级的中医,这个张狂所研发出来的药物,几乎是闻所未闻,一旦他开始针对我们苗疆巫蛊的时候,恐怕我们就再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