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太贵重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书仁晚上回家就和媳妇说了贿赂一事,“刘荆今日是吓坏了。”

竹兰却道:“这么算来,张家也好,姚氏一族也好,能在京城动用的棋子不多了。”

否则也不会送银票赌一把,这一回完全就是赌博呢。

周书仁,“这些年各部接连被清理,每年考核吏部都得了指使,一些有问题的,这两年基本都调出了京城。”

竹兰觉得皇上布局是真高明,“这有问题的官员被养大了胃,收银子收惯了,到了地方也不会收敛,这是送给太子继位时,杀鸡儆猴用的吧。”

周书仁笑着,“所以说我媳妇聪明呢!”

竹兰从这事,想到刘家的情况,“自从刘家与咱们家和宁国公府定了亲,一直很节俭。”

周书仁也知道一些,“女儿高嫁,嫁妆的负担太大了。”

竹兰,“老大一房未来有爵位,刘家的陪嫁又要厚一些,不对,明腾要是真的过继了,未来也是有爵位,这刘家的嫁妆就不只是厚一些了。”

周书仁叹气,“养闺女难啊。”

自家可有不少的孙女,当年小闺女成亲,他们两口子挺能攒银子也压力大着呢!

竹兰掰着手指算着,“虽然各房的银钱自己管,我从不插手,各房只是吃用从公账走,但各房送礼走的是各房自己的账。每年节日几房也会采买,年末也都孝敬我们,变相的将吃用还给咱们,这两年真没花多少银子,反而攒下了不少银钱。”

今年还发了几笔大财,哪怕她不继续折腾了,这每年的进项也不少,家底也越来越厚实。

周书仁问,“咱儿子的单独存出来了吗?”

竹兰,“打他出生开始就存了,单独的库房。”

小儿子最有福气,每年几个哥哥送的生辰礼,一些关系好的,每年收的礼不少,好东西是真不少。

周书仁看着宅子,这个宅子,他心里有打算,夫妻两个聊孩子话题就更多了,一直聊了很晚才睡下。

次日,荣恩卿接到了张扬的帖子,姚瑶能感觉到相公有事,以前相公没底气,现在有了底气,“不去真的好吗?”

荣恩卿丢开帖子,伤了子嗣,他也恨,骨子里对皇权的畏惧,不敢怨怼皇上,却能恨张扬,“不去。”

他已经不需要在张扬身上浪费心神,他要跟的是顾壬。

姚瑶扇着扇子,“不去就不去,瞧你的脸色。”

荣恩卿,“以前没资格拒绝,现在有资格了,我这心里反而难受的很。”

姚瑶懂,这也是积压在心里久了,一下子都爆发出来了,“好了,今日邀请四爷爷和周家来吃饭的,你看看拟好的菜单。”

荣恩卿脸上有了笑意,拿过来仔细看着,又改了两道菜,“这是淑人喜欢的。”

姚瑶愣了下,随后笑着,“你才去吃几回饭,这就记下了?”

“你忘了,我以前没少在周家吃饭的,当时就记下了。”

姚瑶笑着,“瞧我的记性。”

竹兰带着儿媳妇上午来的荣侯府,来吃饭不能卡着点来,周书仁今日休沐,到了就和荣恩卿去聊天了。

竹兰看着姚瑶,两家成了亲戚,姚瑶反而更拘谨了,“你还怀着孕,别亲自招呼我们了,坐下别忙了。”

姚瑶被宋婆子扶了下,才放下手里的茶壶,顺着就坐了下来,“太医已经看过了,已经满了三个月,胎气稳了,我没那么娇气的。”

竹兰笑着,“胎气稳了就好。”

今日来荣侯府,恩卿亲自请的,周书仁想了想才同意的,到底是亲戚,多走动走动也好,主要还是荣恩卿聪明,算是个不错的队友。

赵氏注视着姚瑶的肚子,“你的腰都快赶上我了。”

本来姚瑶就不是大骨骼,这一回折腾又瘦了不少,所以腰部的位置就更明显了。

姚瑶摸了下肚子,看着雪梅,“雪梅姐生过双胎,我有些想问问雪梅姐,怀双胎时的样子。”

此话一出,雪梅懂了,“你是双胎?”

姚瑶,“还有些拿不准,要等一等,可肚子能看出来,荣家又出过双胎,我和侯爷觉得十有八九。”

雪梅站起身,“那我摸一摸你的肚子。”

姚瑶笑着,“好。”

雪梅摸了模,的确不像普通三月的肚子,“跟我当时差不多,应该是了,等过些日子让太医仔细看看。”

姚瑶松了口气,生过的人开口,她也就放心了,眼里欢喜,“我们府上就希望多些孩子。”

外面,裕愓也知道可能是双胎的事了,“她倒是个有福气的。”

周书仁觉得正常,荣恩卿的爷爷就是双胞胎,“那你要仔细些。”

别的不吉利话,他就不说了,万一成了乌鸦嘴呢!

荣恩卿也知道女子生孩子难,他是高兴,又忐忑,高兴可能两个,忐忑一个不好就是三条命,“我已经找好了太医。”

以前他可请不了,请了也要花大价钱人家还不愿意来,现在不用了,递上去就有人过来。

次日,周老大两口子到了京城,终于回家了,明山也跟着先到了周府。

竹兰这边得到消息就准备了院子,明山的爹娘比她的年纪大不少,老两口是真累了,强撑着来见她,喊她婶婶,竹兰愣了一会的。

随后就是明山的妻子和儿女了,竹兰都准备了见面礼,随后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主院没外人了,周老大拿出了收上来的人参,竹兰欣喜,这可是救命的好东西,“这银子可不能你们大房出,娘知道你们孝顺,但是你们也要攒银子,这银子娘出。”

周老大,“娘,这是儿子孝顺您和爹的,这银子儿子还是有的。”

李氏也忙道:“娘,我们真的有些银子的。”

竹兰却道:“我打定了主意,你们不用说了。”

周老大两口子闭嘴了,能不闭嘴吗,这么多年娘和爹决定的事,那是真不会改的。

随后聊天,李氏说了老家的情况,聊了一会,竹兰让他们也回去休息了。

晚上吃饭后,周老大给裕愓见礼,家里的孩子就差周老大正式见礼了,裕愓那是真下本钱的,给的见面礼比昌义几个厚实许多。

周老大看着托盘上的东西,瞪大眼睛,“太贵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