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 县城筑基第二第088章 情人节(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潇披胺号车从机场驶出,驾驶座上的萧发一直笑着在说什么。书mí群4∴⑧0㈥5

在他身边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位身穿米白sè风衣的清丽少nv。巧笑倩兮地看着萧震,时不时发出闻之令人心旷神怡地轻笑,不是叶yù。灵又是谁。

“你当时是不是都看直眼了?”叶yù灵两只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

“如果。”萧震忽然收起笑容。很严肃地道:“如果她有你一半好看,我就会,但是很可惜,她没有。”

叶yù灵的嘴角就勾勒出一丝浅笑,但却又白了萧震一眼:“很可惜吗?。

“呃”这个玩笑可开不得。萧震连忙道:“阳,阳,阳,我这里的可惜,不是那个可惜,我是说如果很显然她没有,所以我当时虽然很惊讶,却只是对这件事本身感到不可思议,没有什么看直眼一说”再说,呃,你应该可以想象。突然碰上这样的事情,换了谁都会发愣的

“我就不楞。”叶yù灵轻哼一声。

萧客才看出她不过是开玩笑,就笑起来:“你当然可以不楞,你是nv人嘛,要是换了你是我,但脱衣服的是个男的”

“敢跟我要流氓,一脚踢死他呢”享!”叶yù灵瞪了一眼道,可惜她长得太漂亮,怎么瞪眼也没有杀伤力。

萧震哈哈一笑:“看来我也得坐远一点,要不然,万一不小心被你当做耍流氓就不好了。”

“你也会怕吗?”叶yù灵忽然凑近了一点,眨巴了一下眼睛:“你真的不敢要流氓?”

萧客忽然觉得叶yù灵的眼睛里藏着话,看了看,忽然别过头去看路;打岔道:“干嘛这么看着我,要是害我一走神,那咱们就去沟里幽会了。”

叶yù灵看了看他,就转过头不理他了。

萧震心里很快明白,也许,自己在朗柳的一些作为,叶yù灵已经知道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忽然升起一阵负罪感。

“呲!”打火机打燃,萧震点燃一根白嘴的烟,才想起冉一句:“介意chōu烟吗?”

“你已经点了。”叶yù灵道。

“但你如果拒绝,我可以灭掉。”萧客说道。

叶yù灵忽然抬头朝他望过去。却见萧震脸sè很沉重地看着自己,她盯着萧震的眼睛看了几秒,忽然道:“已经点了,就chōu完吧。”

萧宦看着她,点点头,chōu了一口。汽车的速度并没有下降,过了几秒,他又突兀地冒出一句:“谢谢。”

“今后”叶yù灵咬咬嘴chún,仿佛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chō客手里的烟不自觉地一抖。一团带着火星的烟灰掉在手指上,烧得他差点叫出来。但他最终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只是叹了口气。

“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包烟不是以前chōu的那种。”叶yù灵说了那句话之后,似乎整个人变得非常轻松,很平静地说道。

“你有注意过我以前chōu的烟?”萧震有些好奇。

“从我爸跟我说”说了你之后,我就注意过,每一次见面,你的”,一些习惯。”叶yù灵道。

萧宦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惊讶:“每一次见面?”

“是的。”叶yù灵道:“你在我面前chōu过特供熊猫、软包中华,还有你们朗柳的芙蓉王。”

萧震有些不敢相信:“我记得。我一般不在人前chōu烟,特别是有nv士或者其他不chōu烟的人在场的时候。”

“哦,抱歉,我没说清楚叶yù灵微微耸了耸肩:“确切的说。是我看到在你身边放着的烟。有刚才提到的这三种。”

“呵呵。”萧震微微一笑:“观察真仔细。”

“但是你今天chōu的烟,我分辨不出。白包装。没有一个字,没有一个huā纹,纯白。烟本身也是,连过滤嘴都是白sè的,你又换口味了?特制的?”

“我还没那么奢侈。”萧震微微笑了起来:“朗柳卷烟厂新产品。正在内部试味阶段,仅供一小部分人免费品尝,所以没有任何包装。”

“味道好像不错。”叶yù灵回答。

“你还能分辨这个?”萧震有些讶然:“你chōu烟?”

“怎么可能?”叶yù灵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又不是街边的太妹,,我爸是个老烟枪,所以我被动吸烟不知道多少了,这个烟味tǐng柔和,很淡。”

那是当然,这就是日后的“极王”嘛。萧震心里呵呵一笑,不过柔和淡可不是极王的全部特sè,考虑到叶yù灵本身并不chōu烟,能感觉出柔和淡就已经很厉害了。

“yù灵,你可知道,就是我手里的这支烟,将会是朗柳打造“烟都。的扛鼎之作。”萧震看着手里的这支无包装香烟道。

叶yù灵有些奇怪:“这种?”她问道:“你们打算卖多少钱?。

“现在还没定下来萧震道:“朗柳卷烟厂联口员工,用于开发研究的,就有心口多人,这个比例在全国的烟草企业中应该是顶尖的了。对这支烟,不光是卷烟厂内部,就是我们市委市政fǔ,也给予了厚望。譬如这个烟叶的好坏”大删纹个新产品!前。产品研发小组就敏锐地意识到。不能价,地把颜sè看做衡量烟叶品质的惟一标准。他们提出,产品的用料应该以成熟度、可用xìng和实用xìng为前提,重点考虑原料的内在质量,如果能够达到风格突出、香气浓度适宜、内在化学成分协调等标准,即便是颜sè偏深也一样适用。为了保持烟草的本香,研究人员不仅在选叶和调香上煞费苦心,而且在生产过程中的蒸叶、加料、烘丝等各项工艺均采用了独特的控制标准。事实证明,产品研发小组对卷烟用料标准、配方思想、工艺处理乃至卷烟质量评价都突破了传统,而这一切来源于朗柳卷烟对中式卷烟核心技术的深刻理解,来自于对传统经验的超越和创新。

近几年,通过实行博士年薪制及提供优惠的生活待遇、和谐的工作环境筑巢引凤,朗柳卷烟厂形成了一支高素质的科研队伍。目前朗柳卷烟厂拥有铭博士后、6名博士、为多名硕士、如多名本科生和四多名专科生。同时,组建了由原料研究、配方研究、工艺技术研究、分析研究、生物研究等多学科组成的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建立了以课题制为主的科研管理机制,高修建了技术中心大楼,配置了先进的科研仪器,给科研人员创造了良好的工作环境。此外,还开办了脱产本科班和在职鹏工商管理研究生班,并对全厂函岩的员工进行了专业培。

“我不喜欢烟,但是”我喜欢你治下的国有企业赚钱。”叶yù小灵正sè道。

萧震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叶yù灵就解释道:“我听说,你现在在国有企业体制改革上走得很急小有很多人sī底下表示了担心。”

萧震点点头,沉稳而坚决地道:“jīng诚所至,金石为开。”

叶yù灵点点头。忽然伸出左手,抓住萧震扶着变速杆的右手。萧客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叶yù灵也回了一个温柔地笑。

“其实,厂里的意思是卖的块左右萧震忽然道。

“现在的芙蓉王不到三十吧,新芙蓉王要安鲤”叶yù灵有些奇怪。

“鲤”萧震嘿嘿一笑:“我的意思是卖田以上。”

“劝?”叶yù灵吃了一惊:“一下子贵了这么多,好卖吗?”

“相信我,田会比的更好卖。”萧定挑了挑眉,笑起来道。

“你,真jiān诈叶yù灵一副我怕了你了的样子,旁边躲了躲。

客道:“所以说男人难啊,你看,为了养家糊口,我这么正直无sī的一个人都变得行诈起来了,这可都是为了你呀

“切,不害羞,还养家糊口呢,你们家谁要你养呀?”叶yù灵忍不住噗嗤笑出来。

“有啊!”萧震睁大眼睛,一副冤情重大的样子。

“谁?”叶yù灵也睁大眼睛。

“我老婆!”萧震继续瞪眼有。看样子不掉出来是不满意的了。

“啊?”叶yù灵一愣,脸sè微微一变。

萧震却飞快地接了一句:“我养你不是应该的吗?”

叶yù灵这才反应过来:“谁是你老”老婆了?真不害臊但心里却禁不住咚咚咚咚跳了起来,把小脸儿别过去一边不看他。

“是是是,我不害臊萧客道:“我说的是事实嘛,干嘛害臊?”,老婆,今晚吃什么?。

萧震这里玩了个把戏,他前面说完顿了一顿,然后忽然快速发问,叶yù灵果然上当,下意识就道:“我随便,你安排吧。”

萧震立即跟上:“遵命,老婆大人。”

叶yù灵才发觉刚才自己上了萧客的套,可惜“错”已铸成,只好瞪了他一眼,可惜这种没有杀伤力的“攻击。小对萧震来说完全一点作用都没有,就像咱们对美国政fǔ“郑重申明、严重抗议”的效果一样。“你不会是想请我在这儿吃饺子吧?。叶yù灵有些吃惊地看着萧哀把她带到天桥下的一家路边小店。不由自主地问道。他们俩其实都是北方长大,饺子这东西吃得真是太多了。

“不是吃饺子,咱们吃火锅。”萧震笑着道:“这个店,有我一些回忆。”

叶yù灵看着弃震:“在这儿跟哪位美nv吃过饭?”

“不不不,正相反,不是一位美哀笑道:“是一位帅哥。”

叶yù灵顿时瞪大眼睛,却听见萧震哈哈一笑,然后附耳在她耳边道:“是我的前任,章平昌市长。现在的岳州市委书记,我们在这吃过好几次饭。”

叶yù灵这才放心下来。却忍不住偷偷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你怎么说话老喜欢一截一截的说?存心耍我的是不是?”

“误,俟,疼,疼呢!”萧震小声叫道。叶yù小灵这可是真掐,完全不同于苏凝和徐菲在他身上起伏时**搬的轻掐慢捻,这可是用了力的,萧震顿时觉得疼了。

“哼,看你还敢这样不。”叶yù灵白了他一眼,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忽然一转头,看见萧震还在róu手。犹豫了一下,抓住他的手,把衣袖给拉了上来:“我看看。”

萧震的手上果然有两道指甲痕。叶yù小灵就有些慌luàn:“你,你怎么穿这么少衣服?”然后给萧震róu了róu。

“哈哈,没事。”萧震笑起来:“我哪有那么嫩的,老婆一关心。顿时就不疼了。

。然后就把手收了回来。他一来确实不是很疼,二来这里是公共场合,万一有人认识自己,虽然是正牌nv朋友,但也总有些不好。身份。有时候也是狂抬。

萧震把衣袖退了下来,带着叶yù灵往里走去。老板看见萧震,就笑着问:“今儿吃点啥呢?”

萧震道:“来个”忽然转头对叶yù灵:“主要有牛ròu、狗ròu、羊ròu、排骨、腊ròu和鱼,这么几种火锅。来哪个?”街边小店,当然都是常见货。

“那,,腊rò灵平时吃得清淡,但萧发拉她来吃火锅。她虽然并不算爱吃,心里却很高兴,也不想扫了萧震的兴。

“正好,这里的腊ròu是乡里自己熏的腊ròu,那个香味啊,可不是一般厂家做出来的那种。”萧震似乎颇为喜欢这里的腊ròu火锅。

“厂家做出来的难道就不是熏的?叶yù灵还真不清楚这些东西。

“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大概熏的方法不同吧,可能。”萧震的确不是很懂,但他有一点是懂的,就是味道真的不同。

叶yù灵不由得噗嗤一笑:“你也有不懂的了?”

“我不懂的多了。”萧震摆摆手:“前几天去乡下考察农村水利建设的落实情况,我才发现基层工作其实真的不好做,就说我吧,我能规划这些农民怎么样做,这些基层干部怎么样做,基层技术员怎么样做,但是他们做的那些东西换了我去做,我就不见得做得好。就说chā秧,我当时很想亲自试试的,但是在泥里踩了几脚,站都有些站不稳。别说chā秧了,只好作罢。”

其实萧震这么说也是有点夸大了的。他当时是体验了一下,但也没他说的这么糟糕,只是会不会有些人觉得萧市长这是故意在作秀,那就不得而知了,实则以萧震现在在朗柳的名誉和官声,又何须再做这介。秀。他不过就是有些好奇心上来罢了。

“老板,一个腊ròu火锅,来几个下火锅的菜,然后来两瓶”你喝什么?”萧震问道。

“随便叶yù灵还是这俩字。

“这儿没有随便萧震笑着道。

“你喝什么我喝什么叶yù灵终于被萧震bī得没法了。

“那”白开水,谢谢萧定呵呵一笑道。

“我以为你还要大红袍呢叶yù灵等老板一走,就嘻嘻一笑。

“这是在吃火锅呢,喝大红袍做什么?再说这儿也没有。”萧震道:“可惜没有凉茶。”

叶yù灵看了看周围的食客,忽然有些担心,问道:“这”卫生不?”

萧客看了看周围。笑起来:“环境虽然很一般,但卫生是没有问题的。”他叹了口气:“这的老板是东北人,下岗了。老板娘是朗柳人。原来是老酒厂的,也下岗了,有一个儿子,在星城大学,两个人本来开不起这家店,章市长”就是我先前跟你提到的那位章平昌,现在的岳州市委书记,他给批示过一个特殊困难家庭安置的文件,里面就有这一家,后来章市长亲自检查了这个文件的落实情况,还在市政fǔ发动了捐献,他自己就捐款了凹力多块钱给这对夫妻。”萧定没有说的是。章平昌是把自己当时手边全部的钱都捐了,而他也跟着捐了烈口”他当然有更多的钱,但下级不能比领导捐得更多,这也算一条潜规则吧。

“哦叶yù灵点点头:“你很喜欢跟章市长搭班子,是吗?。

萧震看了看她,点点头,轻叹一口气:“朗柳要是我和章书记搭班子。我有信心五到十年赶超星城。”

“吹牛。”叶yù灵嘻嘻一笑。

萧震也笑了起来,也没有解释什么。

坐了一会儿,腊ròu火锅已经上来了,萧定食指大动,道:“早上出去得早,没吃早饭,我可饿死了,来来来,别客气”他自己说着,已经很不客气地捞出一大块腊ròu吃了起来。

叶yù灵也觉得这腊ròu好像真的tǐng香的,也夹了一块小点的,尝了尝。道:“真的tǐng好吃呢。”

萧震哈哈一笑:“那就多吃点。”

叶yù灵吃了一些,就下了一点蔬菜下去,然后问道:“明天就除夕了。你过年怎么安排的?”

萧震看了她一眼:“其实我想问你的。”

叶yù灵脸sè微微一红,道:“我爸说”他说我最好今年去,去你家过年

萧震一扬眉,然后笑了起来:“本来我是要留在朗柳过年的,现在看来计划要改动了。那咱们明天回京城,后天”按照我们家的习惯不能出mén,大后天,大后天我们再回朗柳,,啊,不是,大后天去你家吧。”

叶yù灵听到他说回朗柳的时候还真是紧张了一下,再后来才放心了。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