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节 一眼万年(大结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始葬之地之中。

在这里我和狄娜纱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失,但在这里我能感受到那十系神力对我的呼唤。

“原来……命运是这个样子的。”我自语着,随后缓缓的抬起双手,“嗡!”一阵强大的力量荡开。

“原来……杀戮法则的最后居然是善念,所谓杀戮,结实善念的扭曲。若是将善念觉醒,那杀戮便会停下,之所谓放下屠刀……”

“原来……这便是所谓的神……”

此时的我满脸微笑,从来这里感受到十系元素的呼唤之后,我便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母亲怀抱一般的安宁。虽然我没我见过母亲,但我能够感受到那种温暖。

缓缓的,我抬头看着这一片漆黑的空间,我手中灰色的创始之力开始缓缓流淌,仿佛一条小河回到了大海一般无比自由。

“其实所谓的法则,所谓的规则,所谓的一切都只是世人给自己的枷锁罢了,不管任何人,包括神!”我自语着,右手猛地一握拳。

“轰!”的一阵恐怖震动荡开,刹那间,已经提升到半神实力的狄娜纱猛的睁开双眼,她看着前方被一股光柱包裹在内,十系元素光晕不断闪耀的卡尔,她渐渐的感受到了卡尔身上那神威变得清晰了起来,那种超越了半神,真正的神威。

许久之后,当十系法则对我身体和灵魂的酝酿结束之后,我周围的光柱也消失了,我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力量。

“好强!”我自语着,怪不得路西法说一旦我成神之后,我的实力会变得比卡安和卡塞斯大哥加起来都强数倍。怪不得我刚一出生我的亲生父亲便将自己的力量封印了起来,这种力量……

我自语着,缓缓起身,刹那间,天地一片寂静,这一刻只有法则在欢腾,仿佛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感受着周围十系法则的强大,我轻舒口气,体内创始之力猛的激荡起来。这始葬之地也迸发出一阵阵奇异的波动,仿佛跟我体内的创始之力在遥相呼应。

果真如此,这里真的是创始神力量封印的地方。

我回头向着祭坛看去,看着祭坛上那三个石台,我微微一叹道:“想要打开始葬之地,还差天堂之戟。”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成神之后,我感觉自己仿佛一下知道了许多东西。而且那空荡荡的祭台对我的吸引力也变得非常之大,我感觉那里有我自己想要的东西。

“亲爱的!”狄娜纱跑了过来,一下抱着我的手道:“你……成神啦?”

“你不是发现了么,还问。”我笑道。

“哈哈!”狄娜纱高兴的笑着,刚要开口。我眉头一皱,带着狄娜纱身形一闪便来到了这始葬之地的出口。

“怎么了?”狄娜纱问道。

此时我的眼中,这始葬之地外便是一片恐怖的战场,无数能够存活千万年的神一个个陨落,金色的鲜血洒满天际,这俨然是一副地狱景象。

“纱纱,这场无谓的战斗该结束了。”我缓缓道。

“外面……”狄娜纱呓语着,她看不到外面的景象。

“三大世界的战争或许没办法避免,但若是被一个小人推动了这件事情的发生,那这样的战争便是真正的无谓。我想,如果我的亲生父亲真正存在的话,他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吧。”我自语着道。

“三大世界的战争不可避免,这是三大世界默认的行为,毕竟三大世界也是有界限的。只有不断的淘汰弱者,留下强者,才能将自己世界的血液一点点净化,变得越来越强大。”狄娜纱柔声道。

“这个我知道,我在神殿里看过这样的书,虽然很多神都知道战争会让自己死亡,但他们依旧坚定的去了。为的就是让自己活下来,然后将自己世界的血液变得更加强壮!”我点了点头道:“这种行为从三大世界存在的时候便拥有了。”

“恩。”狄娜纱点了点头,随后目光一懔道:“但这一场神魔之战明显不用展开,这完全是被利用!”

“恩。”我点了点头道:“纱纱,在这等我,这一切……该结束了。”

话罢,我一步踏出。

蜀山之上的天际,要不是这创始神墓地有着禁制能够保护凡间的话,那凡间绝对是一片地狱景象。

这场神魔之战整整打了十年,凡间从刚开始得惊恐,到现在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一场神魔之战跟传说中的一样,并没有影响到凡间。

此时,天际之中。

路西法的三对深黑羽翼在天际柔柔拍打,他微笑着赤手空拳的面对着一头白发的创界者,对方此时呼吸急促,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不过都没有什么致命伤。

“你很不错,能够坚持到现在。”路西法笑道。

创界者满脸不甘,他沉声道:“为什么,我跟你的差距那么大!”

闻言,路西法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这天地,缓缓道:“若你是这世界的天地。”说着,他将目光放在创界者身上,开口道:“我便是宇宙!”

“不可能!”创界者怒吼着,向着路西法再次杀来。

路西法微微一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基尔加丹和此时的战场。

这一战中,双方死亡的几乎都是天使大军和恶魔大军,重要的一切人物,比如七极星光,创界者,四大长老并没有陨落。毕竟他们实力太强,想杀死也不可能。再加上路西法很愿意看到这一幕,这也没让他们死去。

回头看着冲杀而来的创界者,路西法微微一笑道:“保留住神界的支柱,这样三大世界才能平衡。”

话罢,创界者和路西法再次大战在了一起,只不过那创界者不管怎么挥动自己手中的神剑,他都没办法触碰到这个几百万年前便号称神界第一人的堕落天使了。

莫斯的十二翼是神界最耀眼的标志,若是众神之王主管神界一切事物的话,那莫斯便是他最好的战争大臣,很多时候战争都是要经过莫斯审核才能展开。

莫斯面对着四大长老的联手进攻,他虽然不至于落败,但还是显现了一些劣势。

“长老们!请相信我的话!那宙斯是假的!”莫斯沉声道。

“莫斯,难道你现在还想来蛊惑人心吗?”撒宁微微一叹道。

“莫斯,你可是神界最耀眼的存在,难道你真的要背叛神界吗?”另外一名红衣大长老希尔顿道。

“长老们,莫斯知道你们不会相信这种荒唐的话语,但莫斯敢用生命起誓,那宙斯真的是冒牌货!我们都被这个家伙骗了!”莫斯沉声说着,随后一戟迫开长老们的围攻,全神戒备的看着长老们。

撒宁此时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远处的宙斯,听着莫斯的话,他在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

“宙斯是伟大的众神之王!他怎么可能被别人替代?莫斯,你真的堕落了!”希尔顿冷声说着,随后看了看三人,齐声喝道:“施展大预言,剥夺莫斯神祗!”

“这……”撒宁有些迟疑,但他还是一咬牙,跟着其余三位长老开始吟唱了起来。

“大预言术!”莫斯脸上满是凝重,这是长老会最强大的力量。而且一旦被大预言术击中,那神祗便会被剥夺。

片刻之后,四位长老停下了吟唱,他们挥起手中法杖,朗声道:“剥夺!大预言术!”

这仿佛来自远古的审判,无比威严而不可抵挡。

瞬间,“嗡!”天地之中迸发出了金色光晕,无数的古老文字在天际落下,这天地间仿佛一本书,而莫斯等人便是书中的人物。

此刻,一支笔在这本书上开始书写,而莫斯也感到了一阵危机。

“天使禁区!”莫斯冷喝一声,瞬间,“嗡!”纯白的天使禁区瞬间产生,这是神界最强魔法阵。

“莫斯,没用的……”希尔顿冷冷的看着前方天使禁区中的莫斯,他沉声道:“这是神界最高的宣判,天使禁区也是无法抵挡的。”

话罢,“嗡!”漫天金光向着莫斯便照了下来,瞬间穿透了天使禁区的恐怖结界。

“糟了!”莫斯脸色一变,他看到了那神界最本源和强大的力量。

看着金色的光晕缓缓落下,莫斯虽然满心不甘,但他此时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但就在此时,“给我破!”的一声冷喝陡然迸发,刹那间,天地法则瞬间一颤。

“嗡!”漫天金光凝滞在半空,随后在长老团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渐渐消散。

“怎么可能!”希尔顿满脸惊惧。

“唰!”的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莫斯身前,正是卡尔!

此时的我目光平静的看着天际之中的战争,或许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凡人居然能够掀起一场神魔之战,更不会想到一个凡人能够将众神之王杀死!

若是以前,面对跟自己有着血海深仇的艾斯佛格,自己会无比嗜血和满是杀意。但此时的我,却是满心的平静。

这种平静很奇特,放佛自己是局外人,自己认同了这样战争的人一般。

此时,长老团们看着前方一头金发的卡尔,他们一个个呼吸凝重,因为他们从卡尔身上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威严,那种威严仿佛……

仿佛高高在上的王!

不对,比众神之王还可怕的威严!

我不知道此时他们心中的想法,从自己成神之后,我便感到自己体内最强大的力量便是火系力量和水系力量,以及纱纱的神罚之力。

莫名的,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来。

“嗡!”我身旁出现了三个闪耀着光晕的圆球,一红,一白,一蓝,正是三系神力。

三个圆球一出现,我便感觉自己仿佛掌控这片天地,掌控了一切。

同时,我也得到了路西法战技的最后传承,分别是水、雷、火的湮灭、九穹、弑神。

“这三个战技,好强!”我自语着,但微微摇头道:“看来,我现在似乎用不上它们了。”

“父亲!”一声叫唤陡然响起,我顿时听到了那熟悉的呼唤,世界之心,狄卡!

“父亲!我是狄卡!您终于成神了!狄卡好想你和母亲!”狄卡的话语在这个世界响起。

闻言,我笑了笑,用世界之力沟通道:“狄卡,我们处理一下这个世界的事情吧。”

“好!”狄卡点了点头。

此时,无数的神灵陨落,我找到了人群之中的宙斯。

顿时,我全身世界之力瞬间释放。

“轰!”这片天地瞬间凝固,所有的神灵,除了七极星光之上的超级强者,全都被世界之力束缚在半空,难以动弹。

“怎么了!”

“我怎么动不了了?”

“好强的束缚力!”、

“怎么可能!”

……

无数的惊叹响起,他们不知道怎么了。

长老会和莫斯脸色一变,他们是第一个感受到这可怕力量的人,旋即,他们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莫斯道:“这难道是……”

莫斯微微点头道:“创始神!”

七极星光和阿克蒙德带领的六名超级强者停下了攻击,他们满脸震惊,作为神界古老的力量七极星光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这代表着什么。

“看来……”阿克蒙德双眼一凝,看向了远处。

路西法看着周围的景象,感受着身上的束缚力,他笑道:“终于成功了!创始神……要复活了!”

此时的我周身三系神力圆球环绕,我向着宙斯便踏出一步。

基尔加丹和宙斯激战正酣,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卡尔,双眼一凝,他手中“嗡!”的出现了一柄长剑。

长剑出现的瞬间,基尔加丹猛地一惊道:“这是!”

“去死吧!”宙斯怒喝一声,手中长剑向着基尔加丹便挥了出去,瞬间,天地崩塌,一切都被斩断。

“创始神剑!”基尔加丹满心惊恐,他只听说过这柄神剑,而且还是传说!

瞬间,一阵灰色的光晕瞬间向着基尔加丹斩来,后者没办法闪躲。大惊失色的基尔加丹深深的感受到了这剑光之中的威力,不可抵挡!一切在这剑光之下都会被斩断!一切!

就在此时,“嗡!”天地法则一阵轻颤,卡尔瞬间出现在基尔加丹身前。

我目光平静的看着杀来的剑光,右手一抬,对着剑光屈指一弹。

“嘭!”剑光散落,宙斯瞬间瞠目,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卡尔。

“你!”宙斯满脸狰狞,他感受到了卡尔身上那比自己还可怕的神威。

“创始神剑,传说中的东西真的存在。”我自语着,随后缓缓道:“创始之力我也才能够运用出两层,但这已经足够了。”

话罢,我瞬间出现在宙斯身前,“轰!”的灰色创始之力瞬间包裹住了艾斯佛格全身,后者顿时感到一阵恐怖的威胁,他向着我疯狂的挥舞起了手中的创始神剑。

“铿铿铿!”无数金属交接的声响不断响起,那创始神剑还没碰到我,便被创始神力给弹回。

“怎么可能!创始神……怎么可能!”艾斯佛格满脸惊惧,我则目光一凝,创始神里一阵鼓荡,“嗡!”的震动瞬间在天地间荡开,艾斯佛格的灵魂之力瞬间开始逸散,在天空的一点缓缓汇聚。

“不!”艾斯佛格感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疯狂流失,这是宙斯的力量!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力量!

随着宙斯的力量不断逸散,艾斯佛格的灵魂气息也变了回来,变成了当初凡人的他。与此同时,艾斯佛格的样子也变了回来,这是一个仿佛青蛙一般的人类。

看着眼前的蛙人,我微微一叹,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会被他给杀了。

“这是!”远处的长老会,七极星光,创界者,以至于许多神们都大惊失色。

“哈哈哈!一个蛙人!”基尔加丹大笑了起来,路西法则是轻舒口气道:“终于现原形了吧。”

“怎么可能!”

“这!…………”

无数的惊叹,无数人都不敢相信。

蛙人艾斯佛格渐渐死去,我从他的灵魂之中知道了为什么宙斯会带着他进入创世神殿。

“居然是这样……”我自语着,随后意念一动,“嘭!”艾斯佛格瞬间消失在天地间,灵魂湮灭。我手中也出现了魔界的根本,天堂之戟。

原来,艾斯佛格让宙斯用他的生命做献祭修改神界规则,或许赌博吧,艾斯佛格赌宙斯不会再创世神殿将他束缚住。若是这样,他也只有死路一条。但最后他赌赢了,最后也赢了。

“没想到……一个小人物,居然影响那么大。”我心中不是滋味,这个小人物掀起了滔天巨浪。就跟艾泽拉斯大陆上一些帝国崩塌一般,一些强大的帝国,往往最后都是因为一些小人物而崩塌。

我满眼复杂,看着天际,自语道:“卡安,你……走好。”同时我将目光看向了天际的灵魂,随着蛙人的死去,宙斯的灵魂也渐渐凝聚。

顿时,天空中宙斯的灵魂显现,看着这个样子没变的宙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些不想面对。

“啊!神王!”

“神王!”

“众神之王啊!”

……

神界的天使们呼唤了起来,众神们也互换了起来。

渐渐地,轻闭双眼的宙斯缓缓睁开,他看了一眼这天地,对于艾斯佛格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目若星辰,但满是沧桑,看透世间,但割不断心中的情仇。

宙斯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孩子,他缓缓开口道:“卡尔,谢谢你。”

我也满心复杂,微微的点了点头。

宙斯随后看着众神,他沉声道:“众神们!返回神界!”

“是!”

随着宙斯一声令下,我也解开了他们的束缚,他们全都向着潘达利亚飞去。

看着这一幕,宙斯对我开口道:“创始神,欢迎你回来。”

话罢,“嗡!”宙斯的灵魂也向着远方赶去。

“结束了……”莫斯长叹,路西法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老哥!结束了!”

“结束了!”

“结束了!”

…………

无数的战士们欢呼了起来,这一次他们赢了!

“赢了!”一声咆哮,千军万马呼应。

我握着手中的天堂之戟,看着宙斯离开的方向满是复杂,这便是父亲的感觉吗?

……

没有理会天际的一切,我身形突然出现在始葬之地。

“亲爱的!”狄娜纱高兴的跑了过来,我笑了笑,抱住她道:“结束了。”

“嗯!我看到了!”狄娜纱笑道。

“先别高兴,我还有点事情呢。”我开口道。

“什么事?”狄娜纱疑惑的看着我,我看了看远方的祭坛,意念一动,手中的天堂之戟瞬间消失插在了那祭坛之上。

“天堂之戟……”狄娜纱微微一讶。

我点了点头,而随着天堂之戟,末日之心,黄昏之钥的回归。

“嗡!”整个黑色空间瞬间崩塌,我眼前变成了一片灰色。

片刻之后,“轰隆隆!”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我和狄娜纱面前,黑洞不断旋转,一阵阵恐怖的气息不断释放。

此时的我顿时感到自己体内的创始神力变得无比温顺,若当初这创始神力对我是爱理不理的话,那现在它就是我的孩子,非常温顺。同时,一阵阵古老的记忆瞬间涌入我的脑海。

就在此时,“唳!”的一声鸣叫响起,顿时,“呼!”的火凤凰出现在我身前,它一出现便高兴的叫道:“哈哈!我们又回来了!”

火凤凰伊卡洛斯,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前方的黑洞,以及黑洞另外一边的那座散发着金色圣光的天空之城。

“这是!”狄娜纱满是惊讶的回头看着我。

看着天空之城,我微微一笑道:“原来,我只是这个宇宙第一个诞生的生命,虽然我有着最强大的力量,我能创造一切,但不能创造生命。而这天空之城来自另外一个宇宙,天空之城叫做西方极乐。而我的陨落居然是为了穿越宇宙去看看另外一个世界。”

“啊!”狄娜纱满惊恐的看着我,见状,我笑了笑道:“别的世界再好,我也不会去了。”

狄娜纱这才长舒口气,随后笑道:“我们回家吧!”

“好。”

艾泽拉斯大陆上,天灾和近卫的战斗依旧没有停息,在这其中,凖暮是一个圣地,这是创世神卡尔开辟的疆土。

在这里,天灾近卫都是平等对待,没人敢在这里撒野。

在凖暮有着最好的学院,有着最强大的秘境,但随着冒险者的不断涌现,不朽神殿也成为了一个传奇的地方。

在那里,有着一个大魔王,想要让自己变强,那就去挑战大魔王吧!

若是你成功了,你会得到大魔王的祝福。

若是你失败了,那下个轮回再见吧。

此时,凖暮的皇城之中,一场浩大的婚礼正在举行,这是斯拉克和雪儿的大婚。

一切都是无比奢华,一切都是令人欣羡。

此时的我作为小斯他们的长辈,自然成为了这对新人的接引人。

在大堂之上,狄娜纱,奥蕾莉亚,崔希斯,沃格瑞,达维安,斯温,丽娜,萨焱,莫雷,莫桑,茹卡,阿布,禹璐,柴尓蕾娜等……所有人都到来。

小斯的大婚无疑是艾泽拉斯大陆上最受瞩目的一个盛典,因为作为创世神的卡尔,亲自主持。

夜。

忙碌了一天,热闹的婚礼也渐渐平息,此时的我正坐在自己的书房中和沃格瑞对弈。

“啪!”沃格瑞落子,缓缓道:“没想到,你居然没有返回神界。”

“去过了,不过……”我说着,“啪!”落子道:“又回来了。”

“呵呵,怎么?在不习惯吗?”沃格瑞微微一笑道。

“没有,只是……”我说着,随后看了看这片土地,缓缓道:“这里有着我的一切记忆。”

“是啊……”沃格瑞点了点头。

十天后。

创神学院第十届新生入学日到来了,学院门口依旧是人山人海。

饭桌上,我,奥蕾莉亚,崔希斯,狄娜纱,凡正吃着早餐。

“没想到雷迪这家伙大清早就跑出去冒险了。”狄娜纱恶狠狠的说着。

我笑了笑,没有开口。不错,雷迪似乎非常喜欢冒险,在参加完小斯的婚礼之后,他便悄悄的跑了。只不过,他的跑都在我的察觉之中。

“你还好意思笑!”狄娜纱没好气的看着我道:“你看着他跑的!”

“姐姐,让雷迪吃点苦头也是好事呢。”崔希斯柔笑道,虽然十年过去了,但岁月没有在奥蕾莉亚和崔希斯脸上留下丝毫痕迹。

“纱纱姐,照我说,我还想让凡出去历练历练,当初我们可没这么娇生惯养。”奥蕾莉亚说着,随后满是精光的看着一旁默默吃饭的凡。

感到自己母亲的目光,凡一个激灵,急忙道:“父亲,母亲,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话罢,便急匆匆的跑了。

看着凡逃跑的样子,崔希斯抿嘴一笑道:“凡儿喜欢的雷迪不一定喜欢,你也别强迫他了。”

“哼哼!不争气的家伙!”奥蕾莉亚嘟囔了一句,随后看着崔希斯道:“妹妹,丝卡现在都已经去异次元闯荡了,你当然看得开了。”

不错,丝卡在我解开成神的禁制之后,他便在我的帮助下,登顶神级。

而丝卡注定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在我的同意下,去到了异次元闯荡。

就在此时,我感到了一阵震动。顿时,我眉头一皱,意念一动。

“怎么了?”狄娜纱三女都看到了我的不对劲,我笑了笑道:“没什么,丝卡遇到了点危险,现在没事了。”

此时,异次元。

在一片赤红的空间中,丝卡和自己的三个兄弟遭到了一群强者追杀,逃跑的他们各个绝望,毕竟身后的敌人太过强大了。

丝卡满脸苍白,他全身也受了不少伤,没想到自己兄弟四人去一个秘境寻宝,居然遇到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四人疯狂逃命,虽然那群家伙一路追,但在丝卡的帮助下,四人的速度还是比这群家伙快了一点。

但就在此时,四人一下跑到了一个山谷的尽头,尽头是一座直入云霄的悬崖,左右根本没路。

“哈哈哈!不跑了?四个初入神级,啧啧啧,一群小家伙啊。”一个满脸狰狞的恶魔冷笑道:“快把宝物交出来!否则!……”

“我们没有得到宝物!宝物被其他人抢到了!”丝卡冷声道。

“啧啧啧,小子!还嘴硬!”恶魔说着,他满眼凶光的看着丝卡道:“兄弟们,这小子身上肯定有宝贝,否则老子们中阶神级的实力居然追不上他?一起杀了他们!”

“杀!”恶魔们嘶吼着,瞬间向着四人杀来。

看着这恐怖的一幕,其余三人全都脸色苍白,满是绝望。

但此时,丝卡却冷“哼!”一声,戴在他手腕上的一根灰色首饰顿时激荡了起来。

突然,“轰隆隆!”的一阵恐怖震动在天际荡开,刹那间,之前还嚣张无比的一群人瞬间“啊啊啊!”的惨叫着被一团从天而降的大火瞬间包裹。

“这是……”绝望的三人满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丝卡看了看手腕上的首饰,他顿时想到了离家时候的父亲对自己的嘱托。

“这个首饰会在你生命垂危的时候救你的命,其他的困难,你自己应付吧。”卡尔如是说。

看着眼前的滔天火海,丝卡轻舒口气道:“这异次元果真是凶险无比。”

饭桌上,崔希斯满是担忧的看着我,虽然我告诉她丝卡没事了,但她还是不放心。

见状,我笑了笑,意念一动,一道光幕出现在了她们身前。

光幕中,正是丝卡等人。

见到丝卡,崔希斯这才长舒口气。

丝卡要去历练已经跟她说过,刚开始她不同意,但最后在得到卡尔保证丝卡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她才放他离去。

就在此时,“父亲!母亲们!”一声满是欣喜的叫唤在门口响起,崔希斯柔笑道:“妮可来了。”

我笑了笑,片刻之后,妮可蹦跶着跑了进来,双手背在身后,满眼期待的看着我们道:“父亲母亲,你们猜,这一次学院秘境之战我的成绩怎么样?”

妮可一头金发,她继承了狄娜纱的倾城容姿,早就是凖暮的一大美人了。

奥蕾莉亚起身跑到妮可身前,将她抱在怀中道:“宝贝,想死我了。”

“嘻嘻!”妮可轻笑道:“蕾儿母亲,你猜猜嘛……”

闻言,奥蕾莉亚狡黠一笑道:“你猜我猜不猜。”

“呜……”

……

广场上,斯温,哈斯卡,达维安,萨焱,禹璐等人全都在这,全都成神的他们全都准备离开艾泽拉斯,去其他世界闯荡。

“我要去神界!”萨焱大笑道。

“我要去魔界!”禹璐满是期待道。

“我们都去异次元。”斯温,达维安,哈斯卡道。

“你们……”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真的要去?”

“当然!咳,不用为我们的安全担心了,我们可不是你的孩子,需要你的羽翼,我们是艾泽拉斯走出去的神!”萨焱大笑道。

“就是!就是!”禹璐附和着。

我无奈的苦笑,上前用创始神力给他们各自凝聚出了一柄武器,送到他们面前道:“这些武器没有什么特殊作用,而且都是你们适合修炼的法则,只要你们学会了使用它们,那你们的成就就会很高了。”

“谢了!”

众人接过武器,随后便开始珍惜最后相聚的时光。

随着一个个人离去,我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

“怎么啦?”狄娜纱的话语响起,我回头看去,崔希斯,奥蕾莉亚也跟着上来。

“没什么,就是看着大家都有了奋斗的目标,我就闲了下来。”我无奈的笑了笑。

“不如我们也去闯荡闯荡?”狄娜纱欣喜的看着我道。

“我们怎么闯荡?”奥蕾莉亚疑惑的看着她。

“嘻嘻,我们把卡尔当保镖,我们去找最危险的事情做!”狄娜纱狡黠一笑道。

“咦!这个创意不错哦!”奥蕾莉亚坏笑道。

一旁的崔希斯也笑了笑道:“我赞同……”

“你们……”

……

一眼万年,依旧是艾泽拉斯大陆之上的凖暮。

一名中年人抱着孩子在说着故事,“最后啊,创始神恢复了这个世界的秩序……”。

“爸爸爸爸,这个故事是真的吗?”小女孩看着父亲呢喃道。

“当然是真的,我们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凖暮,难道还是假的吗?”中年人笑道。

“那我也要当创始神!”小女孩欢呼了起来。

“哈哈哈哈!”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