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容颜被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没有失忆对不对?凌辰凌辰,为什么我做的再多,在你心里的分量还是不如凌辰!”

头一次如此声嘶力竭地吼话,凝霜忽然哭了,哭的无比伤心。“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都是因为你!我不顾生死陪你来宛国,在死牢里,我甚至可以为你连命都豁出去了,可是,为什么你对凌辰永远比对我好?为什么啊?!我恨你,所以帮着沈伊漫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以为看到你伤心欲绝,我会感到快乐的,但我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

这一刻,她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伤害了身边最重要的人,心里却一点都不痛快,这如果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凌辰?你和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啊?!你对我的好,我一直放在心里,我没忘,没忘!”是从什么时候起,凝霜有这样的想法了?她以为凝霜和她之间,不是什么话都要挑出来说的,可是现在看来,她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你没有忘?不,我不相信,现在你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我懊悔万分而已!”她不相信清旋说的话,她怎么可能错了呢?她没有错!

从来没有觉得凝霜如此可怜过,清旋苦笑着摇摇头。“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有骗你的必要吗?你根本就不值得我花心思去骗!”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为什么到了现在,凝霜还是自然而然的把所有的错,都推得干干净净?

“哈哈哈,你这话倒是说对了,我在你的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突然从袖子里掏出匕首,凝霜直直把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没有人再可以左右我的心,我……不欠你什么,永永远远都是你欠我……”她以为自己很恐惧死亡,但是,当那些温热黏稠的液体沾满她掌心的时候,她反倒觉得心里好过一些了。

“你……”浓重的血腥味让薄凉的空气,显得更加冷清,清旋用力捂紧了嘴巴,不允许自己痛哭失声。

“这样……我们就一刀两断了……”手,一点点松开,凝霜笑了:“如果我们一直在翡国,那该有多好……”

只是,世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如果……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看着凝霜在她面前咽气,清旋缓缓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慌乱跑出了凉亭。

她还是很没用,她的心还是不够狠!她愿以为再没有人可以伤得了她分毫的,可是……

她的心却一直在痛!

“清旋……”看着她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沈仕涵怔了怔,他很想去追清旋,可是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借口去纠缠这个和陌心暖截然不同的女人。

她,愿意和他谈,只是因为想处置凝霜吧?她比陌心暖还要绝情,陌心暖至少还给过他一段爱恨掺半的时光,可是清旋,却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所有的念想,让他没有理由去缠着她……

夜,很深很深,银冷的月光静静撒在蓝儿的身上,她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神情恍惚的清旋,眼底的恨意渐渐加浓。

手里的锦帕沾过迷药,蓝儿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靠近清旋。

沉浸在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幕中,清旋根本没有没有察觉,死亡的气息正一点一点向她逼近!

“唔……”被蓝儿从背后用锦帕捂住了鼻子和嘴巴,清旋惊得睁大了眼睛,她在反抗,可是她的反抗显得那么的徒劳。

毕竟,蓝儿在她身后,用尽力气捂住她的鼻子……

彻底失去了知觉,清旋在意识溃散的那一刹那,仿佛看到了夜逸寒在延禧殿里焦急地来回踱步。

那个男人说,他爱她,他不能没有她……

见清旋已经昏死过去,蓝儿恶毒一笑,拔下发间的珠钗,用珠钗轻轻触碰清旋的脸。“你说,如果你的这张脸毁了,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男人,看到了你,都会感到恶心和厌恶?!”

沈伊漫想要清旋死,可是,就这么让她死了,对于她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沈仕涵会记住她最美的样子,从而念念不忘!

只有把她的脸毁了,那些男人们才会弃她如敝履,这样不是比杀了她,更加解恨么?!

加重了指尖的力道,蓝儿近乎疯狂地大笑,一下又一下,她的手完全被殷红的鲜血染红……

“你在干什么!”心,猛地漏跳了半拍,遗世简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

一脚踹开蓝儿,遗世俯身抱起清旋,一瞬间,他的眼泪就这么仓惶流下。

“哈哈哈,你们都被她迷得团团转,好啦,现在她变成撑不过啦,哈哈哈……”遗世的这一脚踹的不轻,蓝儿趴在地上,口吐鲜血,很久都爬不起来。

“夜逸寒!”近乎崩溃地咆哮,遗世知道是清旋脸上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让他的心痛得几乎停止了跳动。

自从清旋出了延禧殿后,夜逸寒的心就一直悬着。当他听到遗世声嘶力竭地喊声后,他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似乎有某根心弦断了。

“清旋……”匆匆跑出来,却看到清旋满脸是血,不省人事,夜逸寒薄唇翕动,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传太医要紧!”这些伤口那么深,就算愈合了,也必定会留下伤疤的,清旋怎么承受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相比遗世的急切,夜逸寒显得格外愤怒,他拎起蓝儿,一字一句地问:“是不是沈伊漫让你这么做的?!”

“不……是……”

“你这个贱人!”活生生扭断蓝儿的脖子,夜逸寒闭上眼睛,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彻底崩溃。

……

脸,很痛很痛,像被并锋利的刀片,生生划过那样。

剧烈的痛感越来越清晰,清旋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的眼皮子很沉很沉,无论她怎么用力,都睁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