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最后的浴火重生(大结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冰凉的泪,滴落在她的手背,一滴接着一滴,有些灼热烫人。清旋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却被人轻柔摁住。

“旋,好好躺着,不要动。”夜逸寒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沙哑,他看了看旁边神情悲伤的遗世,泪水就这样悄然溢出了眼眶。

脸颊上的剧痛,让清旋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拍打开夜逸寒的手,颤抖着抚上自己的脸。

濡湿的纱布带来前所未有的绝望,清旋定定看着夜逸寒,她想从他的脸上看到嘲讽和厌恶,可是,他却没有……

他的脸上淌满了泪,他好看的唇翕动了许久,才轻声说:“旋,太医说了你脸上的伤过几天就好了……”

他在撒谎,他害怕告诉了清旋,她的容貌不可能恢复如初了,她会彻底崩溃!

“是么?”清旋笑了,笑得很苦涩。

她自己的脸,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她的脸毁了,她甚至都不敢想象,纱布包裹着的,是怎么一张丑陋吓人的脸。

这张和陌心暖长的一模一样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那么此刻夜逸寒的心痛,只是因为从今往后,他连陌心暖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吧?

呵呵,真可笑!

“是的,太医说过几天就会好了,旋你相信我。”隐去眼底的痛意,夜逸寒只知道,能瞒她一时是一时。

“哈哈哈,王爷你在说谎!”走进延禧殿,沈伊漫笑得格外疯狂。“你以后就是丑八怪了,太医说,你的脸上疤痕狰狞,正王妃,你以后就是丑八怪了……”

沈伊漫的话,字字刺耳,清旋却不再觉得心痛,也许,是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吧?

“沈伊漫,你信不信本王杀了你!”额头上青筋毕现,谎言被沈伊漫当场揭穿,夜逸寒既愤怒又担心。

“我当然相信你会杀了我,只是,我不明白这个女人你为什么总把她当成宝,就算她没有了跟陌心暖分毫不差的脸,你也还是把她当作宝……”

笑着笑着就笑出了满脸的泪,沈伊漫好恨也好不甘。可是,她知道这一切很快都会结束了,因为……

她放了火!

“本王的事情与你无关!”

“怎么能无关呢?你娶了我,而且还碰过我的身体!”她以为只要嫁给了夜逸寒,她就会很幸福很幸福,时间久了,他也会对她有感情的,可是,这个男人的心,从头到尾都没有为她打开过……

“够了,你滚出去!”心,在剧烈地撕扯生痛,夜逸寒看着清旋,她却猛地别过脸不看他。

笑得更加疯狂,沈伊漫水袖一扬,一字一句地说:“出去?还出得去么?哈哈哈,我们谁都出不去了……”

延禧殿外火光一片,翻滚的热Lang,正以铺天盖地之势向里殿袭来。突然的,沈伊漫指向遗世,她说:“本来你不该死的,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捎上你,你管住清旋,不要让她跟我抢夜逸寒,好不好?”

“你疯了!”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遗世慌忙冲夜逸寒喊:“快抱清旋出去,快!”

可是,还没有等夜逸寒抱起清旋,成百上千枝利箭齐刷刷地往里殿射,其中有几枝正中沈尹漫的胸口。

“呵……太后娘娘,究竟是我成全了你,还是你成全了我……”外面没有任何救火的声音,只有侍卫洪亮下达放箭的命令,沈伊漫艰难地呼吸着,她想抓住夜逸寒的衣摆,手却永远僵在了离夜逸寒灼热的空气里。

“旋……”一枝利箭埋进手臂,夜逸寒抱紧了清旋,他知道今天他们是逃不出去了。“我爱你……真的……”

又一枝箭没进手臂,夜逸寒清楚有些话,如果他现在不说,就再没有说的机会了。

“遗世!”泪水汹涌而出,清旋看着遗世张开双臂,和夜逸寒一样用身躯为她遮挡不断射来的箭,她害怕了,害怕看到夜逸寒和遗世就这样死去。

虽然,她明白他们谁都不可能活了。

“别哭,我……没事……”温和的笑意仍然在唇角绽放,可是遗世的眉头,却猛然拧紧。他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立,他很想问清旋,要是他在夜逸寒之前遇到她,今时今日她爱着的那个人,会不会是他。

但,他没有问,因为在清旋和夜逸寒十指紧扣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看到你惨淡收场了,夜逸寒,我看到了……”还恨他吗?在看见鲜血染红他衣襟的一瞬,她对他就再也恨不起来了。

“那……你有没有……”爱过我?

浓烟在一点点掠夺着夜逸寒的呼吸,他已经有些窒息了。

软软的唇瓣,掺着苦涩的液体,缓缓与夜逸寒的舌纠缠,清旋第一次毫无保留地亲吻夜逸寒,仿佛他就是她缺失已久的灵魂。

……

夜,静悄悄的,有些冷。

清旋缓缓睁开眼睛,四周一片苍茫的白,让她有些恍惚。

“夜夜……”她沙哑地低唤一声,她记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是握紧了她的手的。可是,现在她的指尖渗凉渗凉,什么都没有。

“夜,你在哪里?”视线很模糊,清旋艰难起身,但是在她看到自己手背的一刻,她就怔住了。

“冯小姐,你醒了?我这就去叫叶医生……”护士轻柔的声音,拉回了清旋的思绪,她定定看着手背的输液管,压抑了很久很久,终于还是哭了。

冯清旋,她又做回了那个风头正盛的女艺人冯清旋吗?那么,她的夜逸寒呢?他根本就没有真实存在过吗?

好混乱,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混乱!

“冯小姐,你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熟悉的嗓音,在头顶缓缓响起,清旋整个身子僵了一下,她不敢置信般缓缓抬头,她问:“夜夜,是你吗?”

“冯小姐认识我?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叶烨……”心,无端痛了一下,那张和夜逸寒分毫不差的面庞上,明显有些诧异。

苦笑着摇摇头,清旋深深吸了口气,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叶烨手背上那块月牙痕的印迹。

那是在火海中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狠狠咬在夜逸寒手上的,她说,他今生欠她的,来世一定要还……

《君情有误:薄幸王爷睡枕边》——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