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段棠的幸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楚欢,她是你的孩子,所以我会尽我可能地去爱她,关心她,宠溺她。她会在我的世界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献给她,所以我会只要她肯接受的话。

楚欢,我把我的后半辈子,当做礼物,送给你的孩子。

楚欢,不管你相不相信,可是我知道,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当段棠第一次看到萧惜凡的时候,是她才刚刚出生10天的时候,那么地小,那么地柔弱,却又那么地让人不知所措,她在中气十足地大哭着,而周围的人似乎都束手无策,好几个人轮流抱过了她,可是她却依然还是在哭着。

“可以让我抱一下吗?”他开口道,带着一种期盼与好奇。

“你想要抱我女儿?”萧墨夜眯起眼睛问道,而这位新上任爸爸的怀中,则是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家伙。

“是的,我想抱。”段棠迎上了萧墨夜的眸光,毫不退缩地说道。

萧墨夜抿唇不语,而半躺在床上的楚欢则扯了扯萧墨夜的衣摆道,“让段棠抱一抱吧,没准小家伙会喜欢他抱呢。”

萧墨夜微蹙着眉头,抱着女儿走到了段棠的跟前,“你会抱婴儿?”

“前段时间学过。”段棠淡淡道。

两个男人,视线彼此对望着,就像是在进行着某种无声的较量。终于,在楚欢的催促以及婴儿的哇哇大哭中,萧墨夜不情愿地把女儿交到了段棠的手中。

段棠温柔地抱着小家伙,柔嫩而较小的婴儿,仿佛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可以轻易地伤害到她,“她叫什么名字?”

“惜凡,萧惜凡。”楚欢答道。

漆黑的凤眸轻轻垂下,凝视着怀中的小人儿,白嫩的皮肤,因为大声啼哭而涨红着,她那小巧的嘴巴一张一合着,嘹亮的哭声,就从她的喉咙里不断地冒出。

他甚至会觉得新奇,那么小的躯体中,怎么可以蕴含着那么大的哭声。

“惜凡,别哭了。”清冷的声音,轻轻地喃喃着,他漆黑的瞳孔中,印着的全是这个小小的身影。

而奇异的,当段棠说完这句话之后,小家伙的哭声,居然真的开始渐渐小了起来,那双圆圆的眸子,瞪大地瞧着他,就像是一种有意识的看。

明明婴儿在这个时期,很多行为都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可是他却觉得,她在看着他,是在把他记住的那种看。

当她看着他的这一刻,就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她的存在,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地溢出来,在一点点加深着她和他之间的联系。

“惜凡,我是段棠。”他对着怀中的小人儿说着。

他知道,从此以后,她会成为他最爱的孩子,他会把所有他能够给予的东西,都给予她,他会呵护她的人生,只要她能够快乐幸福地成长着,对他来说,或许就比什么都强。

渐渐的,到了小惜凡出声后的第18天,她会条件反射地握住别人的手指,尤其是喜欢去握着段棠的手指,嘴里还会发出吭哧吭哧的可爱小声音。

她柔软的小身体会很喜欢他的的抚摸,每次段棠的抚摸,都可以让她安静下来,睁着那一双漆黑黑的大眼睛直直的,好奇的看着她。

这一点,让楚欢惊叹不已,也让萧墨夜吃味不已。

楚欢觉得,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或许是女儿知道,段棠是会真心对她好的人,所以也就格外地亲近段棠。

小惜凡会说话后,除了最先说的“粑粑”、“麻麻”之外,便是“棠棠”了,每次段棠来看她的时候,小家伙就格外的兴奋,就算还不会爬,可是小胳膊小腿却蹬着甩着,特可爱地讨要着抱抱。

小家伙的手喜欢去抓段棠的头发,每次抓住了,她就会露出一种得逞的笑容,咯咯地笑着。

“她很喜欢你。”楚欢每次见了,都忍不住地说道。

“我也很喜欢她。”段棠看着怀中玩累了睡着的女婴,小心地把她放到了婴儿床上。

“段棠,你可以成为一个好爸爸的。”她隐晦地说道,话中,其实还有着另一层的意思。

而他,显然是听懂了她的意思,莞尔一笑,“对我来说,可以看着惜凡长大成人,就已经足够了。”顿了一顿,他看着眼前的她,现在的她,身上充满着一种母性的慈爱,她是幸福的,“欢,别再劝我结婚之类的事情,我的选择,和你不同。”

楚欢动了动唇,终是没再说什么。

小惜凡满月的时候,段棠送上的满月礼物是一颗极大的黑珍珠,价值不好估量,而理由仅仅是因为,这枚珍珠,就像是她的眼睛一样,黑而漂亮。

他陪着她玩拼图,认字、当她摇摇摆摆地从爬到走,朝着他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撞进他的胸膛时,段棠的心中,有着一种深深的满足。

最初,他会喜欢她,仅仅只是因为她是楚欢的孩子,所以,他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的情感可以有个归处。

可是现在,却又不仅仅是这样。似乎他和这个孩子真的有着一种奇妙的缘分,似乎这个孩子,真的有着一种魔力,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宠着她,疼着她,想要她幸福快乐的成长着。

当小惜凡明白着喜欢这两个字所蕴含的意思后,小手拼命地抓着段棠垂落在耳边的头发,红嫩嫩的唇瓣使劲地在他的脸上吧嗒吧嗒地印上她的口水之吻,口齿不清地说着,“喜欢……棠棠……凡凡喜欢棠棠……”

棠棠,这个名字已经成了她的专属,出了她,没人会,也么敢这么叫他。

尽管楚欢为此纠正了女儿很多次,可是屡教不改这个词儿,似乎在这时候是专为小惜凡而设的。小家伙每次表面答应,可下次依然称谓如故。

段棠笑着,“段叔叔也喜欢凡凡,很喜欢,很喜欢的……”

这个孩子,是值得他爱的。

小惜凡小学报名的时候,除了楚欢、萧墨夜之外,段棠也跟着来了。于是,全小学都知道了一年一班的萧惜凡,有着一个像国王一样俊美的爹地,像王后一样温柔的妈咪,还有一个像王子一样漂亮的叔叔。

“你的段叔叔好漂亮啊!”有小孩羡慕地说道。

“那当然。”小丫头挺自豪地挺挺**道,“我最喜欢棠棠了,棠棠也最喜欢我了!”

“你怎么叫段叔叔棠棠啊,好没礼貌。”有小孩指出道。

萧惜凡吐吐舌头道,“我就是喜欢叫他棠棠。”就好像在她的印象中,从她懂事以来,就是喊着他棠棠了,那是属于她独一无二的称呼。

这时又有一个小孩道,“段叔叔才不是最喜欢你的呢。”

此话一出,小丫头顿时像一只小小的猫咪似的炸毛了,“你胡说!”

“我哪有胡说,我妈咪说了,你的段叔叔其实最喜欢的是你妈咪,如果你不是你妈咪的孩子,段叔叔根本不会喜欢你!”这孩子的母亲是个八卦记者,平时在家也会说些八卦,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会儿,小孩子倒是把这些话给说了出来。

“才……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小丫头反驳道。

“我妈咪才不会说谎呢!”对方立马道。

两个孩子,由最初的口头争执,渐渐发展成了打架,最后,连带着周围的几个孩子,也参与到了战局中,又私斗发展成了群架。

等楚欢接到班主任的电话时,一口气差点没提起来!

女儿才上小学一年级哎,居然就打群架了!想当年,她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不知道群架为何呢!

于是,楚欢同志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小学,结果看到的是班主任一脸惨白的告诉她,之前一个没注意,萧惜凡小朋友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躲起来了?被绑架了?还是迷路了?!

可学校这么个地方,能迷路到哪儿去?!

楚欢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没两眼一抹黑地晕过去,等喘上一口气的时候,她猛然想到,女儿身上是带着一个小手机的,手机上还有着定位系统。于是立刻打电话给了萧墨夜,让查一下女儿这会儿在那儿。

而正当楚欢急死急活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一个7岁的孩子,居然自己打着车,直接前往B市的军区。

可爱的脸庞上挂着彩,看起来惨兮兮的,而那乌溜溜的大眼睛,还闪着泪花呢。

好在司机没起什么歪念头,把萧惜凡送到了军区,然后接过了对方的小熊钱包里逃出来的100元钞票——为了以防万一,自从女儿懂事后,楚欢就会放一百元的纸钱在女儿身上。事到如今,这钱倒是派上用场了。

萧惜凡以前跟着楚欢,是来过几次军区的,一般军区的上层领导,几乎都认识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可奈何门口的哨兵不认识,因此,当萧惜凡可怜兮兮地对哨兵说,她是来找段棠的,哨兵压根没往萧墨夜的身上练习,而是浮想联翩地猜测着这个可爱的女孩是不是段棠的私生女。

段棠看到萧惜凡的时候,满脸的震惊,一个7岁的孩子,居然一个人跑军区,他不知道是该庆幸一番她没出事,还是按着她的P股狠狠打一顿,让她知道不可以这样乱来。

可惜,还没等他做出决定的时候,小小的身子已经砰地一下抱住了他的大腿,然后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

那真正是哭得一个泪流满面,肝肠寸断啊!

可谓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军区门口的几个哨兵,顿时脑子里的联想更丰富了,各自用着无比丰富的目光瞅着段棠。

段棠赶紧把小丫头抱了起来,一边往着军区里走,一边柔声道,“怎么了?乖,不哭!”

可惜,这样的劝慰,对于小丫头来说,却反而适得其反,顿时,她哭得更大声了,小小的脸庞就埋在他的胸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于是乎,段棠一路迎来军区里路过士兵们的怪异目光,抱着萧惜凡进了他的办公室,掏出手机,正拨通着楚欢的号码,小丫头却伸出手,一把按着结束通话的键。

段棠一愣,看了看萧惜凡那挂满泪痕的脸,那双随着年岁的增长,已然带上了一抹威严的凤眸微微眯起,“凡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人儿搂着他的脖子,小脸蛋又埋在了他的胸前,哭声是停下来了,可是因为之前哭得太厉害,所以喉咙还一哽一哽的。

段棠轻轻地拍着小丫头的背,帮她顺着气儿,抱着她走到沙发上,想要把她放下,可是她死活不肯撒手。

“凡凡乖,叔叔先帮你检查一下你的伤。”小丫头身上的伤,以段棠的眼力,一眼就能瞧出是打架造成的抓伤和擦伤。

小小的身子动了动,总算是乖乖地坐在了沙发上。段棠先检查了一下伤势,没什么大碍,于是先把伤处处理干净,再从抽屉里取出药箱,在她的伤处擦上药膏。

“和学校里的小朋友打架了?”他问道。

小脑袋低着,没吭声。

段棠也不逼问,只是继续给小丫头上着药。对于小丫头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是她不肯说的事情,无论别人再怎么逼问都没用。

骨子里,小丫头有着一份和楚欢一样的倔强。

直到他把她身上的伤处全部上好了药,小小的唇才挪动了一下,“棠棠喜欢我吗?”

“喜欢。”他的回答再自然不过了。

“那么……”她的小手不自觉地抓紧着裙摆,“棠棠喜欢妈咪吗?”

段棠怔了怔,定定地看着依然还低着小脑袋的小丫头,“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因为芳芳说,棠棠是因为喜欢妈咪,所以才会喜欢我,如果我不是妈咪的孩子,棠棠根本就不会喜欢我。”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小小的,和平时的开朗活泼截然不同。

段棠不知道芳芳是谁,可是他却知道,这些话,想必是她之所以打架已经哭成这样来军区找他的主要原因了。

“芳芳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她可怜巴巴地问着,却不敢抬起头看着他。

胸口中泛起着一种心酸,他知道,他在为这个孩子而难受着。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个在他的生命中已经占据着重要位置的孩子,这个……他打算倾尽一生去呵护宠爱的孩子……

蹲下身子,他的大手揉着她柔软的发丝,“我,喜欢你妈咪。”段棠轻声地说着,感觉到手掌下的小脑袋僵住了,“可是这种喜欢,和对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她的下颚微微抬起,圆圆的乌眸不解地看着他。

她还太小,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会不一样。他拿着手帕,擦拭着她满脸的泪痕,“我喜欢凡凡,是因为你还在你妈咪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在期盼着你的出生,我会想着,你出生后,我该怎么宠你,怎么疼你,怎么给你最好的一切。凡凡,你知道吗?你不仅仅是你爹地和妈咪的宝贝,更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快乐。”

“快乐?”她眨眨眼,眼睛还红红肿肿的。

“是的,很快乐!”现在的她,不会明白,她的出生,对于他来说有着何种的意义。是她,把他拉出那一团感情的淤泥,是她,让他那无处发泄的情感,有了一个寄托的存在,也是她,让他冰冷到极致的心,又开始一点点地温暖了起来。

“你是你妈咪的女儿,所以我喜欢你,可是,我那么那么地喜欢你,是因为你是可以带给我快乐的凡凡,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萧惜凡。”这一刻,他就像是把她放在了对等的位置,对着她说出了他心中完完全全的真实想法。

原本还可怜兮兮的神情,因为他的话,而绽放出了灿烂的笑颜,“我是独一无二的凡凡?”

“是啊,独一无二的!”

“棠棠!”小小的身子,再度扑进了他的怀中,她的小手搂着他的脖子,小脸蛋蹭着他的脸颊,“以后,凡凡会让你更快乐,更快乐的!所以棠棠也要更喜欢更喜欢凡凡!”

他笑着,那笑容如同沐春而融的瑞雪,无比美丽。

“好的,我会更加地喜欢凡凡。”用尽一生去喜欢着。

得到了他的保证,她的精神顿时放松了下来,小嘴打着哈欠,她开始犯起了困。毕竟,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今天发生的事儿多了一些,她的体力也早已有些透支。

“棠棠,我想睡觉。”她嘟囔着道。

“那就睡一会儿吧。”他让她的身子平躺在沙发上,然后拿出了一条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棠棠会陪我吗?”

“会。”

于是,小丫头终于安心地逼着眼睛,把段棠的大腿当枕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当楚欢和萧墨夜来到段棠办公室的时候,只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酣然地熟睡着,而那个漂亮如同天使般的男人低垂着眸子,出神地看着小人儿,脸上带着一抹淡淡却温馨的笑意。

那是一种宠溺,那是一种疼爱。

也是一种……救赎与被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