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死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清清回到B城,大街上雨雾弥漫,到处是滂沱的雨声。和母亲坐在车上,两人互靠肩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说话。

张铁生和张静欢见她们回来,擦着眼泪,直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清清与母亲凝望,强颜欢笑,过境千帆,一家人终于又能聚在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

李冬眉没有隐瞒伊朗军的事,张铁生听后,直骂她笨蛋,还挥动手臂笨拙的推,要她回去。李冬眉斩钉截铁拒绝,抱住他,哭泣着说这辈子她嫁进张家的门,死也是张家鬼。

清清心里难受,母亲的爱情比起自己来,何尝不是更残忍,更痛不欲生?母亲都能放下,自己又为什么不行?

休息了几天,清清打算重新生活。她与静欢找了一家店面,用这些年存下来的钱开个童装店。清清想,每个月她都寄一套衣服给童童,这样,她也算看着童童长大。后来,艾承玄每月都带童童飞到B城来,清清很感激他,而他的心思清清也很明白,只是拒绝的话说过了,奈何他坚持,清清除了骂他傻瓜之外,再也没有办法。

清清依旧会想秋耀宸,只是如今的她只是把他的气味笑貌保留在她的情绪和记忆里。

天气越来越凉,转眼,日子已经到了岁末。

冬日的梧桐树裸露着它扭曲蜿蜒的树干,一整行的排下去,成了一副凋零落败的图画。

清清趴在窗边,透过玻璃看出去,外面下起了雪,大朵的雪花漫天飞舞,飘落在光秃的树枝上。此时她与艾承玄坐在咖啡厅里,两人的世界在这个寒冷的城市之外。

“我能不去吗?”视线转回来,清清看着对面的人,又在拒绝,不过觉得实在伤害他的自尊,眼神和语气都尽量小心翼翼。

“为什么不去?来的时候我先到过你家了,阿姨她们都同意,护照那些我全帮你办好了。”或许早就习惯了清清的拒绝与冷漠,艾承玄不以为意,只用他那三寸不烂之知继续游说。

“可……我真不想去,这大过年的,我想陪家里人。”

面前的咖啡袅绕着缕缕热气,馥郁扑鼻。清清指尖一点一点捏紧杯耳,低了头,眉眼满是为难。

知道她会用这当借口,艾承玄拿起咖啡,神情怡然饮了一大口,待放下,他淡淡一笑,“要不把他们全接去怎样?”

“疯了?!”被他的话吓到,清清瞪大秀眸。

他耸耸肩,如玉雕琢的指尖还在黑色桌布上轻敲浅叩,黑白映衬那样的好看,尤其那双桃花潋滟的狭长眼眸深邃又迷人的看她,清清被他盯得心跳加快,烦他一眼,眼神逃避着偏向窗外。

前方屋顶的白雪隐约闪耀,深蓝的天空干净明亮,空气中有细若缠丝的温暖,视线里的一切,似乎洋溢着微妙的情致。

艾承玄嘴角浅浅一勾,轻声说,“总之你自己选,是和我情侣游还是全家游,明早给我答案。你知道我死缠烂打的功夫的,这几天我都住这,不怕你不答应!”

清清猛地心尖一跳,“住这?住哪里?”

“你家啊!”他玩世不恭的脸上溢出一抹妖孽般的妖娆笑意,更是充艳冶风情。

清清的眼角眉梢皆是惊愕,“我家哪有地方给你住?别开玩笑了!”

“没关系,我打地铺就行,阿姨已经给我准备好了。”

“艾承玄,你别这么缠人好不好?再有几天就春节了,你不回家吃你的团圆饭赖在我们家算怎么回事?被邻居知道他们会胡说八道的!”实在对他又气又无奈,清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微翘了嘴角,依旧气定神闲,“不想被人胡说八道那就陪我去法国呗,玩几天,算准春节的时候回来。不然我会天天这样缠着你,直到你点头为止。”

“好了好了,我答应就是,那你安排一下吧,到时给我电话。”清清妥协了,如果不遂他意,他真的极有可能这个春节都赖在自己家不走,到时被邻居又不怎么会说成什么样?想想就头大。

艾承玄抿唇一笑,他狡黠的眨眼,在迷离的灯光下宛如小狐狸一般,“不用安排了,我全弄好了,机票也订了明天的。”

清清,“……”

巴黎

连日奔波,入住酒店的时候夜色四合。

前台办理手续时,艾承玄说只订了一房间,清清翘起指头给他一个爆栗,“找死?!”

他捂头痛得哇哇大叫,在前台小姐打趣的笑脸中,孩子气的嘟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多要了一间。当清清把房门关上之后,门外的艾承玄,这才凝结了嘴角的丝丝笑意。

回到自己房间,他摸出电话打过去,与那头的人通完话后,他呆呆坐在椅子上,眉宇间淡淡的皱着,侧脸被光影氤氲出深浅不一的阴影,一双眸子就那样沉浸其中,越发的幽深墨黑。

清清洗完澡出来,正揭起被子要睡觉,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伸手拿过来,当看到屏幕上那串消失了三年的数字后,清清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重重的一捶,钝重得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一切都结束了,他还用曾经的电话号给自己发短信做什么?

清清突然之间就感觉彻骨寒凉,她苍白冰冷的指尖颤抖着按下阅读键:

晚安

清清眉尖浅蹙,他什么意思?

恍惚间,清清觉得好似回到十多年前,回到C城那段安静美好的时光。也是这样的夜,也是这样分隔两地,也是这串号,每晚两人都会互道“晚安”才会睡觉。

眼睛骤然间就有些热,雾气腾腾,清清想了想,还是给他回了短信:

晚安

发出去后,等了许久都没得到回复,怕自己心有念想,清清干脆关机睡觉。

但这一夜,清清辗转难眠,他用从前的号给自己发短信,代表什么呢?

*

A市圣迪安医院

收到短信,秋耀宸将手机交给何书琛,“如果我醒不过来,把这手机交给承玄,该说的我都和他说过了,他知道怎么做。”

何书琛面色沉重,接过手机,他觉得掌心里的重量沉得他抬不起手。五指弯曲,点头,他说,“放心吧,我会交给他。你也别消极,马上就进手术室了,一切都会好的。真的,相信我。”

秋耀宸浅浅一笑,容颜苍白,嘴唇失色,“我已经认命了,如果我还能醒来,如果我可以活下去,我一定会去接清清。但如果我命只能到这里,我就带着对她的爱离开吧。”

“耀宸,别说丧气话,你要有信心,想想清清,想想你家人,再想想我们一帮哥们,你不可以放弃的。”

到这时,何书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骨髓虽然找到了,却不是最匹配的,时间太紧,他们根本没时间再等待选择。这次的手术他们都在赌,可所有人都知道,胜算的机率太小太小了。

“书琛,我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我不甘心,为什么老天爷把清清带到我身边来却不让我和她一起?为什么就不让我照顾她,陪她走完她的一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轮回下世这种说法,如果有的话,我希望我下辈子不要再出身在这种家庭,我就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然后和清清好好相爱,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如果有点小钱的话就和她到处旅旅游,没钱就去海边散步或者爬山。我不要吃山珍海味,就想一辈子都吃她炒的小菜。晚上我给孩子复习功课,她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偶尔我和孩子玩闹的时候她会揪我耳朵。”

“如果下辈子我能和她这样过,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所有的轮回我都宁愿不要,我只求能开开心心和她过一世就行。”

淡淡的光芒笼罩着秋耀宸的脸,他消瘦憔悴,坐在床畔,嘴角浅浅的勾起,那种渗进骨子里的悲凉,是种绝望。

何书琛觉得太阳穴胀疼不止,他竭力抑制情绪,但眼眶早就湿润了一层。

“说什么傻话呢?这辈子你都没和她走完老天爷才不给你安排下辈子!做人要讲信用,你答应过照顾她的,如果你失约,老天爷会生气。”

“我也想照顾她,但我……没时间了。”

何书琛故意撑开讥讽的笑声,“怎么可能?你这没良心的家伙难道真想把她丢给艾承玄自己什么都不管?少做梦了,清清是你女人,凭什么给别人照顾?如果我是艾承玄,我才不做这种赔本买卖呢!”

“如果可以,我又怎么会把让清清让给他?怎么会……”

“耀宸……”秋耀宸脸上那种伤心又模糊的笑容令何书琛心疼,说不出话。

病房内一时间静得令人心慌,秋耀宸望去窗边,太阳明晃晃的亮度晃得刺眼,这样明亮的世界,恐怕他再也没机会看见了。

叩叩,有人敲门,进来一个小护士,说一切就绪,可以进行手术了。

是生,是死?

秋耀宸看了一眼沉默的何书琛,虚弱的笑笑,拍拍好友肩头,他说,“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