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亲爱的,请再牵我的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年后

松柏青青,小径碧幽,冥纸和烛火焚烧出的灰烬弥散在空中,鼻尖辗转烟火气息。清清站在墓碑前,凝视照片上他的眼,嘴角一记浅浅笑靥。

“耀宸,童童说他很想你,你也很想他吧?我带童童去了照相馆,我请店里的人把你的相片传上去了,还有阳阳的,PS出来效果挺好,我们一家四口笑得很开心。相片我给你捎下去,看看吧,你也会满意的,相片上的我们真的是很幸福的一家。”

望着相片上的男人,清清努力的笑,水漾的大眼睛里含着泪,阳光耀进去,闪着碎银子一样的潋滟波光。

手机突然提示有新讯息,清清摸出来看,当看到又是那串熟悉的电话号时,清清怔然。

无意中从童童嘴里清清才知道秋耀宸的死讯,而这个号原是秋耀宸交给艾承玄用来与自己互道晚安的,可自从知道真相后,这个号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可如今又来一条短消息,艾承玄究竟在搞什么?

清清点击开: 10月12号,相识十四周年,清清,谢谢有你!

清清顿觉一道闪电劈中自己,大脑倏地一片空白。

她眼瞳紧紧一缩,紧张的看着相片上的人,又再低头看着信息上的内容,某种亢奋的情绪瞬间淹没了她。不过只消片刻,清清又冷静下来,当初他都将号码交给艾承玄了,自然对他是有过叮嘱的,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收到这样的短信,清清实在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懒得回,清清愣愣望着相片上的他,语带娇嗔,“真讨厌,什么事都给别人说,你恨不得把我丢给他吧?我偏不,我这辈子都赖着你!”

叮叮……,又有短信来。

清清又摸出手机,还是那个号:新街十八号,米兰外滩等你。

不喜欢艾承玄没完没了的追,清清干脆拨过去,可他不接。清清又打艾承玄另一个电话号,提示关机。正要给他发短信,那个号又来一条信息:不见不散。

清清头痛,只好敷衍着回了一句:等着。

半个小时后,清清赶到约定地点,艾承玄却拉着清清的手直奔机场,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要带清清去C城。清清被他吓了一跳,使劲的甩着小手,“今天我什么地方也不想去!”

“别这样嘛,反正他已经回不来,今晚就把我当成他,你也给自己的心情放个假,咱们好好玩一天。”

清清挣脱不开,被他生拉活拽的拖上去C城的飞机。

出了机场,暮色四合。夜风轻来,撩起她的长发,轻轻柔柔抚在颊边,她忍不住去望身旁长身玉立的男子,月色宁静,在他周身漾起一片清贵之气,惬意的夜风多少鼓荡起她心中的压抑。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清清无奈,鹅蛋形的小脸漾开莹润的微笑。

他微挑着嘴角,慵懒的松开牵着清清的手,看她双瞳如火,“跟我走就知道了,就今晚,唯一一次,把我当那个男人吧。”

修长的身子冲进夜色,清清远远望着他摇晃在灯光下的秀挺背影,浅笑着摇头,一前一后,地上拖拉出细长婆娑的影子。

坐上出租,当看到越来越熟悉的景致,清清不由地吃惊,“这不是我学校吗?来这干什么?”

艾承玄挑眉笑,冲他顽皮的眨眨眼,很满意于她眉目之间淡袅的惊异,“说了今晚把我当成他了,今天是相识的日子,咱们重走温情路线。”

清清说不出来心底的滋味,似苦,却又辗转着微微的甜味儿。

自己和耀宸,就是在这个地方认识的……

“来,跟上。”他将清清带往学校礼堂,台上,清清望着无数空荡荡的座位,搞不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

一切都莫名其妙的时候,他又掏出一个眼罩,好话说尽的要清清戴上。

眼前一层雾蒙蒙的光,隐约透着橙黄,一切都看不见,恍惚间,清清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样子。那个时候她是学校礼仪小姐,是她带他走上舞台。那时的他静静坐在台上那团光雾里,修长灵动的指尖流畅滑过吉它的弦,最后一个音符淡去的时候,满堂掌声如水浪扬起。清清记得很清楚,他向台下施完礼后,回过头来,冲她展眉而笑,就是那光雾里的一展颜,令清清觉得眼前春光乍放,好似全世界的花儿,一瞬间全都开了。

想着他,清清心里又开始难过。她不想和艾承玄玩这个游戏了,怕更想他。清清伸手,想摘下眼罩,身后突然响起清澈灵动的吉它声,而伴随曲子的,是男人瓷实**而又夹着浓浓真情实意的声音。

走过多少路口,听过多少叹息

我认真着你的不知所措

这种迷茫心情,我想谁都会有

幸运的是能分担你的愁

……

这声音?

清清突然无法呼吸,她那双举起来想要摘掉眼罩的手,颤抖的顿在半空。

会是艾承玄模仿他吗?清清哆嗦得厉害,她想看个明白,又怕失望之后是无以复加的伤心。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

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

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意外

一份欢笑,一个简单安心的小窝

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音符渐渐淡下去,余意袅绕,清清早就泪流满面。

身后的人,会是自己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吗?会吗?

“清清……”

清清全身一震,她猛地摘下眼罩,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鼓起所有勇气和全身力气,回头。

光雾里,男人傲然而站,他在笑,头上那盏灯明亮如星,像亮在她梦里的那盏。

清清觉得心跳突然停止了,泪水漫漫,悄无声息。突然间,她冲上去,像颗子弹嵌进他怀里,“耀宸,我好想你,你去哪儿了?你好坏好坏,你怎么可以丢下我, 你怎么可以骗我……”

纤细的手臂像蔓藤一样死死缠在他脖子上,清清哭出一汪兴奋繁盛的泪水。

秋耀宸笑,清清的碎发扎在脖子间,痒痒的,他略微的侧开脸,语气是一惯的亲昵,“小丫头,你快把我勒死了,先放开。”

“不放不放,说什么我都不放。”清清不松手,反而越箍越紧。

秋耀宸不得不拉长脖子呼吸,“我又不会跑,快放开,我告诉我我发生了些什么事。”

听他这样一说,清清果真收了手,他替清清抹泪,缓缓说出来。

原来当初他真是差点死掉,移植的骨髓发生排斥现象,大半年里他都在ICU病房和手术室里待着。当他真正清醒过来何书琛说他活下去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因为他觉得生存机率太渺茫,所以不敢再找清清,又怕清清一直等下去,于是他干脆说自己死了。如今身体完全康复,知道自己能够活下去后,秋耀宸赶紧找她来了。

“你好讨厌,你让我伤心死了,如果我也跟你一起走,看你难过不难过。”清清小拳头不停往他肩头捶,眉眼又气又怨的,生动有趣,看得秋耀宸止不住的心神荡漾。

他抱她,声音极尽温柔,“对不起,现在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其实我很怕回来后一切都变了,我怕你真的已经接受承玄,毕竟他那么优秀。“

“我伊清清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清清圈着他的腰,泪花的小脸笑意盎然。

“这次我又骗了你,你生我气吗?”

“气,我当然气,不过……我好开心。”

秋耀宸紧紧的搂着他,这一刻失而复得的珍贵甜蜜得让他心疼,“听好了清清,我,秋耀宸,这辈子都爱你、忠诚于你,无论贫穷、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那么你呢?伊清清小姐,你愿意这辈子都跟我过吗?”

清清脸上绽开的笑意宛如全世界最漂亮的花,“我愿意。”

“我也愿意。”秋耀宸笑,凝视她的目光里深情如许。

清清泪如雨下,幸福中流下的眼泪,那么美。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再也不分开……

台上,两人相拥而吻,无尽的思念与爱恋,湮没在缠绵的唇齿间。

时光默默而又悠长,岁月静好,宛如两人初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