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千万不要离婚!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底波拉彻底明白了:“所以他们两个才没能走到一起!”

何西亚提醒:“你现在回想一下,自己跟苍浩是否合拍?”

“还不错。”底波拉果断的回答:“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挺有默契,很多时候都能想到一起去,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根本性利害冲突,就算有什么事没有想到一起去,也不会互相构成任何妨碍。”

“这就对了。”何西亚笑着点了点头:“这说明你跟苍浩才是最适合的,苍浩跟阿芙罗拉认识这么久,为什么始终没能走到一起去,这个答案难道还不明显?”

底波拉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知道了。”

“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回去,跟苍浩继续你们两个的生活,不要被任何外物打扰。”何西亚语重心长:“千万不要离婚!”

“我还真就想离婚。”

“如果你们两个真的离婚,阿芙罗拉必然非常高兴……”何西亚一个劲摇头:“也许阿芙罗拉就会趁虚而入!”

底波拉听到这话愣住了。

“为什么贝洛伯格要杀掉你?”何西亚不用底波拉回答,直接给出答案:“在你死了之后,阿芙罗拉就有了机会,可以趁虚而入。很幸运,我们及时意识到朱哈的威胁,采取了措施躲过了一劫,既然如此,你就更不能把机会主动再送还给阿芙罗拉。”

先知会为了把底波拉嫁给苍浩,也算是各种点子都想到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好不容易,苍浩和底波拉已经完婚,先知会当然不能让两个人离婚,这等于是先前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先知会与血狮雇佣兵的同盟关系就此破裂。

因此何西亚算是使出浑身解数,用各种方法说服底波拉,最后还真受到效果。

底波拉回想起苍浩面对阿芙罗拉那副犹豫不舍的样子,如果自己真的就此退出,岂不是真给了阿芙罗拉机会趁虚而入。

底波拉当然不能给这个机会,于是跟何西亚聊了几句之后,就起身回家了。

那么苍浩这个时候干什么呢?

正在头疼。

苍浩的一声辗转于各种战场,从来没有过家庭生活,自然也不会处理家庭矛盾。

很显然,苍浩对阿芙罗拉的态度,让底波拉非常不高兴。

现在底波拉这架势就是离家出走,苍浩当然想要追回来,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万没想到,苍浩正在头疼的功夫,底波拉竟然回来了,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你是不是没吃饭?”

“没有。”苍浩很诚实的摇了摇头:“这一天各种忙。”

“走吧,一起去吃饭,我请你。”

苍浩愣住了:“啊?”

“你不饿吗?”

“饿!”

“那就走吧。”

“那个……你现在出去方便吗?”苍浩很小心的提醒道:“你不是在装死吗?”

“我装死是为了钓出真凶,现在已经知道真凶是谁了,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先知会仍然存在并且将更加强大。”底波拉一字一顿的回答:“没有人能够崔回先知会!”

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好吧。”

底波拉就近找了一家牛排馆,跟苍浩一人要了一份牛排。

当然,两个人不是独自前往,始终围绕着好几个雅各战士,或远或近的保护着底波拉。

苍浩看了一眼这几个雅各战士,意味深长的道:“你确实需要加强自身安全。”

“朱哈,这是一个新出现的对手……”底波拉冷冷的说道:“他能够策划一次袭击,就可以策划两次甚至更多,我相信他可能正在暗中窥伺。”

“没错。”苍浩点了点头:“真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朱哈,阿尔伯特对这个人了解多少?”

“极少。”底波拉摇了摇头:“朱哈讨厌犹太人,阿尔伯特作为犹太人,自然不可能跟他有太多来往。”

“阿尔伯特知道你们的计划吗?”

“他不知道,还真以为先知会被摧毁了,我会让弥迦跟他沟通一下,要不然他会继续担心下去。”

“贝洛伯格把一手好牌玩的稀烂。”苍浩讥讽的一笑:“本来他想利用朱哈某杀你,却没想到朱哈把动静搞得这么大,竟然摧毁了整个先知会,想必他知道消息的时候也被惊呆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迅速逃离运河城,越远越好,但他为了自证清白,却偏偏留了下来,结果一命呜呼……”

“你以为贝洛伯格为什么没有逃离运河城?”底波拉不用苍浩回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这不只是为了自证清白,还是因为高度自信,相信先知会已经被朱哈摧毁,没有人会对他们进行报复 。”

“我呢?”苍浩立即提出:“我老婆被人杀了,难道不会报复他们?”

“你只会报复朱哈,但不会报复阿芙罗拉、大长老和贝洛伯格。”底波拉冷笑一声:“贝洛伯格没逃离运河城,就是因为吃准了你不会报复到他的头上,所有责任让朱哈一个人背负就可以!”

苍浩听到这些,有点尴尬,没说话。

“事实证明贝洛伯格猜对了。”底波拉又是一声冷笑:“你只是把他们三个软禁起来,并没有采取其他措施,而且发现真凶是朱哈之后,你也没有对他们三个进行报复,这说明贝洛伯格对你的心思拿捏还是非常准确的。”

苍浩苦笑一声:“或许吧……”

“很幸运的是贝洛伯格玩砸了。”底波拉的运气变得非常讥讽:“先知会根本没被摧毁,当我出现在贝洛伯格面前时,我能体会到贝洛伯格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贝洛伯格确实该死。”

“阿芙罗拉呢?”

苍浩一个劲摇头:“这跟阿芙罗拉无关。”

“你做事一直果决,但涉及到阿芙罗拉,就会变得优柔寡断。”底波拉微微眯起眼睛:“不只是贝洛伯格,事实上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包括我!”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喜欢阿芙罗拉?”

“你把我找出来吃饭就是为了说这个?”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跟阿芙罗拉认识这么久,如果说一点感情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我们两个人也不可能走到一起,如果可以的话早就结婚了,还用等到先知会来逼婚?”

底波拉脸色一红:“你说先知会是逼婚?”

“我的意思是……”

“如果你不情愿娶我,现在就可以离婚。”底波拉打断了苍浩的话:“你以为我愿意委曲求全?!”

“你的心不在我这。”

“那么你让我怎么证明其实也很喜欢你?”

底波拉脸色更红:“你……喜欢我?”

“如果我不喜欢你,不会接受先知会的逼婚。”苍浩斩钉截铁的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

“那么……”

“我跟阿芙罗拉的事非常复杂。”苍浩摇了摇头,打断了底波拉的话:“我们两个注定不可能走到一起,就像我刚才说的,否则早就结婚了,然而我们两个的行为方式和利益需求完全不同。”

底波拉讷讷的点了点头:“看出来了。”

“与之相对的是,既然你我走到一起,说明我们的关系,必定要更加牢靠一些。”

“你准备怎么处理阿芙罗拉?”

苍浩摇头:“不处理。”

“什么?”底波拉非常不满:“她可是严重危害到了你,你竟然不采取任何措施?”

“但她也不止一次帮过我。”苍浩意味深长的告诉底波拉:“至少当初在切尔诺贝利,如果不是她果断倒戈,我可能无法或者从那里回来。”

这一次轮到底波拉无语了。

“所以才说我们两个的关系非常复杂。”苍浩很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今后我们两个的关系会怎么发展,至少眼下先当个朋友吧。”

“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理朱哈?”

“这个人必须死!”苍浩毫不犹豫的回答:“你其实不应该直接杀了贝洛伯格,可以让他想办法,把朱哈钓出来!”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后来觉得不可能。”底波拉缓缓摇了摇头:“贝洛伯格觉得自己利用了朱哈,事实正好相反是朱哈利用了贝洛伯格,我怀疑其实朱哈早就想要在运河城策划袭击,贝洛伯格的邀请只是刚好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苍浩微微皱起眉头:“朱哈早有预谋?”

“最近这两年,某些势力在运河城发展的特别迅速,我所指的就是朱哈所代表的那个群体,他们已经跟犹太人发生不少利益冲突。”底波拉说到这里,颇有些忧虑:“先知会一直暗中关注各方面情况,当然注意到了这些风吹草动,也就是说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有警觉了,只是没想到的袭击来得这么快。”

“难怪啊,你们刚看到朱哈出现,马上就担心爆发袭击,正是因为已经有警觉。”

“你现在需要选边站队,或者是支持先知会,或者是支持朱哈,又或者可以居中坐山观虎斗。”底波拉说到这里,语气柔和了许多:“你要想明白,如果先知会的势力发展壮大起来,我们不会干涉什么,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但朱哈这些人一旦得势,会消灭所有跟自己不一样的人,他们会要求按照自己的方式治理运河城,所有人都必须向他们臣服!”